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两天去了一天半,剩下半天叶绾贞做了一顿好吃好喝的,刚要吃饭宗无泽又去了李华家里。

    好歹李小宝是李华的三叔,不看僧面看佛面,在说什么都死了,还能有什么深仇大恨的不能算了。

    宗无泽过去帮忙,我们吃了饭也都各自回去休息,棺材铺那边已经收拾干净了,我便回了棺材铺那边去住。

    其实要是我一个人去住,我也不愿意去住,但欧阳漓在这里,我自然是要回去棺材铺住。

    回来棺材铺我还是有些不太习惯,但不习惯着也就习惯了。

    被子铺好,欧阳漓把棺材铺的院门锁好,回来又把房间的门也锁好。

    我先上床占了一个位置,跟着欧阳漓脱了衣服便走了过来,上了床欧阳漓便将我带了过去,此时我也没觉得自己怎么样了,只是觉得身上发热,心有些发慌,而后便把该做的都做了。

    大早上叶绾贞就来敲门,说是要早点去吃饭,今天宗无泽要去参加古曼妮的葬礼,还说我们也要跟着去。

    我迷迷糊糊从床上爬了起来,问欧阳漓他去不去,欧阳漓也没回答,结果吃了饭朝着学校走我才知道,欧阳漓和宗无泽一起去。

    等他们走了叶绾贞和我说,我们也应该去看看,不然总觉得古曼妮有些古怪。

    我说我不去,没什么可看的,人都死了看什么看。

    叶绾贞大眼睛瞪着,觉得我脑子有问题似的,问我:“难道你就不好奇她是怎么死的?”

    “别人死不死活不活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去?要去你自己去,我要回寝室了。”

    叶绾贞看我不去,就自己去了,我也没跟着叶绾贞过去,自己回了寝室里面。

    而此时寝室里面根本没人,我到了寝室里面看看自己的床铺,又看看周围,想到欧阳漓一时半会的不一定回来,就爬到床上去睡了一觉,等我睡醒也到了中午吃饭时间了。

    从上铺下来我朝着外面走去,到了食堂在食堂里面找了个角落,坐下开始吃饭。

    正吃着便听见有人说古曼妮晚上诈尸的事情,听到是关于古曼妮的,便伸长耳朵仔细听了一会,这才知道,古曼妮竟诈尸了。

    关于诈尸的版本很多,我只能挑取其中两个靠谱的。

    一个是古曼妮她妈痛失爱女不肯接受事实,一激动把棺材盖给打开了,结果就诈尸了,另一个是去了一只猫,猫不知道怎么钻到了古曼妮的棺材里面,结果诈尸了。

    不管是那个诈尸,我觉得这两个都有可能,一个是女儿死了妈妈相见女儿最后一眼,这个情有可原。

    至于那只猫的事情,这就更有可能了。

    古曼妮身上的那只鬼要是满清女鬼,那只猫来找古曼妮,这些就说得过去。

    吃过中午饭我就回去教室那边了,估计下午欧阳漓和宗无泽两个人就回来了,到时候就知道诈尸的事情了。

    但下午欧阳漓和宗无泽都没回来,就是叶绾贞也没回来,这事就有点蹊跷了,教务处主人都回来了,怎么欧阳漓他们还没回来,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了?

    担心了一个下午,总算看见叶绾贞回来了,问了才知道,古曼妮诈尸的事情已经妥善处理了,而且古曼妮的遗体已经火化下葬,所以没什么可担心的,至于欧阳漓和宗无泽两个人为什么没有回来,叶绾贞没有具体说清楚,但似乎是和下个月的初一有些关系。

    叶绾贞说一年有四个鬼节,第一个是三月三,南方比较盛行,说是鬼魂出没的日子,所以南方到了三月三家家晚上庇护。

    第二个是清明节,清明节前后祭祀祭祖扫墓的日子,这时候的鬼魂也是游走的在阳间多的时候。

    第三个是七月十五,七月十五是个大的鬼节,对鬼而言,就好像是每年的除夕一样重要。

    最后一个就是十月一了。

    听叶绾贞说十月一也叫十月朝,祭祖的日子。

    叶绾贞还说,十月初一这天是冬天的第一天,因为天气渐渐转冷,阳间冷了,阴间也不暖和,所以阳间的亲人要给阴间的亲人送些钱或是衣服过去,以保证阴间的亲人有衣服穿,这叫送寒衣。

    叶绾贞本来就是个百事通,所以她说什么我都不觉得奇怪,倒是有些奇怪宗无泽和欧阳漓一起出去干什么。

    仔细算算离十月初一还有二十多天,这么早就要忙了?

