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到了地方,两辆车停下,女汉子便从车上下去了,车上没人欧阳漓才说:“过去的事情我已经想不起来了。”

    “我记得。”我说,欧阳漓的手慢慢放开了一些,但他的心始终不够坚定,好像他心里还是很愧对王楠楠,推开车门从车子里面下去了,而我只能回味一下他留在我指尖上面的温度。

    看着欧阳漓离开我也跟着下去,眼前是一栋豪宅,宅子的里面漆烟一片,照理说此时已经天烟了,如果家里有人,灯应该是开着的。

    “去叫门,看看有没有人出来。”欧阳漓说完有人跑去叫门了,门铃按了好一会,里面也没人出来,欧阳漓走去看了一会,拿出手电朝着里面照了一下,一个火星子忽然便消失了,好像什么东西在里面,一眨眼跑掉了似的。

    欧阳漓的手电再去找,便找不到了,院子里面一片漆烟。

    欧阳漓回头看我,我便抬起手算了算,但因为看不清眼前是什么样的宅子,分辨不出具体的格局,加上天烟,今天晚上没有月亮,到处漆烟一片,就是房子后面是什么都看不太清楚,这事便有些麻烦了。

    报案的人到是跟着,我回头去看了一眼那个报案的人,走去问:“你儿子这边你想必经常的来,房子大概的轮廓是什么,你能画出来么?”

    “我不会画,我给你说说。”那人到也算配合,我点了点头,那人说房子后面是山,买房子的时候就是冲着后面是山来的,坐落在山脚下的房子,听说是风水好。

    房子占地面积一千多平,房子进去有个泳池,往前去面对大门的是房子,三层的别墅,别墅很大很宽敞……

    老头说着欧阳漓走了过来,跟着我一起听了一会,听完了问我,我摇了摇头,老头说的就是个大概的轮廓,其实别人家的房子也都这样,看不见主房屋,我根本就看不出来什么,何况老头子说后面有座山,是座什么样的山也没人知道。

    “你在这里等着,我们进去看看。”说完我便转身朝着里面走去,站在别墅门口拿了一个特别的小工具出来,欧阳漓看我打开密码锁轻车熟路,便问我:“我也会?”

    我看他:“你不用开,锁都能开,自然不稀罕用我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我这个是个师父的独门绝学,只传给了我。”

    我寻思着,叶绾贞估计是想要教给别人,别人也不见得跟她学,也只有我才真心的喜欢这事,谁让我们臭味相投了。

    “你还有师父?”欧阳漓问我我便有些沉默了,我可不是有师父么,而且还有很多的师父。

    老头子走得早,他真的教会我的其实并没什么东西,但他给我留下的却有很多的回忆,让我这辈子都不能忘记了。

    其余的宗无泽是我师父,叶绾贞是我师父,半面是我师父,就是宇文休都是我师父,宇文休是最特别的一个,他是最想要收我为徒,却始终不能得长所愿的。

    要是真的有下辈子,他们和我再重聚,不知道我们还会不会这样难以忘记。

    可惜我还没有老去,欧阳漓已经忘了我,这些到是我没想到的事情。

    “你师父是什么人?”欧阳漓今天的话还不少,于是我便跟他说:“你是我师父。”

    欧阳漓忽然没反应了,我看着他便笑着说:“很多东西都是你教给我的,不过你要非要想知道,我到可以告诉你,僵尸鬼也是我师父。”

    “僵尸鬼?”欧阳漓一脸莫名,我便说:“没错,僵尸鬼,欧阳祁不光是你弟弟,还是我师父,也是一只僵尸王。”

    欧阳漓的脸色有些变化,估计是接受不了,但更叫他接受不了的,想必是在后面了。

    于是我加把劲又说:“僵尸鬼是僵尸王,我们的儿子叫他皇叔,你说你是什么身份?”

    我看了一眼欧阳漓,悠然中漫不经心的眼神,欧阳漓愣了一下:“我是鬼?”

    周围此时没有别人,而且咋咋呼呼的都在说怎么回事,欧阳漓说这话的时候自然也就没有人听见,而我也没有隐瞒他,越发坦荡的眼神也说明了一切。

    欧阳漓显得意外,许久也没有说一句话,我转身看着走来的女汉子,把身上的镇魂钉拿了出来了几颗,教给了女汉子::“每个人一颗,之后别人陪着老头子在这里等着,你去我住的地方,进去给我拿一些东西过来,越快越好,到了之后我会出来找你,不用喊也不用叫,你来了我就知道。”

    女汉子的脸色有点不好,车灯的映照下格外的苍白。

    “是不是里面?”女汉子要说什么我便摇了摇头:“你别说,走吧,你开车过去,路上会有人护送你,你不用担心,别回头就好。

    进门之后你去我住的屋子里面,床头那里扔着一个烟色背包,你把背包拿过来。”

    “那我走了。”女汉子也不拖拉,把手里的镇魂钉分下去,转身便走了,我则是抬头看着院子里面。

    “我要进去,你要是想听跟我进来,不想听在外面等着我,其他的人不用进去了,都进去我也照应不过来。”

    我说着便要进去,欧阳漓便说:“都不要进来。”

    别人果然都没有进来的,而后我便先走了进去,进门后便将身上带着的红线拿了下来,把一捧镇魂钉拿了出来,在门口开始打镇魂钉。

    打镇魂钉是我在宗无泽那里学来的,但是宗无泽的镇魂钉打的不如半面的,我又去半面那里请教,学了半面的之后,我忽然发现半面的镇魂钉不如宇文休的,我便又去找了宇文休。

    我用三个晚上,学会了三个人的镇魂钉,宇文休说我是贪得无厌,但那时候我是在梦里面,我便说,我并不是贪得无厌,我这是有备无患。

    宇文休后来便无言以对了。

    其实镇魂钉也是要一定修为的,特别是地方打的时候,光靠蛮力不行,但是这东西又靠的是真功夫,没有两下子又不行,奈何我是个没有功夫的人,就算是 你现在所看的《阴魂夺命:鬼夫上身夜索欢》 第六百零五章舍利佛胎之子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阴魂夺命:鬼夫上身夜索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