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其实也不知道会发生这事,我毕竟没有睁开眼睛,但我就是看见一道光把黑无常弹飞了出去,还不光是如此,我还看见黑无常躺在地上起不来了。



    白无常忙着过去扶住了黑无常,把黑无常扶了起来:“大哥,这是什么?”



    “不清楚,有高人在这里护着狼嚎,我们今天不能进去了,我已经受伤了,需要回去疗伤。”黑无常说道。



    “我们去妹子那里看看,请她给你疗伤。”白无常说道,黑无常跟着说:“别去打扰她了,她现在说了不算,还是回去。”



    “那大哥的伤怎么办?”



    “先回去。”黑无常说着,白无常已经把他扶着朝着外面走了,从门口直接出去了,离开了那里我看他们往回走,正走着看到门外的欧阳玄紫。



    “舅舅。”欧阳玄紫看到黑白无常便走了过去,看到黑无常受伤,马上给黑无常运功疗伤,白无常也漏出了喜乐的笑容,过后不多久黑无常好了,睁开眼看着欧阳玄紫笑了笑:“你不是回来看你娘的,你怎么夜里不在家,出来了?”



    “有些事情。”欧阳玄紫说道,黑无常则是离开了白无常,朝着前面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今年的鬼节与往年的不同,这边太安静了,要你娘小心点,没事的时候不要出来了。”



    “娘已经好些年不管这些事情了,爹不许她出来。”欧阳玄紫说道,黑无常说:“这样最好,你娘一直都不安生,让她安生安生,你在这里我们也能放心一些。”



    “是这样。”欧阳玄紫回答,跟着看了一眼我们这里,看了问黑白无常:“舅舅来这里是有什么事情?”



    “我们是来接狼嚎的,判官的生死簿上面,狼嚎已经寿尽了。”白无常说,欧阳玄紫愣了一下,而后抬起手掐算了一下,跟着看向房子:“这么说是狼嚎出事了?”



    “是这样。”白无常说,欧阳玄紫问:“那两位舅舅怎么出来了?”



    “这事说来话长,我们边走边说。”黑白无常之后朝着前面走去,一边走一边和欧阳玄紫说起我们这里的事情,说了一路还在说,好像那一路长长的尾巴说也说不完一样。



    等他们走了我才渐渐回到了那片宁静的湖泊上面,此时安静了一会,水易寒说:“黑白无常走了。”



    我睁开眼看着水易寒,问他:“你这么厉害,你师父一定是很厉害的人。”



    “我师父和我已经断绝关系了,我们已经有十年都没见过面了。”水易寒和我说,我完全没有反应,忽然的就不说话了。



    等了一会我才说:“和你比你是快乐的,我们年纪相差不多,你十岁之前有师父,我十岁之前却没有,但是我十岁之后有师父有二叔,可我现在师父死了,我二叔也要不行了。”



    我说着闭上眼睛,看着这那片湖泊,水易寒看着我这边,说道:“以后我会保护你。”



    “谁也保护不了谁,你保护你自己,我也保护我自己。”我说完继续闭着眼睛,等着其他的小鬼过来。



    水易寒和我说:“黑白无常是阴间的正神,他们不会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有些勾魂小鬼为了在阴间讨要一些好处,就会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就会找要不行的人下手,勾走魂魄,如果我们不守在这里,就会来把师父的魂魄勾走。”



    水易寒那么说我睁开眼睛问:“你连黑白无常这种正神都不怕,你还怕小鬼么?”



    水易寒笑容如花:“俗话说阎王好见小鬼难搪,就是这个意思,小鬼这东西他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鬼,和其他的鬼不一样。”



    “说的小鬼很厉害。”我闭上眼睛,水易寒说:“确实很难缠。”



    说完我和水易寒都安静下来,就这个时候我和水易寒都听见,外面来了两只鬼鬼祟祟的小鬼,忽然就听见其中的一只问:“里面可有人,可是狼嚎的家里?”



    “糟了。”水易寒说道起身站了起来,我看他起来,我也跟着要起来,他便说:“红红不要起来,在这里守着。”



    水易寒不让我动,我就没有起来,坐在原来的位置上坐着。



    水易寒则是去了门口,站在那里站着,他面对着我这边看着我这里。



    我正坐着,感觉身后二叔动了一下,我回头去看,我还以为是二叔好了,哪里知道看见二叔的一道魂魄从他身体里面出来了,白色好像是透明的那种。



    我一看见二叔的魂魄出来了,忙着问水易寒:“我二叔的魂魄怎么出来了?”



    “你现在就哭,别让灯灭了,对着我师父哭,哭的越凄惨越好,小鬼来勾魂了,你要是不哭,就留不住师父。”



    一听水易寒说,我用力掐了一把自己,转身过去,对着二叔呜呜哭了起来,哭的无比凄惨,二叔走了几步,回头看我,站在那里看我了很久,我开始说一些过去的事情。



    二叔朝着身体走去,正走着,外面的小鬼又问:“请问这里是狼嚎的家里么?”



    二叔原本要回去了,此时又转身朝着门口走去,水易寒说道:“不够,继续哭。”



    “二叔,你难道真的不管我了么,你知不知道,那个叫欧阳玄紫的有多欺负我,他那么厉害,我害怕我的小命就要没了,他还要把我弄去做他的鬼王妃,你要是走了,我可怎么办啊,师父已经走了,你要是再走了,我可怎么办啊?”



    我正哭着,听见二叔问:“他欺负你了?”



    我猛劲的点头:“他说要我死,要我给他做夫人的,还问我生辰八字了,我可 你现在所看的《阴魂夺命:鬼夫上身夜索欢》 第三十四章 最后一盏灯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阴魂夺命:鬼夫上身夜索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