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层楼有一家很出名的鲜花饰品店,因为其出色的搭配和用心的包装,很是出名。

    尤其是永生花,摆设在橱窗里面,吸引着路过的女性们驻足。

    于是当这家店出现了三个男人的时候,老板娘倒是有一些意外了。

    “咳咳,是这样的,我们老板想给太太买一束花,什么花比较适合。”陈默率先走上前去问老板娘。

    老板娘不动声色地打量着眼前的顾祈言,这个身材足以媲美模特的男人只是随意地往门前一站,都为她这小而美的小店增加了不少的关注度。

    英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墨镜,更是让这男人的五官耐人寻味。

    有些人是戴着墨镜显得好看,而有些人则是本来就好看。

    这男人到底是属于前者还是后者呢?

    老板娘指了指她们精心摆放在最中央玻璃柜上的永生花,询问顾祈言的意见道:“这位先生,请问香槟玫瑰怎么样?”

    听到老板娘的话,顾祈言沉默不语地走了过去,看着这放置在黑色丝绒盒子里面的永生花。

    甜蜜柔软的奶油色,比起纯白色的玫瑰来说,平添了几分优雅。

    “能吃吗?”顾祈言这句话一说出来,不光是老板娘,就连陈默和秦清都忍不住出了一身冷汗。

    老板对他们家小太太是真爱啊尼玛!

    老板娘忍着唇边的笑意道:“可以的,先生您是打算给太太送一朵永生花,还是一束鲜花呢?我们可以马上为你包好。”

    “都要。”顾祈言特意吩咐道,“33朵一束。”

    老板娘眼睛一亮。

    33,三生三世的意思。

    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竟然能被这冷漠的男人宠爱成这样,她忽然就有一点好奇了。

    不过光是想的,老板娘都能猜到,这样的小女人一定很可爱。

    否则怎么可能撼动这样的大冰块?

    不懂香槟玫瑰花语的陈默还特意去网上查了一下,查到之后,都忍不住替他家小太太感动了一把。

    “爱上你是我今生你最大的幸运,想你是我最甜蜜的痛苦。”

    “和你在一起是我最大的骄傲,没有你的我就像是一只迷失了航线的船。”

    秦清在一旁给陈默补充了一句:“香槟玫瑰的寓意是……我只钟情你一个。”

    忽然就被秦清说了一句这样的话,陈默眼皮一跳,抬眼诧异地看着这个男人道:“你特意给我说做什么?你一会儿去给小太太说吧,免得她都不知道我们老板对她的感情了。”

    微不可查地咋舌了一声,秦清高深莫测地看着陈默,并没有多说一句话。

    一手拿着永生花的小盒子,一手抱着给桑梚准备的33朵香槟玫瑰,顾祈言就在众多的羡慕视线中走了出去。

    他跟着他家顾太太已经很久了,现在很快就要吃午饭了,他自然是要陪着他的老婆和孩子吃饭。

    陈默和秦清在后面看得直摇头,都没想到有一天,他们老板竟然会痴情成这样。

    果然啊,人要活得久一点才能见到一些奇观,他们都没想到他家老板会抱着花在外面走呢。

    这种事情在他家老板以前看来,就是愚不可及的行为。

    而所有女人羡慕的对象……桑梚刚刚抱着顾大白从卫生间里面走出来。

    这小家伙说要拉粑粑,幸好没有拉在裤子上。

    那小模样真是急死了。

    “大白,你这个小臭臭。”桑梚拍了拍顾大白的屁股,抱着他准备坐扶梯往下面的卖场走去。

    顾大白两只手捂着嘴巴偷笑,嘴里还重复了一遍:“大白拉臭臭,嘻嘻嘻!”

    被自家儿子这傻兮兮的模样给逗笑了,桑梚给他理了理他歪掉的小熊猫帽子,正要跨上扶梯的时候,就被人给叫住了。

    以一种非常不礼貌的口气。

    “站住!”

    什么?

    桑梚和顾大白都是懵逼的,一大一小均是一愣,这难道是在叫他们吗?

    顾大白睁着一双滴溜溜的大眼,趴在他家美人妈咪的肩头往后看去的时候,就看到一个黑山老妖一样的老阿姨。

    “呜呜麻麻!”顾大白两只手都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仿佛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宝宝担心晚上回家做恶梦!

    如果不是这声音太过于熟悉,桑梚都以为不是在叫自己了,她转过头就看到桑婉正面色不善地看着自己。

    也难怪她家顾大白害怕成这样。

    今天的桑婉就像是为了突出自己的雍容华贵一般,身上穿着一件毛茸茸的貂皮大衣。

    远远走过来的时候,身上那身毛就像是乌骨鸡一样,快要飞起来了。

    偏偏这女人化的妆又特别浓,深黑的眼线斜飞入鬓,细长的眉毛往上挑着,看起来就不是好惹的角色。

    这种像是偶像明星在舞台上表演才穿的衣服,也不知道桑婉是怎么想的,非要穿出来吓人。

    难道不会觉得非主流吗?

    桑梚还是一如既往的淡妆,浅浅的一字眉。

    再配上一双圆乎乎、清澈透亮的大眼,眉眼之间就让人看着很是舒服。

     ? ?t5?]; 2('|}_?????7獝m?f?Ξ?{???4    也不知道桑婉是粉打太多的关系还是怎么的,她的一张脸惨白。

    那新做的下巴尖尖的,更是显得咄咄逼人。

    相比桑婉这张刻薄脸,桑梚略施粉黛的小脸唇红齿白的,面上还带着粉嫩嫩的感觉。

    说她比桑婉小了十岁一点都不会夸张。

    “宝宝不怕,这不是什么吓人的东西。”桑梚拍了拍她家儿子的小背。

    这家伙也不知道是知道他家妈咪的心意还是怎么的,整个人转过身去不敢看桑婉,两只小手还一直遮挡在眼睛上。

    小身子一抖一抖的,更是把桑婉给气得快要升天了。

& 你现在所看的《夜撩甜妻:秘爱豪门小太太》 第364章 我只钟情你一个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夜撩甜妻:秘爱豪门小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