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明显叶绾贞是有打算的,不过这事大家都没权利决定,决定全在宗无泽的手里,宗无泽要是答应了,别人也是没有异议的。

    而结果宗无泽还是答应了的。

    其实宗无泽会答应的这事是在我意料之内的,不管怎么说,叶绾贞是宗无泽的师妹,叶绾贞的徒弟也就是宗无泽的师侄,宗无泽又没有收徒弟的命,自然会对轩辕烈好的,别说是宗无泽了,就是半面,想必也是这种想法。

    只不过宗无泽那边答应下来,我还是跑到半面那边去了。

    半面正在扎小人呢,而我每次来半面都在做这个,也不知道多少人家要用,估计都能弄出一个军团来了。

    见了半面我便凑了过去,而后坐在半面身边帮忙,半面便问我:“你怎么来了?今天没事了?”

    “你不是也没事。”如今叶绾贞有了徒弟就把我和半面忘了,我没意思,半面肯定也是不好过的。

    不过听我说半面倒是一点也不生气,反倒是说我:“难得有几天清闲的日子,不在家里睡觉,大半夜的跑出来,欧阳漓这两天看来很闲。”

    我没说话,欧阳漓也不是绳子,还能一直拴着我么?

    坐了一会,帮半面扎了一些小人,太晚了我也就回去了。

    第二天我们正打算去学校的时候,门外来了两个年轻的男人,两个人都在二十五六岁上下,说是专门来找宗无泽的,叶绾贞便给请了进去。

    不是我说,宗无泽叶绾贞有了轩辕烈这个徒弟开始,她做事有板有眼的,再也不会那么没规矩了,也只有和我单独在一起的时候,还像以前那样,说起话不管不顾。

    偶尔叫我一声狐狸,我便浑身觉得不适应,许是我把狐狸已经忘了,所以才会这样子的。

    叶绾贞请两个人坐下,而后叫他们等了一会,宗无泽从里面没多久便出来了,过来后坐到了两个人的对面,赶上轩辕烈也从门外进来了。

    轩辕烈倒是很懂规矩,看见有人来了,便走到叶绾贞身后站在了那里,我就在一旁,自然不会看不见,轩辕烈看到我还是打了个招呼的,虽然只是一个眼神,可我还是觉得不自在,于是便看了一眼欧阳漓。

    欧阳漓出来之后也停下了,但他不是个站着听人说话的人,于是便当人不让的坐在了那里。

    此时宗无泽问那两个人:“你说你们是下河村的村民。”

    “是,是我们师父要我们来找你的,这是他的物件,您看看。”两人十分的恭敬,从身上拿出了一块银白色的牌子,上面画了一只老鼠。

    宗无泽仔细的看了一会,这才说:“你们说一下是怎么回事。”

    “事情还要从两个月前说起,我们村里的一户人家,出门捡了一个女人回来,那个女人说是路过的,遭人抢劫了,她跑了,东西都丢了,希望我们那个村民救救她,当时看着有些可怜,就把人留下了,但是自从那个女人来了村子之后,村子里面就发生很多怪事,开始是一些猫和狗死了,血流干了,成了干尸,后来就有大牲口,比如牛马死了,同样都是血干了,成了干尸。

    我们师父已经在查这件事情了,但是再见到那个女人之后便有些神志不清,就在昨天夜里,师父把这个给了我们,叫我们来这里找你,说你一定会帮助我们。”

    两人说完宗无泽便把那个银牌子给了两个人,并且说:“你们等我一下,我现在就过去。”

    宗无泽起身便和叶绾贞说:“我要去一下下河村,今天不去学校了,你们帮我请假吧。”

    “师兄,我和轩辕烈陪你去。”叶绾贞忙着说,轩辕烈估计也想要见识一下,所以也满脸的期待。

    到是我们其他的人,特别是我,担心宗无泽行不行。

    “你们这次不要去了,我一个人去好了。”宗无泽这次倒是没允许叶绾贞跟着。

    “师兄我——”

    “不用说了,这件事你不用去了,你去不合适。”宗无泽也懒得解释,到是一旁的欧阳漓说:“我陪你去。”

    宗无泽抬头看着欧阳漓,不想他竟然答应了。

    我心里便觉得,肯定是什么棘手的事情,要不然宗无泽这种脾气,是不会答应的就是了。

    “我不在你躲去半面那里,帮忙半面。”欧阳漓要走了朝着我说,我便点了点头:“我知道。”

    “我会照顾她。”忽然的,宇文休在我对面说,我便尴尬不已,而且我也不领情,我是不需要他来照顾的。

    欧阳漓也说:“不用了。”

    这声音固然是冷漠的,但宇文休并不理会,目光依旧坚定。

    “走吧。”宗无泽稍做准备便从里面出来了,那两个年轻人在前面带路,没过多久欧阳漓和宗无泽的人影便消失了。

    没跟着一起去叶绾贞还是有些遗憾的,不过身为师父叶绾贞表现的到是很平静,竟说:“这次没有机会,下次有的,你把我教你的好好学,会有用处的。”

