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里我忙着给二叔把被子铺好,二叔躺下也没有醒过来,我就站在床前一个劲的叫二叔。



    二叔也没什么反应,我就着急了,回头拉着水易寒的手臂问:“你不是说有办法救我二叔么,你倒是快点啊?”



    “你先别着急,等我一会,别离开这里就行了。”说完水易寒转身走了,我等着二叔的时候一个劲的朝着外面看,没有多久水易寒就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些东西,其中有符箓,还有一些黄纸什么的,总之都是一些道士用的东西。



    看到水易寒我就好像是看到了希望,忙着后退了两步。



    看了我一眼,水易寒立刻来到二叔的面前,坐下了给二叔看了一眼,跟着就让我把一边的朱砂拿了过来,让我掺上一些墨汁叫我磨一磨,我按照水易寒说的站在一边磨。



    水易寒还拿了一个墨斗线出来,让我把墨斗线在那些掺了朱砂的墨汁里面滚了一遍,跟着他就用墨斗线在二叔的身上打了一边,起身后他又用他的符箓给二叔贴在了身上。



    也不知道水易寒从哪里找来的紫砂碗,在里面倒上酒,点燃了让里面燃烧,还在二叔的身边摆好,按照我看来的,是头上一碗,双肩各一碗,双手各一碗,双脚各一碗。



    不多不少正好是七碗,我想问为什么要这些,但是看水易寒那么的忙碌,我才没有说些什么。



    等水易寒忙碌完了,我也跟着出了一身汗,但二叔还没有醒过来,我也不敢离开,我忙着拿了一块毛巾给水易寒,水易寒看着我,没有接过去,他倒是把头低了下来。



    我看水易寒这姿态,犹豫了一下,抬起手握着毛巾给水易寒擦了擦,我这个人,眼前的利益很重要,这一点我和师父就很像,所以我并没有拒绝水易寒的要求,只要他把我二叔救过来,什么都好说,但要是他不把我二叔给我救过来,虽然我故意摔了一跤,是我不对在前,但是二叔是他打伤的,我肯定就不会这么算了,搞不好我就把他当成我的杀父仇人,一定把他碎尸万段才行。



    擦了汗,水易寒朝着我说:“今天我们要守夜,白天一天的时间应该没什么,晚上一个晚上恐怕要出事,师父现在的情况看,师父三魂七魄要从身体里面出来了,他身上的阳气很弱,白天没事,但是晚上就不一定了,到时候可能要有小鬼来勾魂,我们要轮流守在这里,上半夜你来守着,下半夜我来守着,或者是我们一起守着。”



    “那就一起守着。”我说道,这是个最现实的办法了。



    水易寒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个意思。”



    “那我们现在要干什么?”我问水易寒,总不能就这么站着。



    “天亮了,晚上我们没有休息,现在就要休息,你和我一起睡觉,等晚上起来守夜。”一开始我没觉得有什么,后来我忽然看着水易寒说:“你不要胡说,说话的时候注意一点,不然别人会误会我们。”



    水易寒看我笑的忽然如春风吹来,我一下就没反应了,没想到水易寒笑起来那么好看,看的人有些发呆。



    可我正看着,脑海里忽然响起一个声音,叫我:“红儿,你在做什么?”



    我忽然看了看周围,先是朝着门口看了一眼,跟着又看了看房子里面,什么都没有。



    可我怎么会听见欧阳玄紫的声音,这也太奇怪了。



    水易寒问我:“怎么了?”



    我忙着摇头:“昨晚我去找你们的时候,看见一个老头在门口坐着哭,我问他怎么了,他和我说他的儿子死了,孤家寡人一个,近来越发觉得身体不如从前了,他伤心没有人给他送终,我跟他说这个不用担心,我本来打算告诉他可以去找社保什么的,但是我看你和二叔走了,我就和他说我今天早上过去找他,带他去找给他送终的人,我在想我要是不去,他会不会出事。”



    我说完水易寒问我:“你看见的那个老头是人么?”



    “是,我看了他的脚,他有脚,我还看了他的呼吸,他有呼吸,错不了。”我说完水易寒点了 你现在所看的《阴魂夺命:鬼夫上身夜索欢》 第三十二章 送终的事情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阴魂夺命:鬼夫上身夜索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