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难缠么么哒

南城明月 作品

    “咦,墙壁上有画,快看。”

    小恒忽然指着两边的墙壁,喊了起来。

    我们凑过去一看,果然见砖石垒起来的墙面上,出现了一幅幅的壁画,那壁画尽管经过了不知道多少的岁月,但看上去依旧还是清晰无比。

    美轮美奂。

    “这壁画该不会讲的就是,幻绝门的事吧?”

    叶群疑惑的嘟囔了一句。

    我跟容麒也细看了一下,发现壁画上,主要画的都是一些,求仙炼道,祥云飞升的事情,上有仙鹤飞舞,下有童男女侍奉,显得很仙风道骨。

    而千年前的幻绝门,在修炼幻术的同时,似乎就主要修仙问道。

    所以有这样的画面,也很正常。

    我们顺着画面,继续往下看,发现这些壁画,就跟讲故事似得,一副接着一副,里面还有一个主人公,就是一个仙风道骨的道士,似乎也就是,当时,幻绝门的掌门。

    不过刚开始的画面,这个掌门,还并不是掌门,就是一个衣着朴素的道士。

    之后他云游各方,一日,在一个雷雨的夜里。

    电神雷鸣,他路径一处荒郊,无处避雨,就在焦急的时候,他突然看到,远方有闪电的地方,好像有仙气飞舞,然后他就看到,一重重的天阙。

    出现在了远处的天空。

    天阙中,隐隐还能看到,有仙人走动。

    这掌门当时欣喜若狂,难道当真是上天垂帘,知道他一心求仙,特意让他一睹仙宫的风采吗?

    也顾不得大雨倾盆,这掌门当即打马就朝仙宫天阙的方向冲去,壁画中,立刻出现了一副,一匹快马,累死的画面,而马上的人,就是爬。

    也要爬向那仙宫。

    可惜,他没有爬到,雨就停了,他除了看到一抹绚丽的彩虹,什么都没看到。

    不过他还是觉的,这里就算没有仙宫天阙,但也应该是个神奇的地方,于是他独自进山,并在山中发现了一个黑洞,那黑洞很深,像是直插幽冥一样。

    看着画面中,这个深不可测的黑洞。

    用我们现代的话说,感觉应该是天坑。

    要么说修仙求道的人,精神都不太正常,这么危险的天坑,这个人居然觉的应该是上天对他的考验,然后他居然就……纵身跳了下去。

    而庆幸的是,这个人并没有死,他活着爬了上来,不仅爬了上来,手里还拿着一株神秘的植物。

    这个人把那株植物直接吞下,然后神奇的事情就发生了,他原本半白的头发,居然变成了年轻的漆黑色,不仅如此,身上原本的伤,也全部都不药而愈。

    看到这里,我们不仅暗暗咋舌。

    “真的假的?”

    我抽了抽眉毛,道:“怎么看,怎么像是在给自己往脸上贴金。”

    “在看看,有没有三生棺的事。”

    容麒飞快的道。

    我们正要继续往前走,看下一副壁画记录着什么,可我一抬脚,玉像的影子,忽然就出现在了我的脑海,这种情况我还是第一次出现。

    女像主动浮现。

    难道她在像我预警什么?

    一念至此,我大声喝道:“都别动……”

    “怎么了?”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试图再次开启自己的梦眼,却发现,我梦眼所看到的前方一切,都是一片朦胧,什么也看不清,怎么会这样?

    “我感觉,我们是不是有进入了一个幻阵?”

    叶群也怀疑道。

    “怎么说?”

    “我们自从进入神仙墓,一切真真假假的东西就都很多,但我们如何保证,我们此刻眼前看到的,就一定是真的?”

    叶群说的有道理。

    我想了想道:“至少,刚才我们走过的那个走廊,还有廊上的镜子,是真的。”

    容麒点头:“如果非要说这一切可能是假的话,那就是从我们离开那个走道,来到这里之后……”

    “那盏灯!”

    容麒的话点醒了我,如果非要说不同的,那就是那盏我们进来后,亮起来的灯,“这里根本就没有灯,灯火是幻绝,其实我们一直置身在黑暗,是灯在误导我们……”

    一念至此。

    容麒直接飞出一团鬼气,那烛火就灭了。

    而灭了以后,我们的周身,立刻陷入了一片漆黑。

    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

    然后就见所有人,拿出了随身携带的照明工具,而不找不要紧,一照,险些吓一跳,因为的眼前,哪里是什么过道走廊,而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深坑。

    而如果刚才我们行差踏错一步,现在我们已经掉下去了。

    “我的妈,吓死宝宝了。”

    小恒心有余悸的拍着胸脯。

    容麒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身为尸妖,他居然对此没有丝毫的感觉,可见,布置这里幻阵的人,手段何其的高明。

    “儿子,墙上的画也没了!”

    老疯子打着手电,叫了一声。

    我们侧目看去,果然,墙壁上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了。

    那壁画压根就没出现过。

    “怎么办?”

    “前面你是深沟,我们回头了,但回头只有一条路,就是我们来的路。”叶群为难的道,如果我们在按照原来的路退回去,那又有什么意义。

    不过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对了,你们记不记得,那个秦牧曾说过一句话……”

    “那个秦牧?他肯定不是好人。”小恒一脸愤恨的摇头。

    我道:“就算他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也许,他说过的话,也不全都是假的,我记得那个秦牧说过,这里并非只是幻绝门的神仙墓,还是一处上古的遗迹,幻绝门也只是后来者而已。”

    “这让我难免……联想起刚才的壁画。”

    虽然现在正式,那副壁画也是幻象,但是,真真假假,一时我们都还参不透。

    我们几人对看了一眼。

    虽然没说话,但我们心里想的都差不多,退一万步说,如果秦牧说的是真的,我们是不是可以理解为,秦牧,还有破月,并非是为了什么神仙墓。

    而是神仙墓下的秘密。

 &nb 你现在所看的《鬼夫难缠么么哒》 第447章 有画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鬼夫难缠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