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出去的口我都封了起来,就在我准备的时候,睡莲的种子已经萌芽到一片叶子出来了,奇怪孩子也不伸手去抓,就算是那些根茎好像是虫子一样钻进了皮肉里面,从孩子的皮肉里面吸食血肉,孩子也还是低头玩着自己手里的东西。

    准备妥当我便站在房间里面握着小银看孩子,老头问我:“还用不用准备什么了?”

    “不用了,你也出去吧,我看着他,免得这东西出来伤人。”

    估计老头子也是看出来了,这事情不能善果了,他就转身走了,门关上小孩子抬头看向门口,没看到自己家人他也没哭,反倒是朝着我直勾勾的盯着我看,还伸出手抓了两下,要我过去抱着他。

    我自然不能过去,虽然我也知道孩子可怜,但这时候我更不能过去。

    “你听话坐一会。”我说着也坐到了一旁,小孩子便从床上下来找我了,我此时才发现小孩子会走路,虽然走的不稳,但他肯定是会走的。

    从床上慢吞吞的下来,光着一双脚朝着我走了过来,张开手要我抱着他,而他就在靠近我的时候,睡莲种子的一个根茎忽然冒了出来,涨势十分快,一眨眼冒出一根花茎,上面冒出一个花苞来。

    花苞上面滚了一颗水珠下来,小男孩此时走起路有些费劲,看着我哇哇的哭了起来。

    我坐下念起了往生咒,要是死了肯定有魂魄,能走就是天魂地魂命魂没有分离,孩子小也有可能是不知道自己死了,我要是念往生咒超度小孩子,或许魂魄就能分离出来。

    结果我一念往生咒小孩子果然不动弹了,看着我开始好像很愤怒,后来便害怕起来,退了很远他就不哭了,看着我忙着拿起玩具朝着我砸了过来,我便知道我是猜对了,他现在已经死了,但魂魄什么的却没有分离。

    至于他是不是知道自己死了,这事我还不清楚。

    但此时眼看着小孩子头上要开出一朵莲花,我也不能再等了,我从沙发上面下来,把半面给我的佛珠从衣服里面拿了出来,坐下之后开始念心经,看我念心经小孩子着急起来,张开大嘴朝着我哈哈的哈着一股寒气,只不过我手里握着佛珠,它离我也不敢太近。

    就在我念心经的时候莲花的花瓣已经绽开了两片,第一绽开的很从容,感觉抽出来便把花瓣绽开了,而刚刚绽开的关系,我还有些看不出来,到底是青色的还是粉白的颜色。

    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这根本就不是睡莲,而是一株硕大的莲花。

    莲花根茎因为要吸收养分,好像是八爪鱼一样从孩子的嘴里面朝着皮肉深深的钻了进去,看着触目惊心。

    小孩子虽然已经死了,可是毕竟是人,给一个成了精的东西如此的祸害,也是叫人心里十分的不舒服,未免小孩子的肉体继续遭罪,我便打算把眼睛闭上,结果就在此时,窗户外面那个少妇忽然凄厉的哭喊了起来,在下面叫着孩子的乳名,哭喊着她的孩子。

    我也是个母亲,听见喊叫的声音不由得有些不忍心了。

    握着佛珠的手稍微停顿了一下,小孩子便如狼似虎一般朝着我扑了过来,看他扑过来我继续念心经,小孩子因为难受便在地上打起滚,一边打滚一边哭着喊妈妈,下面的少妇便疯了一样从外面要进来,小孩子哭的越严重,身上的莲花长的越是旺盛。

    此时已经绽开了四片花瓣,我便不敢在等了,一直念着心经,少妇不知道怎么就跑了上来,等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小孩子翻身便起来朝着少妇那边去了,此时的小孩子嘴里面已经给莲花的根茎给填满了,少妇整个人都吓得没了反应,双眼圆瞪,哭的满脸泪水。

    小孩子扑腾扑腾的朝着少妇那边跑去了,我翻身便起来了,没办法把少妇赶出去只好把门先关上了,把洗手间的门拉开把少妇给推了进去,我还庆幸洗手间的门也给我贴上的符箓,不然真要马失前蹄了。

    看我把少妇关到了洗手间里面,小孩子忽然狰狞起来,朝着啊啊的大哭,少妇就好像是着魔了一样,从洗手间里面砰砰的敲门。

    门外老头子问我:“要不要进去帮忙?”

