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夙孽

籽日 作品

    鸣棋却一下子笑出声来,“我需要,不,怎么会是我。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从没有想过要在郡主身上得到什么东西?是母亲,这些都是母亲喜欢的。”

    倾染染指尖的血涌出的更多,她听懂了鸣棋的意思。他是会娶她的,也是会抛弃她的。

    无忧以为倾染染会在那一瞬间咆哮,会痛恨她眼前这个连假话都不肯说给她听的男人。

    毕竟连无忧指尖都因他的话结出了寒意,一瞬捂上自己的心口

    一直以来,她都在怕鸣棋怕他对她可怜的心意,会不禁风雨更不经时间,然后瞬间虚无。

    这一刻她甚至在是想他有朝一日对她说出这样的话来,她要如何去承受。她想这就是有一瞬心动的过错,本来可以若无其事的看他冷漠,如果不成,感受到他在某一瞬的温暖,也不会在观看他的狠辣时像这样被遥远的力量直直刺中。

    这也正是倾染染一意要她前来的用意。她倾染染不能像正常的世子一样在他身边长悦,她文无忧就更不会。

    倾染染的声音镇定无比,“即使世子会这样做,我仍愿意留在世子身边。”

    无忧听出那是他的心声,他在怕他变卦,连因他靠近带来的伤害她也一样希求。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

    但这真的是一件如环无端的事,就像飞蛾扑火,明知自取灭亡,以后依然奋不顾身。

    鸣棋伸手抬起她的下巴,满意的冲着她笑笑,“信号?你还算聪明,我来这里不是要给你希冀,让你顺利生下孩子,而是来告诉你事实,我从前可不这么诚实,你应该谢我。”

    无忧以为的受不了,在她却是甘之如饴。

    这样浑浑噩噩从驿馆走出来,天上已经飘落,微微细雨,无忧一路快行,却始终不能让他摆脱,直到她转身向他,“世子这次开心了,这个女人为你而伤心激动。甚至愿意像这样抛开所有,只是为了来到你身边。”

    雨丝轻飞落在锦衣之上,转瞬滚落成珠,她一动,那些在暗夜之中微微发光的水珠滴落,入土无痕。

    “走了这么远的路,我说了一些实话,我是喜欢助人为乐的。”

    “她是认真的。”

    “那我也是,我要节约我的心意,尽量只说给我喜欢的人听。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

    她不理他只是快走。

    “你在怪我对她残忍?”

    她蓦然冷声将他的话截断,“奴婢不敢,奴婢终究只是做下人的,世子想要如何,自然是要由着世子的意来。”

    她曾害怕他的心意,如今终于在别人身上得到验证。

    鸣棋再伸出手,她已经快步逃开。

    他慢慢向回走。其实想不出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他低下头,是一地的斑驳树影。

    袍角一闪,善修从树后传了出来,鸣棋叹一口气,“兄长这个样子看起来……像是在等我。”

    善修点了点头,“除了文无忧,你还能瞧得到别人么?”

    他眼前的鸣棋笑意若有若无,微凝着眸看向善修,目光相接的下一瞬,抚了一下脸,长长呼出一口气,“最近真是有些焦头烂额。”

    他整个人的画风与平时不同,因为只有打了败仗时,才会出现这样的情绪。而不是刚刚探地宫受了皇上封赏,志得意满时应有的状态。事实上连鸣棋觉察出了自己的奇怪,也在自问,这是因为文无忧么?此时,他深深看向认真观察自己的善修,“你是要找我喝一杯,还是要问我对于地宫还有什么新想法?”

    “我要问的不是新想法,而是新疑惑!”

&nbs 你现在所看的《金枝夙孽》 第二百五十六章 飞翔经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金枝夙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