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伦将军大胜归来,当朝皇帝召见,并且赏赐了两样东西,一样是骁勇大将军的头衔,另一样则是当朝公主,和硕公主。

    而且公主自愿做个侧室,这事就让呼伦将军为难了,皇帝的女儿给你做妻子,这可是天大的荣耀,你不要已经是罪过,何况要做个侧室了。

    这事就让呼伦将军为难起来,而当时的公主也事貌美如花,年华娇娇。

    呼伦将军没有马上驳了圣意,而是说回去先想想,皇帝也算是开明,就给了世间回去想想,而就这种情况下,整个将军府都陷入了惶惶不安之中,不管如何,不接受就是死罪一条,灭门是一定的了,但将军府上上下下的人太多,呼伦将军和夫人跑的了,将军府上下的这么多的人跑不了。

    呼伦回去叫妻子逃出去,只要妻子不在府里面,呼伦也就高枕无忧了,公主来了之后在说公主的事情。

    但问题是,呼伦将军的夫人还有娘家人,跑了也是不行。

    这么一来,死活都不是了,夫人想过要悬梁自尽,但将军说不妥,要是这样也是诛九族的大罪。

    呼伦没有办法,最后与夫人商量,只能先委屈答应,要是公主是通情达理的人,以后也好说,和公主说下,要她坐正,这样兴许事情好办一点。

    夫人也是这么想,毕竟天下男人没有多少是从一而终,这一点她也早就看开了。

    答应之后公主专门来到将军府拜访将军的这位夫人,夫人看公主不是那样跋扈的人,心里放了一口气下来,对这个公主也有几分喜欢,而不久之后公主下嫁将军府,将军府也事张灯结彩,皇帝的女儿出嫁,自然不会笔其他的女人,不说举国欢庆,也差不多了。

    而这个公主嫁到将军府也一直都相处和睦,将军一开始并未与其发生关系,但每隔一日为了不落下冷落公主的罪名,就会去到公主的院子,两人凭茶对弈也都是平常的事情。

    很快,公主贤德也就传扬开来,但公主始终没生出孩子的事情,一日两日无人说起,半年一年的也就盛了街头巷尾的一件事情了。

    而这也让皇帝大为不满,他觉得自己的女儿德才兼备,品貌兼优,却没有生孩子,这事情就出在呼伦将军身上,而当时也很奇怪,别说是公主,就是将军夫人也没有生个一男半女,而这位将军夫人和呼伦将军,成亲也已经有十年了,十年却无所出,这时候的皇帝有点后悔了,没考虑到这些就把女儿给嫁出去了,觉得是害了女儿。

    为此,皇帝派出了几个御医,专门给这位呼伦将军看诊,结果答案是一切正常。

    其实这已经让将军很蒙羞了,不论这事是不是问题出在他身上,事情都是出了,也就实在不能让人接受。

    自此谣言传的满天飞,呼伦将军不能人道的事情,也就成了一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事情,就是将军府里面的人都在议论这件事情,其原因也无非是,要是真的能够人道,也不会冷落公主这么长的时间。

    朝中此时也因为这件事情在议论纷纷,有些对呼伦将军看不顺眼的,也都在这个时候站出来为公主鸣不平,一来二去就把呼伦将军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此时最着急的莫过于将军夫人,公主有皇帝撑腰,大不了休夫,但将军为人刚强,对他而言这就是莫大的打击。

    无奈之下,将军夫人才劝说将军,说是问题可能是在她这里,希望将军能和公主在一起,这样也说不定能生出一男半女,而将军夫人那时候也确实把公主当成姐妹,将军开始并不同意,但后来还是答应了。

    为了此时三人大费周章,最后总算有了消息,不久之后公主果然怀了身孕,而这事也终于位将军洗脱了罪名,而此事也将将军夫人推至众矢之的,自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虽然公主和将军免生求见,苦苦哀求,但是最后这事还是没能让将军夫人逃出一劫,皇帝亲自下旨,命令将军休了将军夫人,而这事情也就成了一件铁板钉钉的事情。

    此时公主身怀六甲,将军夫人也被赶出将军府,这样一来,整个将军府就是公主独揽大权了。

    而将军夫人在此时也奇迹的怀孕了。

    将军高兴不已,并且找到公主说了这件事情,公主也很意外,因为她的孩子不是将军的,她也不相信将军夫人是将军的孩子,这事可想而知。

    但公主卧薪尝胆这么久,自然不会此时暴漏,结果就引发了一连串的破坏,将军夫人被休是小,孩子未出生之前也是屡遭迫害,到了孩子出生的前,将军夫人被抓到,整个人被开膛破腹,孩子取出来,将军夫人死不瞑目,眼睁睁看着公主把孩子给摔死了。

    从此将军府夜夜闹鬼,之后呼伦将军也不知道怎么把这事知道了,提刀把公主给砍了,皇帝震怒,下命把将军府一干人等全部处以极刑,就成了灭门惨案。

    这件事情轰动了整个朝野,但是公主是被砍死的,砍得时候刀没落到肚子上,公主的怨气都积压在了肚子上面,就有了现在的这件事情。

            公主肚子里面的小鬼变成厉鬼,将母亲公主的怨气都给吞掉了,就剩下现在的这个。

    听得我都心累了,也到了中午时分,我一看这天气这么的好,便找了个地方先去坐着去了,坐下我便说:“要这么说,这只小鬼都有几百年了,那怎么刚刚出事呢?”

    “鬼也有鬼道,有些鬼也知道不该出来。”白毛鬼这般说我朝着周围看了一眼,她要是这么说,我倒是能理解。

    坐了一会,我问白毛鬼:“你现在是什么级别的?”

    “没级别。”白毛鬼这般说我无语了,和他如同鸡同鸭讲,不说也罢。

    看我不说白毛鬼也不在说了,坐了一会赤魔和五官王从对面走了出来,由于昨晚的那件事情,我就留了个心眼,看见赤魔和五官王先起身扫了扫屁股,看看白毛鬼的反应,他要是买啥反应多半没有什么事。

    我估计我的能力也事没有全都恢复,说不定拿一下不好,就给打回原形,变成珠子了。

    此时我能活脱脱的站在这里,也都是因为我身边有事,到处都是鬼,要不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了。

    看看白毛鬼没有反应,我便起身站了起来,朝着五官王那边看看,借着光看了看,五官王身后确实有影子,我才放心许多。

    最近眼睛不好使,是人是鬼斗看不出来了,惭愧惭愧,实在事惭愧啊。

    “大哥。”见到五官王我各位的亲切,去到五官王的面前, 你现在所看的《阴魂夺命:鬼夫上身夜索欢》 第九百章 屋子诡异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阴魂夺命:鬼夫上身夜索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