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萧绝轻笑一声,步影如风,逼近那两人,只一招就轻松钳制住了他们。

    “秋相让你们来干什么?是来看看本王究竟有没有死吗?”萧绝居高临下的俯视他们,质问的声音异常的冷冽。

    这两人被擒后的第一反应就是咬破藏于舌下的毒囊,萧绝见状猛的扼住其中一人的喉咙,延迟毒性的发作。

    “说秋相派你们来做什么?”萧绝俯身微微松了手中的力道。

    “救,救三小姐。”那人气息微弱的回道。

    萧绝微愣问道:“哪个三小姐?”

    “与王爷你合葬的,相府三,三小……”那人话还未说完,便咽下了最后的一口气,倒在了地上。

    “可恶。”萧绝低骂一声,三小姐?棺材内的人是秋相的女儿?而常风抓了秋相的女儿来为他解毒?

    萧绝很是疑惑,当日他领兵攻打苍夷的时候不慎中了一箭,可是箭上却淬了剧毒。幸亏他身边有玉面神医穆流非在,保住了他一命,可身上的毒却一直无法解。

    直到他攻下苍夷的老巢,才知道,自己所中的毒竟然是出自他昭月国当朝丞相秋公瑾之中。

    这个老匹夫,竟然想杀他!

    匆匆的脚步声打断了萧绝的沉思,他抬头见自己的心腹侍卫常风带着隐卫走了过来。

    常风看见地上躺着的两个黑衣人,面色一惊,匆忙单膝跪地抱拳道:“属下救驾来迟,请王爷治罪。”

    萧绝的目光不经意间落在常风身后的麻袋上,不禁蹙了蹙眉头问:“那袋子里装的是什么?”

    听萧绝询问,常风忙道:“回王爷,这是属下找来为王爷解毒的女子。”常风说着解开袋子露出女子清秀的容颜。

    萧绝面色一寒,猛的一挥衣袖转身,脸上的怒色微现。“将这个女子带下去,常风留下,其余人出去。”萧绝冷声命令道。

    隐卫将那个麻袋及地上的尸体清理了出去,常风跪在地上,心中在不停的打鼓。“王爷,你身上的毒……”

    萧绝转身,胸口微微起伏,声音有些严厉带着隐忍的怒气:“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棺材里的女人既然不是你们为本王寻来的,那她为何会躺在本王的灵柩中?还是那个秋相那个老匹夫的女儿。”

    “王爷,事情本来一切都是按照原计划实行的,只是不知为何,皇上突然要为王爷你赐婚,让国师甄选与您八字相合的女子,国师挑了秋相的三女儿秋水漫,给王爷你配冥婚。”

    常风低声回道,当日他们制定了假死的计划,想在地宫内为萧绝解毒。只是万万没想到,皇上会突然赐婚。

    冥婚?萧绝突然明白。他疾步走到棺椁前,棺中还弥漫着旖旎的气息,里面躺着的女子衣衫不整,墨色的长发散开,胸前春光乍现,白皙的肌肤上满是红紫色的淤青。

    玲珑有致的身躯包裹在大红色的喜服里,妖艳的美,让他有些惊艳。

    萧绝的喉头动了动,脑子里竟是方才他们缠绵的画面。“该死。”萧绝怒骂一声不在看她,微微回头问道:“既是与本王冥婚,为何是活的?”

    常风一愣,惊了一下立即否认:“这绝不可能,送王妃上路的是宫里的太监,命妇嬷嬷也已经验明了,属下也探查过,王妃的确是死了后才入棺与王爷你合葬的。”

    事关重大,因为萧绝那时还在假死状态,常风无法将消息传给他,只能小心的应付,生怕出现什么纰漏。

    他不敢有一丝马虎,亲自确认了秋水漫已死,才放心让人盖棺送来这陵寝的。

    萧绝声音徒然一重怒斥:“怎么,难道本王会不知她是死是活吗?她若是死人,本王的毒又是怎么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