玉门

阿飞的飞 作品

    夜色转瞬即至,随着最后一抹天光消融不见,远处稀薄的红光眨眼之间被起伏的沙丘尽数吞噬。

    回望身后,老叶他们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在苍凉的沙漠里,只能通过微弱的叮铃、咚哒声,判断出驼队的大致方位。

    眼前的山谷如同一头伺机狩猎的猛兽,静静的匍匐在苍穹之下,几粒星辰随意的散于天幕之上,如同出征前的占卜一样,为我们展示着繁奥的神谕。

    我们几个人手握神火,小心的蜿蜒在断裂的岩石丛中,光柱扫动之间,像极了一队手持光剑巡游的绝地武士。

    摄魂虫的突然出现,无形中加重了我们心里的紧张程度,那一峰骆驼诡异的死亡方式,更是在我们的眼前蒙上了一层恐怖的阴影。

    此前听秦雪和徐海说过,经过一些专家的深入研究和分析,发现摄魂虫是一种习性非常古怪的生物。

    摄魂虫的幼虫几乎无法用肉眼辨别,显微镜下看上去和鲎虫的样子非常接近,前端长满了勾状足,游动的速度非常迅捷。

    成虫是一种大小与绿豆相当的多足类甲虫,通体黑色,脚上长满了绒毛状的细密倒刺,甲壳下有两对鞘翅,可以通过鞘翅进行短暂的飞行。

    背甲最外围一圈是透明的,一旦对猎物展开攻击,这一圈透明的甲壳就会因为快速的摄入猎物的血液,变成红色,甲壳下面的鞘翅也会从半透明的黑灰色变成红色。

    等到鞘翅完全变成红色之后,摄魂虫就会进行分裂,片刻之内就能够完成一只到两只的裂变,如果猎物的数量足够多,这些恐怖的生物很可能会因此转化成一股凶残的潮涌。

    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摄魂虫的幼虫能够长达数十年的保持休眠状态,一旦感受到生物的气息,便会快速从休眠中苏醒,转化为成虫形态,对猎物展开捕杀。

    更可怕的是它们的捕食方式,这些虫子会从任何它们能够钻进去的地方,进入猎物体内,然后分泌一种特殊的溶解质,在极短的时间内把猎物的血肉,甚至骨骼全都融化,只剩下外层皮肤。

    然后这些虫子会继续披着这层外皮,模拟猎物的行为,攻击下一个倒霉的靠近者,那些收藏“哭泣的撒旦”壁画石板的藏家,之所以死状凄惨,也正是如此。

    在一定的时间如果没有新的猎物,摄魂虫的成虫便会再度回到出生地进行繁衍,一旦完成繁衍任务,成虫便会自杀,为幼虫提供充足的休眠能量。

    奇特的是,摄魂虫的每一个群族中,数量始终都是恒定的,不论成虫的数量最终有多少,最终产生的幼虫依然和出生时候的数量相当。

    根据秦雪所说,他们在对壁画石板进行处理的时候,特意唤醒过藏在石板里面的幼虫,并成功的取出过几只,放在单独的培养箱里面试图人工培育,但没过多久这几只摄魂虫就自杀了。

    按照研究人员的推测,这些摄魂虫很可能可以感知到生物体内流动的血液,从而对猎物展开捕杀以及模拟的行为

    。

    在捕杀猎物或者抵御外敌的过程中,摄魂虫能够通过摩擦鞘翅,发出一种类似人类儿童偷笑的声音,来达到震慑猎物或者吓退敌人的目的。

    而这些摄魂虫的天敌,是一种名为鬼面金蝶的超级蝴蝶,这是一种远古残存的肉食性异种蝴蝶,成年蝴蝶的个头儿基本上和一个十六开的记事本差不多大。

    这种超级蝴蝶的翅膀上有一层细密的金色鳞片,这些细小的鳞片组成的图案看起来恰好就像是一张扭曲的人脸,所以才被通俗的称为鬼面金蝶。

    捕猎摄魂虫的时候,鬼面金蝶会高频的振动翅膀,将金色的鳞片抖落,一旦摄魂虫碰触到这些金色的粉末,就会陷入麻痹甚至高度的兴奋状态,轻而易举的被蝴蝶猎杀。

    当蝴蝶抖落翅膀上的金色鳞片之后,翅膀就会变成纯黑色,等到完成捕猎行为,鳞片脱落的蝴蝶便会寻找一处阴暗的角落休眠,直到翅膀上重新覆满鳞片。

    出发之前,秦雪给我们每个人都准备了一罐用鬼面金蝶翅膀上的金粉,混合一些药物,做成的特制喷雾,一旦遇到摄魂虫,这就是我们的生存之本。

    孙柏万小心的从胸前的袋子里拔出杀虫喷雾,放在灯光下照了照,小声说道:“我总觉得瘆得慌,那骆驼看上去就跟融化的冰淇淋一样,小雪姐,早知道咱们应该多准备一些这种杀虫喷雾。”

    “你当喷雾不要钱吗,就你手上这一小罐,换一辆飞度绰绰有余。”秦雪略带喘息的说道:“这些蝴蝶毕竟属于远古生物。

    单单培育就已经极其困难,大批量孵化几乎不可能,而且采集这些金粉更是一件极为繁复的工作,稍不注意,蝴蝶就会因此死掉。”

    “嗯,我其实也就是说说。”孙柏万嘴角一歪,悻悻的笑了一下,说道:“但愿不会用到。”

    豹子小心的晃了晃手电说道:“快到了,大家小心点儿,注意脚下的碎石,这一罐喷雾,正常能喷十五次,尽量省着用,遇到不明的生物能躲尽量躲。”

    孙柏万谨慎的把喷雾塞了回去,小心的拍了两下:“其实,我觉得吧,咱们应该准备几把猎枪,管他什么虫,一发子弹就能打碎一大片。”

    “这些摄魂虫一旦被打碎就会分裂,你掰着指头算算,你一枪下去会多出多少虫子。”秦雪没好气的回了一句,翻身跳过一块凸起的岩石:“还是抓紧时间往前走吧。

    刚才要不是老叶当机立断,恐怕损失的就不只是一峰骆驼了,我们现在还不知道那些摄魂虫移动的路线,如果这片岩石附近藏着那些 你现在所看的《玉门》 沙海浮山 第十五章 螺纹印记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玉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