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夙孽

籽日 作品

    早知道,倾染染会献琴艺,就叫人在中间放些水了。

    那样藉着水音听琴,效果更好。而现下,因着时间太过仓促,只得做罢。

    婢子导着的各国郡主,渐入布置喜庆的宴会厅内。

    尊座之侧立着的无忧,微不可察地向已然在阶下落座的倾染染点头致意。

    倾染染眸中带笑,亦点头回应。

    看看宾客到得差不多了,才转身入内室去禀告大公主。

    大公主梳得了妆,正在椅子上看书。看到无忧进来,立马就放下书卷来,跟她抱怨,“就说这个身份除了困住人这个事,就真没别的了,我倒羡着无忧,能在那当中走来走去,不图见个谁,只想着借了人多的喜气,在其中乱走,像个小孩子一样才叫得趣。算了,也不要再讲什么身份,我们现在去看看就是。”

    无忧轻声禀着,“宾客尚未全至,殿下还可自在看书的。”

    大公主摇头,“你道,这般的宴饮何时得趣,就是半开不开时,各色人面,各色人心,全看得出呢。又都是妙龄人物,我贪看他们这样如花年岁一眼。让人轻易就想起我也像他们这般大的时候,是何等轻快。想不到时间这样贪走,是怎么来到现在的呢。就像是眨眼之间呢。”

    一直在大公主身边近身服侍的弥姑姑听了就笑,“殿下总是一颗童心未泯,就只是怕他们与殿下同行,身份上登对不起,折杀了他们。”

    大公主笑着出指向弥姑姑一点,“你又不是不知这些小姑娘们,在这样的年纪里,个个都是人小心思大。你觉得是折杀的事,她们倒不大觉感觉得出来呢。”

    弥姑姑会了大公主的意思,轻笑不再出声。

    无忧偷看了一眼弥姑姑,见弥姑姑也拗不过大公主要先去宴客厅的意思,赶紧上前,扶着大公主走出。

    郡主们与其他宾客皆跪列两厢,等大公主到了尊座坐好抬了抬手,众人才起身。

    无忧有些忐忑地看了一眼,倾染染对面的座位。

    然后,惊喜地看到鸣棋正自在地自斟自饮。

    现下的样子,似乎是头都不曾抬过。

    无忧暗暗在心上猜测,他倒是有没有看过倾染染呢,那样清丽绝伦的女子。

    如果能让他们一见钟情,接下来的事情就会顺遂万分。

    然后,无忧就开始眼光不离他们的中间。那样小心地察看着这一双彼此的反应。

    过了一会儿,自己也被自己对此的热心,闹得有几分古怪。

    回味来去,找到一丝因由,自己是在考验鸣棋与倾国倾城能到的距离。那是,在最纯正诱惑中能走近距离。

    十几个郡国的公主打扮得花枝招展会聚一尝,这下就算是不想吹气如兰都不成。姑娘们的目光都是聚鸣棋,而鸣棋的目光聚向手中的青釉盏。

    这人是在吊这些姑娘们的味口呢。美色当前有几人能避过。何况还是这样盛况空前的美女大集合。

    心里又起了一丝嘲讽。是猴子就会上树,他哪里又要人帮他操心了。

    索性别开目光,只看向相反的方向。

    可却不能抑制如雨后春笋一般疯狂长起的好奇心,于是她不能真的看向他,反而变成了一会儿就要打量他们一双一次。

    估计已经是上百次偷偷打量鸣棋神色了,还只是看到一重淡然,淡然到了如木雕泥塑一般也是不多见。平日里倒总是见他嘻皮戏脸。

    从他们一双身上移开快要粘到他们身上的目光时,瞧到了刚刚进来的善修与焕成。

    这样再一次见到善修与焕成时,倒不知要如何定义自己与他们的关系了。

    唯一的可以目见一点是,他们看起来还不错,两人伤势似乎已经好了大半。真是神奇的恢复能力。

    善修一贯的目中无人,也就罢了,焕成却在自己看过去的时候对自己颌首一笑。

  &nbs 你现在所看的《金枝夙孽》 第一百六十三章 云著现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金枝夙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