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夙孽

籽日 作品

    “信中是什么内容?他同意了吗?”太子心中虽然猜测到了什么,但却还想在管事口中得到确认。

    管事果然一脸笑意的点头,“信中写的是这位可汗会来帝都的时间。看来,这位可汗对殿下提出的事情很是心动!虽然殿下还只是用求助的方法暗示,但他却已经足够聪明的猜出。而且不仅猜出,也的确为之心动!”

    “他对我这位小姑母的心意从来都不是假的。你只要确定其中的一件事,就能依据这件事判断出很多的肯定答案。”之前的太子还有些零星睡意,但是现在听到可汗已经进入帝都,不由得一边感叹他的速度,简直如仙如神,一边也已经在隐隐期待,他能给自己带来的好处!那就是,很有威胁意味的说服父皇,解除他的禁足。这虽然是一件好事,但是之前鸣棋从他这里拿走的好处,又带走了那个唐礼承,即使是他已经想到办法,说动无忧自动失踪一段时间,以供自己有机会威胁鸣棋,也仍然觉得有些出不来这口恶气。放落手中的笔,问道,“那个唐礼承,从我们这里逃出去之后,真的去见鸣棋了么!”

    管事有些困惑的挠挠头,“自从那个唐礼成在我们这里失踪之后,老奴派了很多的人手出去寻找,但却一直都没有发现他的踪迹。”

    “看来这个唐礼承,也并不是十分相信鸣棋。不过已经完全不相信我们倒是真的。我反而在想着,要不要找鸣棋商量一下,让他继续唱他的红脸,我在继续演我的白脸,然后我们共同问出关于蝴蝶飞火的详细内容。”

    “这件事情殿下可要三思,之前许多次我们与鸣棋世子也曾合作过,但是这位鸣棋子从来都是想要独吞的人。”管事一脸的一朝怕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表情。

    太子已经大笑起来,“可是我们手上,握有无忧的承诺。就不怕鸣棋不把真实的内容告诉我们。况且我们想要再次抓到那个唐礼承,此时一定是潜伏在鸣棋周围,咱要好好观察一下,他到底是不是个可信之人。也就是说,我们如果想找到那个人,就必须与鸣棋扯上牵连。”

    管事仍有疑虑。太子伸出手来阻止了他下面的说辞,“好了,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趁现在付父皇还没时间看向我的时候,我这就给鸣棋修书一封,跟他陈清此事利弊,邀他共同演戏!。”

    而另一边收到太子想要见他一面消息的鸣棋,扶额思索了一会儿,太子在这个时候要见他的用意。“会是不拐弯抹角,直接上门来要唐礼承么?”跟在他身边的贴身侍卫猜测着。“太子没有那么无聊,来这里说根本,不见风影的事情。况且,现在还没有名目正大光明走出东宫的他,也不可能真的气势汹汹上门来要人。那么,他要见我的目的就只有一个,让我分他一杯羹。”

    那贴身侍卫听到有些不满道,“纵然他还是个太子,也不能这样到我们手里吃白食。”

    “太子怎么会吃这个不相干的白痴食,他既然敢明目张胆的上门求取做羹汤,就一定是想到了办法可以在这个上面祝我一臂之力。”鸣棋推测着说道。

    “世子是说,太子能帮我们找到唐礼承?属下想着唐礼承会不会已经逃出了帝都?况且,太子不是应该巴不得我们什么都得不到的吗?他应该早知道,在背后捣鬼的人是我们。”

    鸣棋很是肯定的摇了摇头,“唐礼承不仅没有逃出帝都,而且此时一定在我们的府邸附近。也就是说,经历过不信任太子之后,他对我们也产生了怀疑。现在隐藏在暗处,是想要看看我们的真正目的到 你现在所看的《金枝夙孽》 第八百五十七章 扮相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金枝夙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