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是敢碰我,我肯定不会和你算了,回头我丈夫把你大卸八块。”我说完便去了床上,我要睡在床上才行,不然要弱水睡在床上,我不就要睡在地上了,这么不划算的事情我自然不会去做。

    看我上床躺下,弱水直接把我说我丈夫把他大卸八块的事情忽略了过去,直接要上床,我就说:“你要是上来,等我变回珠子就永远离开你。”

    弱水愣了一下,坐在床上看了我一会,冷然道:“你威胁我?”

    “我是威胁你。”我说着朝着弱水看了一眼,弱水眸子一阵冰寒:“你这样威胁我,我就应该惩罚你,你真是不听话,还不知好歹的女人。”

    “那你还抓着我不放,你看谁听话,谁知好歹你就去找谁,何必要赖着我,你以为我就喜欢你了?”我说完白了一眼弱水,翻身睡觉,故意躺在中间,不给弱水留地方。

    弱水坐了一会与我说:“你在我怀里转来转去的时候你怎么不这么说?”

    “你这人脑子是不是有问题,那时候我是珠子,我知道什么,自然就不会在意。”

    我说完弱水问我:“你要这么说,难不成是想告诉我,你变成珠子就把我给忘记了?”

    “为什么要告诉你?”我抓住机会问,弱水起身拿了一把椅子坐到了椅子上,说道:“那我这样总行了?”

    我看了看弱水,于是勉为其难的点头:“看着还好。”

    “那你能说了?”弱水故作不悦,但我看他那双好看的眼睛里面,却都是笑意。

    “你得答应我,晚上不能上来,不然我明天就跑,你抓我我也跑,我要是跑了,你抓我,不就什么都做不了了?”听我这么一说,就笑了:“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不跑的话,我今天就不上去,这要是本尊的天宫里面,想要陪着本尊的人多得是,也只有你这人间的女子,这样不爱惜本尊。”

    弱水不管怎么说,我都不理会,他说了一会看我不言语,问我:“那你现在能说了?”

    “嗯,我要想一想。”说完我又想了一会:“忘不忘我也不清楚,有时候会忘了,有时候会记得,好的记住了,不好的就忘了,你也不要抱很大的希望,我是担心我会把你忘记。”

    “你会担心?”弱水不相信我的样子,我自然也没有理会那么多,弱水就是个多疑的人,我也不能解释什么,就算是我解释了,他也不相信,那我就不需要解释。

    而此时弱水就跟着魔似的,见我不说话,他自己又说:“既然你会担心,我和你之间,想必都是好的,我看你就都记住好了。”

    我寻思一会没说话,弱水便说:“那你为什么会变成珠子?”

    “这个我也不知道,原本我是一家棺材铺的棺材铺老板,是一个驱鬼师,但后来我也不清楚,怎么就变成珠子了,这事有时间我也要问问我丈夫才行。”

    听我说到丈夫二字,弱水便脸色不悦,于是便说:“以后少和我提你丈夫,你哪里来的丈夫,要是你再提他,我就对他不客气了。”

    “那你有本事去找他好了,我就担心你不是对他不客气,而是他对你不客气,好歹我是他的妻子,你这不明不白的把我抓来,他的脾气有些火爆,回头把你怎么样了,你后悔来不及。”

    “火爆,还会有魔龙的脾气火爆了?”弱水好笑,笑意不达眼底,我寻思了一会:“差不多吧,我以前也觉得他这人脾气不错,但前些日子我就觉得他的脾气实在不好。”

    这让我想起了欧阳漓收拾魔龙的那件事情,火云还不是乖乖去找了叶绾贞,要不然那不是要把魔龙给烤焦了。

    魔龙那么的不听话,欧阳漓也不是个手软的人,后果可想而知了。

    “那我以后还真要看看。”弱水说完便安静下来了,而我轻哼一声说道:“你去找他最好,他那个人就是不怕惹麻烦。”

    说到这里我都要闭上眼睛睡觉了,又把眼睛给睁开了,我问弱水:“你们四大神尊一直都在天上?”

    “不在天上在哪里?”弱水好笑,看这个平凡小女子一样看我,我想了一会:“那地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也都知道?”

    “那要看什么事情了,也不是所有事情我们都知道。”这个到是可能。

    弱水若有所思:“你想问什么,问我便是。”

    “我想问,你知道最近最好玩的一件事,关于三界的是什么?我早在前段时间可是听说了。”我说着故意饶有兴致,想要看看弱水样子。

    弱水毫不在意想了想:“你说的莫不是佛祖转世的事情?”

    “你也知道?”我表现的十分惊奇。

    “自然知道,还听说佛祖收了不少人,最可悲的就是青莲和九尾白狐,他们两个为了佛祖这次转世付出不少,但最后还是落得散了灵气,留下两个转世,可算是可怜。”

            弱水这般说我看着他问:“你这话如何说,有什么可怜之处?”

    “自然可怜,前世散了,也就意味着,他们的缘分只能留到这一世,而这一世倘若修行不够,很快也就要死了,我还听说,这个叫小宁的女人,是个没有阳寿的女人,这就是说,有可能这个叫小宁的,早就死了。”

    我默了一会:“那佛祖肯定早早就知道这事?”

    “那是自然。”弱水说了之后我寻思了一会,又是一阵沉默,而后我才说:“那要是你这么说,岂不是在告诉我,是佛祖故意不给他们机会的?”

    “可以这么说。”

    “你怎么知道,兴许是错怪了佛祖呢?”

    “我有什么不知道,我是弱水,佛祖的那点心思,我会不明白,人鬼殊途,小宁乃是人,和鬼王在一起,这就是个笑话,天理不容, 你现在所看的《阴魂夺命:鬼夫上身夜索欢》 第八百六十章 着了道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阴魂夺命:鬼夫上身夜索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