    “不用,马上离开,特别是女人。”我在门里面大喊着,老头忙着把人都给弄走了,洗手间的门框框的敲了起来,我知道肯定是少妇被蛊惑了,就不能在拖延了。

    摸了摸手腕上的珠子,我把泥巴鬼叫了出来,泥巴鬼一出来就把洗手间的门给堵住了,但是小孩子明显不害怕泥巴鬼,反倒是想要靠进,我担心泥巴鬼受到伤害,不得不把泥巴鬼给先收了起来。

    小孩子在地上看我,啊啊的哭,一边哭一边叫着妈妈。

    此时我也没什么办法了,只好坐在洗手间的门口,一边防止少妇出来被伤害,一边看着小孩子念心经,看我实在不放开少妇,小孩子跑去了窗户口,想要从窗户口逃跑,既然想逃跑,就说明我念心经还是有些用的,现在只要等着欧阳漓他们谁过来就行了。

    小孩子跑到了窗户那边,被一道红光弹了回来,那里有我贴的符箓,这说明符箓也是有用的,只不过符箓被撞了一次黑了一些,这说明已经法力减弱了。

    小孩子起来又去撞了一次,我忙着起身站了起来,把身上的红线拿了出来,绑住了镇魂钉朝着小孩子头上的莲花扔了过去,莲花被套牢了我朝着回来拉了一下,一片花瓣被我拉掉下来。

    “啊!”小孩子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哭声撕心裂肺,比杀了他都要难受,我沉了一口气,真是造孽。

    此时我也顾不上其他了,一把镇魂钉都拿了出来,一边念着心经一边朝着小孩子走过去,我打算用绑了镇魂钉的红线把小孩子先绑住,这样起码还能等到叶绾贞他们过来。

    小孩子被我逼到了死角上面,小孩子开始像是一个猛兽一样,朝着我龇牙,只是可惜,小孩子的舌头已经把那些可恶的莲花根茎穿透,弄得血肉模糊,嘴里开始淌出一些浓稠的血水,对我已经不能做什么了,倒是那朵莲花,越发的艳丽非常。

    咬了咬牙我把手抬起来,打算先把小孩子给绑住再说。

    许是我太专注了,所以身后有个人我都不知道,结果那个少妇一上来就给了我一台灯,我也只是觉得头上一凉,什么粘稠的东西便从我头上流了下来,嘀嗒嘀嗒的落到了地上。

    眼前一黑,身体一沉便倒了过去,手里的红线也就倒了。

    此时我还有些意识,睁开眼看着那个把我打到了女人,我倒是没有怪她,反倒是想着自己也太没用了,就打了一下怎么就晕倒了,实在是太没用了。

    同样身为一个母亲,我能理解她要救下孩子的心情,想到我的紫儿倘若成了这个样子,我也不会放弃,所以我看到女人蹲下要把我的佛珠拿走的时候,我朝着她是笑着的。

    女人看着我毫不犹豫的拿走了佛珠,我也因此闭上了眼睛,一睡过去便人事不省了。

    等我再度醒过来,眼前已经不是那个地方了,陪着我的很多人,欧阳漓就坐在我身边,脸上一片冰冷,手紧紧握着我的手,看见欧阳漓我忙着缩了缩手,但很快又因为他的手很冷由着他去了,在我看来欧阳漓肯定是心又疼了。

    看我醒了欧阳漓问我:“醒了?”

    我倒是没说话,一屋子的人都走了过来,叶绾贞哭的眼睛都红了,宗无泽也是满脸的愁容,半面也起来看我了,一边的宇文休也走了过来,这么多的人看我我还真不自在,感觉呼吸都有点困难了。

    抬起手我摸了摸自己的头,问他们:“那个孩子和孩子母亲呢?”

    “还是活不了了,早就已经死了,孩子的母亲也疯了。”听他们这么说我的心有些沉重,但我什么都没说,只是看了一眼窗户的外面,我总觉得,这个莲花因为我才生出来的,虽然我不知道它是个什么目的,但我知道这是一场殊死搏斗,不是它死就是我亡,问题是它害了太多无辜的人。

    靠着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朝着半面说:“佛珠呢?”

    低头看我,我也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发现佛珠竟在我脖子上面。

    半面弯腰下来,把那颗我绑着红布条的珠子解开,里面竟然已经完好无损了。

    “多亏了它,不然我就没命了。”我说着想拿下来给半面,半面则说:“你先戴着,我想要了自然拿回来了。”

    屋子里面人多,半面又这么说我也没再说什么,倒是欧阳漓握着我的手说:“你身体不好,先休息。”

    欧阳漓起身给我盖了盖被子,我虽然不是很愿意动弹,但还是听话的躺下了。

    等人都走了我才睁开眼睛看欧阳漓:“你也回去吧。”

    欧阳漓看我说:“今天我不走了,留下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