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秋水漫的手胡乱的摸索,突然触到身边竟然躺着一个人,冰凉的感觉袭击心头,秋水漫的头又疼了起来。

    在头疼稍稍缓释过后,秋水漫想起,自己升职成为部门主管请客吃饭,后来就喝高了。

    “阿烨,是你吗?”秋水漫说着推了推身旁的人,她因为升职加薪,决定要给自己的男朋友阿烨一个惊喜,她记得自己喝的晕乎乎的然后来到了男朋友阿烨的家。

    一定是他,他一定是怪自己喝多了,所以不理她。

    秋水漫这么想着,然后用手去摸索着身旁的男人,在触到他的薄唇上时,秋水漫突然俯身将自己的唇凑了过去亲了亲道:“阿烨,你不是一直想要我吗,我想好了,我把自己交给你。你会一辈子对我好吗?”

    秋水漫的话音才落,一双有力的大手突然揽着她的腰将她翻身压在了身下,男人粗重的呼吸扫着她的脸颊,彼此间有淡淡的清香萦绕,秋水漫有些恍惚,这样的味道有些陌生。

    可不待秋水漫细思,唇便被精准的吻上,漆黑的环境里,秋水漫因这一吻觉得有些窒息,好似周围的空气都不再流通。

    男人的吻越来越深,让秋水漫深陷其中,她觉得脑海一片空白,只有彼此交织浓烈又缠绵的吻。

    秋水漫觉得自己如坠云端,衣服不知何时被他褪去,随着那身下撕裂的痛楚,秋水漫的双眼染上了水雾。

    “阿烨……”秋水漫的喃语声在萧绝的耳边的响起。

    萧绝的动作一滞,一丝不易察觉的冷意袭来。秋水漫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想汲取一些温暖。

    “阿烨,我冷。”秋水漫不自觉的呢喃着,一双小手在他的背上摩挲。

    萧绝的寒眸如同染上了烈火,他抑制着心头愤恨的感觉,棺椁里的空气越来越稀薄,萧绝猛的一掌将头顶的棺盖移开,黑暗慢慢散去。

    萧绝终于看清躺在他身下的女人,她闭着眼,有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滑落。她生的极美,尤其有一种楚楚可怜,我见犹怜的美。

    但是萧绝想起她口中喊的名字,心底的火焰再次燃烧了起来。他俯身突然加快了动作,狠狠的撞击着她,像是发泄,又像是惩罚。

    秋水漫疼的失声哭了出来,可身上的男人却分外的不温柔,似是要将她揉碎一般残暴的对她。

    身体的痛楚随着头疼一阵阵的传来,伴随着越来越重的深入和释放,秋水漫终于抵抗不住昏了过去,只是在她昏过去的那一刹那,秋水漫终于看清自己身处的坏境和身上的那个男人。

    这不是在自己男朋友的家中,他也不是阿烨?这是在……棺材里!

    秋水漫浑身一震,一抹灵光闪现的记忆飞逝流去,那混乱的画面伴随着漫天的痛楚将她淹没,自己这是……穿越了?

    秋水漫的双眸一合,晕了过去。

    陵寝地宫的石门有脚步声传来,萧绝侧耳细听,微弱的对话声传来。

    “三小姐向来不受宠爱,为何相爷非要我们将三小姐救出来呢?”男人的声音带着不解和疑惑。

    “相爷的心思岂是我们能猜透的,赶紧走吧,晚了小姐该憋死了。”另一人说着,脚步匆匆临近。

    萧绝起身,抓起棺椁里自己的朝服穿上,随后跳了出来。石门打开,两个蒙面的男人闯了进来。

    两人见背对着自己的男人,穿着萧氏皇族象征自己身份的一品朝服,不禁一愣。

    “秋相派你们来的?”萧绝转身,俊逸不凡的脸上浮现一抹杀气。

    两人看见萧绝的容貌为之大惊失色,那本应该躺在棺材中的人竟这么站在他们的眼前。“王爷,你没死?”其中一人最先反应过来,脸上的震惊掩饰住心底的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