    叶绾贞说完轩辕烈也说:“我知道。”

    看着这对师徒我到是觉得挺好笑的,于是便笑了笑转身走了,随后宇文休便跟着我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说:“这几日天象不好,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我昨夜做的梦也不好,你小心一点,还有——”

    宇文休说着回头看了一眼正研究什么事情的叶绾贞和轩辕烈,转过身朝着我的手腕看了一眼,我低头手腕上还有一条红绳,红绳上面是一个银铃铛。

    “这个东西,不管因为什么,都不许解下来,欧阳漓不在,我不希望你出事,你尽量都在我的范围内活动,放学我会过去教室门口接你。”宇文休说的很严重似的,我虽然知道他这人不好,但还是点头答应了,心里还是清楚的,宇文休对我还是不错的。

    见我答应宇文休好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而后把自己的罗盘,也就是我的小银拿了出来。

    “你身上没有什么护身的法宝,这个你先带在身上,即使不能救你,也会抵挡一阵,等我过去。”

    低头我看了一眼宇文休送出来的小银,曾几何时我把小银当成宝贝,可后来我才知道,没有了小银宇文休就没有了法器,我断然不能拿过来。

    “我不要,我不会走得太远,你放心,我不会有事,我有泥巴鬼,还有红绳,还有玉。”

    我把自己有的都列举了出来,但是宇文休还是把小银给了我:“那不一样,你先带着,晚上我教你怎么用。”

    宇文休坚持,我这人不禁说,路上拉拉扯扯的也不好,便把小银收了。

    转身我说:“等欧阳漓回来了,我就还给你,免得他生气!”

    宇文休则说:“他回来之前我收回来,免得你担心。”

    “别学我说话。”我说。

    “嗯。”宇文休答应下来。

    回到学校我便开始上课了,一切也都正常。

    下课我便去外面看看,也是为了让宇文休安心,老实说我这人感情薄,什么事都不往心里去,有些时候忽略的多记住的少,再加上一点没心没肺的本性,很多的事情也就成了淡淡如水了,别人纵然对我好,我记住的也都平平淡淡。

    但有些事情久了,心里难免留下一抹唏嘘,从开始到现在,宇文休不管做什么,其实都是为了我,我就算是铁石心肠也早就看清楚了,只是我不懂怎么回报罢了。

    毕竟我心有所属,对他还是宗无泽都没有办法给予,傻子也是知道朝着对她好的那人笑一笑的,何况我还不是那般傻。

    未免宇文休担心,我便一下课了就往外面跑,叶绾贞便说我脑子有问题,跑出去放风似的回来,上了课再跑出去。

    我想说,那也比你好,光是担心你徒弟,你徒弟管不管你还不知道呢。

    这一天上课下来跑的腿都疼了,不过到是心安理得的了。

    放学我在外面等着宇文休呢,结果宇文休没来轩辕烈到是来了,估计是来找叶绾贞的,所以我也没打算搭理轩辕烈。

    只是跟什么人学什么人,轩辕烈颇有点和叶绾贞一样的意思,走来还和我主动说话。

    “我送你回去。”轩辕烈说,我便说:“不用了,一会我和宇文休回去。”

    听我说轩辕烈有些以为,问我:“你和宇文休很要好?”

    “马马虎虎,我其实和谁都一样。”其实我说的是实话,我确实没觉得我和谁太好过。

    听我这般说轩辕烈反倒是笑了的:“可我看你对谁都那么好,唯独我,每次我看你你都把脸转开,是不敢看,还是根本不愿意看?”

    轩辕烈这话说的,我有什么不敢看的,难道不是每次他都盯着我看,我才把脸转开的?

    “你也不要误会,我这人有时候是容易忽略一些事情,所以你还是不误会的好,叶绾贞马上出来了,我先走了。”说完我便走了,轩辕烈还想说什么我也听不见了。

    而我还不等出来,便看见宇文休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一个本子。

    见到我宇文休便停下了,他是在等我。

    等我过去,宇文休便转身朝着外面走,如今学校里面到处都是关于我的言论,版本居多,有的说我是宗无泽的表妹,所有的老师都照顾我,有的说我和欧阳漓是从小定了亲的,所以走到哪里欧阳漓都带着我,也有人说宇文休暗恋我,和我是从没青梅竹马的,因为我和欧阳漓订婚了,他心有不甘,才来这里找我的。

    总而言之,版本居多,其中一个说我学了什么妖术,专门迷惑男人的。

    这个我觉得最靠谱,所以从来也没反驳过。

    出了门宇文休便叫我把小银拿了出来,还教我了一套咒语,说是用到的时候念咒即可。

    其实我听着和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没什么区别,于是便也不再多问了。

    而这一路宇文休一直在教我防身之术,恨不得这一晚把他的毕生所学都传授给我,弄得我满心好奇,而我哪里知道,宇文休是算到了他命有此劫,陪我的日子怕是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