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夙孽

籽日 作品

    “还有我们即将达成的共同目标。”九皇子冲云著举了举他手中的酒杯,接着一饮而尽。

    云罗已经一步三回头的极尽磨蹭,可眨眼之间还是走到了中庭。她不死心的又自作主张的想要留下来。管事不敢忤逆的,又按她的意思跑回去问了一遍九皇子的意思。最终被九皇子派出去的婢子好言劝走。

    九皇子感慨道,“我妹妹很喜欢你,我曾经为此头疼。云著公子呢,是否也因为她是我妹妹而头疼呢!如果只按照血缘关系分配敌人的话,我会是公子不折不扣的敌人!”

    云著想,这就是九皇子的高明之处,他想问自己对云罗的心意,但却拐了这么大一个弯子。

    他点头,“有点儿!”然后在等待九皇子说话的时候,继续想这个九皇子有没有可能跟鸣棋一样都有千杯不醉的本事!那样的话,自己想要套出一点干货的想法可就白费功夫了。

    云著?给他算着,这已经是他喝的第三杯了。方向感和视物感都没有变化,明显离醉酒很远。

    鸣棋?之所以做好了全部的推算,让他来这一趟,是因为,九皇子会去找大公主联合除掉太子,就意味着他已经得到了某位权臣的支持。虽然现在在朝堂之上,几方面的势力已经清清楚楚,但偶尔也会有那么几位为眼前的利益所鬼迷心窍另受引诱,剑走偏锋。九皇子?想出的除去太子的办法很好,太子一系这么被他一刀斩尽,会让大公主省去很多的力气。只是没有太子之后,九皇子也会很快的成长为新的敌对势力。一旦给他逮着一个有利时机,那么也许现在朝堂之上的格局会全部改变,连母亲也?没有办法控制。

    之前九皇子也是一直这样,几乎是无声无息的几个小动作之间就已经壮大起来。太子与皇后吸引过去太多的目光。九皇子本来提议漠上的猎杀由他亲自来完成的。但?第二天就改变了主意,说是要留在帝都。

    而那会是大公主府实力最空虚的时刻。

    所以,要偷走九皇子与某权臣的联络密信以迫使他留下来。起码要留在大公主的眼皮子底下。

    云著?对于偷东西,没有一点经验。但鸣棋说?只要他能偷到钥匙另外复制一把,那么接下来的事云罗绝对会帮他。

    他回想起那时自己开的玩笑,“接受了公主莫大的帮助之后要做什么?以身相许么?”

    “诚然心意,不可辜负!”

    云著?是觉得好笑的那么笑起来的。,“世子这是辜负了太多之后得出的经验,还是忏悔!”

    “两者兼而有之。”夜色模糊了鸣棋说这句话时透出的郑重,但其实他能感觉得到。他之前不大有机会体会鸣棋说的那种感觉,但是现在。觉得九皇子眼神有些迷离的时候。那样的感觉竟然异常神奇的造访了。但是眼前的九皇子俨然又成了新麻烦。

    他醉得很慢,比传说中更适应他面前的那些酒。而他自己也没有做好,真正确切的打算,是该现在就拿走藏在他身上的钥匙,然后明天找个借口还回来。还是好好观察一下,他第一次来到的这个王府,然后挑个月黑风高夜,不必送还那样的拿走东西?

    鸣棋竟然这么轻易地就将难题甩给了他。

    等他从这些思绪中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九皇子身边。而他却完全不能够想起,刚刚自己是怎么迈动这些步伐的。是完全的鬼使神差。

    然后看向一边的手,原来是接住了九皇子,即将要坠落在地的酒杯。他保持身姿不动,而用眼神向四下窥视了一下,在这无数隐蔽的黑暗之中,一定隐藏着与黑暗一样多的眼睛,在观察着自己的所作所为,所以九皇子才敢放心的醉倒。

    空气中溢满了酒香。他刚刚放下酒杯,又手 你现在所看的《金枝夙孽》 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诚不负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金枝夙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