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夙孽

籽日 作品

    宁月闭起眼睛,仔细回忆铜镜中自己的样子,她跟她弟弟一样,都拥有这种小巧而挺拔的鼻子,深重的色彩滑过宣纸,她画的,是他弟弟鼻子的样子,但她知道,他们的形状是一模一样的。

    汗服的异族人开始催促,对着宁月的画像仔细观察,却始终给不出具体答案的大阏氏侍卫们,“怎么样?这里到底是哪里?”

    那些侍卫们还在绞尽脑汁,并不能确定,但是画像上鼻子的部分已经完全消失,在那个部位上,原本出现的影子也变得更加模糊。

    “快,在一切还没有消失之前,你们必须要想出这里是哪里?”汗服异族人已经在咆哮。

    随后赶来的,大阏氏的侍卫首领挤过人群,来到画像前面,“你们都让开。”然后他将目光凑近那画像,又不断用手比划着那些符号的大小,“现在外面的风很大,可是你看影像中的他们衣服并没有飞动,说明是在密闭的地方,而这些符号如此的集中,肯定不是在沙地之上。他们应该是找到了安全的隐蔽场所。我们需要排除那些有可能让他们隐藏进去的密闭所在。然后我亲自去追捕他们。画像中的另一个人是谁?”他扭头问向汉服异族人。

    “这不能确定!并没有被烛火点亮画像的人出现在这些影像当中,我们并不会看到他的真实面孔,就只有大概的情况而已。”汉服异族人有些懊恼的回答。

    大阏氏侍卫首领则肯定的说道,“这么说她一定是找到了帮手?在这片沙漠之上,还有对可汗的不臣之心,我们一定要抓住他们,现在去通知所有的侍卫,放下他们手头的护卫任务,全部在帐外集结。”

    “大人我们已经发现了一块具有标志性意义的标记,这就让人去跟它所在的位置做对比。”

    “马上!”

    “有七处碑记中会有这种符号!但是其中有三处并不是密闭所在。”

    “继续辨认!”

    “又排除掉一个!”

    “最后的两个都集中在圣坛方向!但一个是圣坛的南方,一个是圣坛的北方!”

    “之前就曾有隐约影像显示过宁月的身影在那个方向上出现过,我们已经派过两个人前去追捕,不过一直并没有打回信号来,说明他们并没有发现宁月的痕迹!”

    大阏氏的首领沉吟了一会说道,“不管怎么说,都是在圣坛方向,那么现在就派人切断圣坛方向的所有通路。”

    “遵命!”侍卫快速跑出去安排布置。

    “圣坛北方长命碑上的符号是有平横来画的,但是我们可见的影像当中那个符号是用波浪线来画的。也就是说,必然是在圣坛的南面。”为这些汉服异族人准备的特殊大帐,所有人都脚不沾地的奔忙。

    宁月再次蘸饱了墨水,现在她要画的是自己的眼睛,那个她经常能在可汗的双眼中望到的眼睛。在下笔的同时,她保持拿笔的姿势不变,“他们那里应该有了反应,他们也应该知道我们在作画吧!他们会不会有什么,在那个画像上阻止我们的办法?”

    “目前来看,他们没有,否则你应该画不下去了!不要再想那些,只要换好你自己的画像,用你印象中最深的那个记忆!”沙木催促道。

    “他们一定是在宁月生塔里面,刚刚晃过去的那束光很明亮,我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个符号,一定是宁月生塔。”大阏氏的侍卫刚刚最后确定道。已经有侍卫从外面风风火火的跑进来,“刚刚有人骑快马回来禀报,在距离这里十里的地方,可以看到宁月生塔上有微弱的烛火在闪动,而昨天大阏氏曾明令禁止宁月生塔上掌起任何火光烛。看来他们一定是藏在生塔上。”

     你现在所看的《金枝夙孽》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碑记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金枝夙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