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昭月国,同顺二十五年秋。殷王萧绝大破苍夷军,立下赫赫战功,却因伤重不治身亡,薨与上京殷王府,终年二十四岁。

    殷王薨逝的第七日,白绫悬挂,冥纸漫天的殷王府抬进来一顶八人抬的花轿。帝念及殷王一生征战沙场,未曾娶亲,特令国师甄选与殷王八字相合的女子赐与殷王冥婚。

    洞房里,宫内派来为新娘送行的太监,端着三尺白绫走了进来。

    “良辰已到,请殷王妃上路。”公鸭嗓门的太监大声地喊道。

    秋水漫听着这催命的声音,不由的心中发慌,耳旁响起自己爹爹临行前的嘱咐:“漫儿,你别怕,到时候太监会端来毒酒和白绫让你选,记住,一定要选那毒酒。你不会死的,爹爹一定会救你出来的。”

    “殷王妃,请上路吧。”黄忠微微低着头,目光扫了一眼正在深思的秋水漫。

    她虽然贵为丞相府小姐,但依然逃不掉这被赐死合葬的命运,想到这不由的在心底长叹,可惜了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

    秋水漫回神抬头,见一个端着白绫的小太监走了过来。看见那白绫,秋水漫的双眸划过一抹震惊,不禁有些着急怯声的问道:“公公,为何没有毒酒?”

    “国师说了,毒酒死后七窍流血,死状凄惨,特赐殷王妃三尺白绫。”黄忠手中拂尘微微一挥低头恭敬的回着,在他看来不论是白绫还是毒酒都是一样的。

    秋水漫突然站了起来,恳求的声音道:“麻烦公公去给我准备毒酒好不好,我不要这白绫。”

    黄忠不免皱了皱眉有些为难:“殷王妃,这白绫是皇上御赐的,杂家可不敢随意更改,还请王妃上路。”黄忠说着对着一旁的小太监使了个眼色。

    “不,我不要死,不要。”秋水漫突然大声喊道,爹爹说会有毒酒的,说她不会死。为什么会这样?

    她不要死,不要死!秋水漫猛的推开小太监递上的白绫,踉跄着想要逃跑。

    “抓住她。”黄忠眼看事情不妙,立即吩咐道。

    秋水漫想要逃离这里,她不想死,她要回去见她的爹爹,还有她的哥哥,他们还在府中等着她。

    曳地的裙摆突然被追上来的小太监踩住,秋水漫一个踉跄跌倒,头正巧磕在了房间中的方桌桌角上。

    砰的一声,秋水漫倒在了地上。她一双水雾氤氲的双眼睁的老大,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额角处血流如注。

    “黄公公这……”小太监面有犹豫,不知所措。

    黄忠匆匆走了过去,蹲下身子探了探秋水漫的鼻息,已然是死了。黄忠站起身来对着小太监道:“将她额头的血擦干净,不要让人看出端倪。”

    小太监立即照办起来,未了还用了脂粉将伤口隐藏起来,见看不出受伤的痕迹,这才稍稍放心。

    黄忠检查了一遍,见一切妥当这才高声喊道:“殷王妃归天,吉时到,送棺。”

    外面等候的命妇嬷嬷进来验明了正身后,便将死去的秋水漫抬到了灵堂中停放的棺椁里。

    棺椁里还躺着一个身着朝服,面容俊朗的男人,他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一般,一脸安详。此人正是英年早逝的殷王萧绝。

    嬷嬷将秋水漫的尸体放在萧绝的身边,又仔细的为他们整理了衣服仪容,一切准备好后,随着礼官一声高呼:“盖棺,出殡。”

    殷王府内顿时哭声震天,白色的冥纸漫天飞舞。千斤重的棺盖合上,浩浩荡荡的队伍伴随着哭声护送着殷王的棺椁去了陵寝。

    “唔~头好疼。”秋水漫睁开沉重的双眼,眼前一片漆黑,她下意识的去摸吊灯的开关,入手的触感却是陌生的,像是…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