    我心想,可不要像是上次一样,忙忙碌碌的二十几天,累的我一口气喘不上来,没日没夜的要去巡城守夜。

    叶绾贞就好像是看出什么一样,拍拍我说:“这个你放心,每年的七月十五是最大的鬼节,其他的鬼节都好应付,所以你也不用担心。”

    叶绾贞说完我们便会寝室了,至于欧阳漓和宗无泽是几点回来我们便不知道了。

    晚上还听人在寝室里面说古曼妮的事情,我也实在不愿意听,早早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叶绾贞和我说学校里面要组织活动了,问我报名不报名,我想想摇了摇头,报名肯定要收报名费的,有那时间我在床上睡觉多好,我也不想去参加什么活动。

    但接下来叶绾贞又和我说:“你不去可别后悔,我可是要去,我听说这次要去看见的可是一个大墓,墓主人的身份十分显赫。”

    “爱去你去吧,我不去了,我去古玩街上转悠两天,看看能不能有什么便宜的玩意,弄来玩玩也是好的。”其实我是看出来了,但凡事一些阴气重的地方,总能蹦哒出来一两只鬼魂,小的也就算了,要是大的我又收不了,索性也不去了。

    于是我也没答应,打算自己玩玩算了。

    叶绾贞说我没出息,而我也确实如她说的那样,确实没什么出息,也就没有和她说些什么。

    早饭吃过就去上课了,结果上课欧阳漓果然提起了要报名去参观大墓的事情。

    我低着头不做声,教室里面报名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叶绾贞给做了记录,报名费是五百元。

    两天的行程,食宿费都有了,我觉得还不是太贵,但是对于我而言,着实不想去掺合这个热闹。

    欧阳漓看了一下记录的本子,放下了看着我:“全班同学只有一个人不去,温小宁你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么?”

    欧阳漓目光深邃,桃花眼那么好看,给他看着我都想答应了,但后来还是扯了个慌说:“我这两天不舒服。”

    欧阳漓看了我一会,再也没说什么,倒是全班同学,一个劲议论我不去参加活动的事情,不过我这个人向来不管别人想些什么,只管自己想些什么,自然也就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了。

    下了课宗无泽便来找我,见到我便问:“你不去了这次的活动?”

    好像我不去对不起谁了,都盼着我去一样。

    “不去了。”看看我说,宗无泽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谁知道第二天宗无泽竟也说不去了。

    但宗无泽要不去的事情却颇受一番波折,首先欧阳漓就不同意,其次就是校长,校长的意思是历史老师必须去,不许不去。

    而后宗无泽也是下了一番功夫,但结果还是没能改变,最后宗无泽也只能不放心的去了。

    但临走之前宗无泽还是把我叫到了他面前,给了我二十张符箓纸,要我好好练习,一定要每张都能用,每张都是用了心思的。

    我低头看看,想到人都走了,我肯定不能住到棺材铺里面去了,万一来了什么虫子我肯定不是对手,既然住在宗无泽的地方里面,听他的也都正常,何况我也不是不会画符,画画就当联系了,别到时候把什么都忘了可就不好了。

    交代完这些还不算,宗无泽还在地上走了圈罡步给我看,要我走给他看看。

    我先是学者宗无泽蹲了一个马步,而后才走起来。

    但也不知道怎么了,我走起罡步格外的飘逸,就是欧阳漓看了都站在一旁看我发呆。

    叶绾贞反倒是说:“太柔了,没叫你跳舞,你干什么呢,没吃饭似的,看我给你走一个。”叶绾贞说着走了起来,而我看到叶绾贞走的罡步,在看我自己的,着实有些抬不起头。

    不过她们就去两天而已,我一个人也走不了多久,便说我好好练练,这样宗无泽才答应,而后打算走的时候,欧阳漓看了我一眼,走来跟我说:“晚上早点休息,睡不着的时候晒晒月亮。”

    这话说的即暧昧又矛盾,我都有点脸红了,他说我早点睡八成就是想要在梦里见面,说要我晒月亮,就是陪着他,给他增加点灵气了。

    我点点头欧阳漓便摸了摸我的脸,而后转身走了。

    等他们走了我便自由起来,于是便做顿好吃的,做好了把半面也给叫了过来。

    上次我去半面家里,进去他屋子里面着实吓到,这次我就在外面喊,半面出来问我为什么不进去,我说不爱走,其实我就是害怕他黑漆漆的屋子。

    “我做了好吃的,都不在,你来我们一起吃。”说完我便回去了,没过多久半面来了,我们一起吃了饭,吃过饭半面问我晚上不回去棺材铺了,我就说不回去了,半面也没说什么,吃过饭便回去了。

    下午我没事,就去宗无泽后院的屋子里面画符,吃过晚饭在院子里面走罡步,完事之后就站在院子里面看一群大鬼小鬼的围着我转悠,和我说话。

    八九点钟我就回去睡觉了,免得叫欧阳漓等得太久。

    但我睡着之后不是欧阳漓来找我,竟是我去找他,这就叫我十分无奈了。

    结果等我睡着,竟又去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而且那里竟然有个湖,欧阳漓就在湖边上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