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常风已然迷惑,满脸不解。“这…难道王爷你和她……”常风实在觉得不可思议,明明秋水漫一个死人为何能给王爷解毒的?

    “没错,本王醒来后发现身边有个女子,以为是你们寻来为本王解毒的,便没有想那么多。”萧绝声音低沉,他记得穆流非告诉他解毒的办法后,他思虑了许久才同意。

    他身体内中的毒本无解药。可穆流非却找出一条艰难的解毒之路,但必须要七七四十九天,还需要七个女子做药引,七日一解。

    当日他定好计划后,便服下穆流非给他的药假死了七日。这七日里他的毒性会慢慢汇聚到他腹内的元阳里,醒来后他要做的事情就是与女子交合将元阳之毒渡到女子体内,而承受他元阳的女子则是必死无疑。

    如今不过是第一次,他体内的毒只解了七分之一。

    “这,那王妃现在是不是已经死了?”常风实在想不通,莫非他们家王爷在灵柩中躺了七日,出现幻觉了?

    萧绝的目光再次移到棺椁中的女子身上,穆流非说承受他元阳的女子必定会七窍流血而死,可是萧绝怎么看怎么觉得眼前的女子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萧绝持着怀疑的态度去探她的鼻息,均匀的呼吸浅浅的洒在他的手指上。萧绝一愣,双眸一睁道:“她没死,常风,快,把穆流非给本王带来。”

    什么?常风反应了半天这才回神,匆忙起身,着急的出了陵寝。

    萧绝将秋水漫的衣衫整理好,正欲打算将她从棺椁中抱出来,却见常风去而复返,面色着急:“王爷,不好了,国师朝着陵寝这边来了。”

    常风才出陵寝的门就接到隐卫的线报,便着急的赶了回来。

    萧绝一愣,微微一思,突然问道:“你说冥婚的人选是国师亲自为本王选的?”萧绝眸光一亮看着常风。

    常风点头应道:“是,皇上将冥婚一事交给国师操办的。”

    萧绝眸光沉了沉,对着常风道:“此事一定有蹊跷,常风,通知手下的人,不用拦他,让他进来。”

    “是。”常风颔首,转身退了出去。

    萧绝靠在棺椁前,目光微微打量着还躺在棺椁中的秋水漫,却在心中猜测聂容泽将秋水漫送来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

    正想着,就听不紧不慢的脚步声传来,萧绝抬头,看着那一袭白衣无尘的道袍男人,手中的拂尘雪白,妖孽的容颜,唇角勾着一抹邪魅的笑。

    “本座昨夜观星象,发现原本黯淡无光的紫微星突然发出微弱的光亮,就知王爷你命不该绝。因此特意跟皇上请了旨来为王爷你寻找生机。”聂容泽说着雪亮的双眸含着淡淡的笑意。

    萧绝轻哼一声,目光从聂容泽的身上扫过。“别和本王绕这些没用的,说吧,你又有什么目的?”萧绝平日嘴看不惯的就是他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

    不过,在整个昭月国,能够称得上对手的,只有聂容泽一个人而已!

    “本座送给的礼物,不知你是否喜欢?”聂容泽说着,走到棺椁前,看了一眼躺在棺椁中的秋水漫。

    虽然萧绝将她的衣衫整理好,但欢爱过后的靡靡之气却未曾消散。聂容泽轻笑道:“看来本座还是来晚了一步。”

    萧绝突然一掌将棺盖合上,挡住聂容泽看秋水漫的视线。聂容泽耸耸肩却道:“她果然活着,王爷你可知本座为何要将她送给王爷你冥婚吗?”

    “说。”萧绝面色不善,吐出一字。

    聂容泽对萧绝的态度没有在意,学着萧绝的样子靠在棺椁前回道:“本座知道王爷你中了秋公瑾的毒,但是王爷你不知道的是,你中的毒来自棺材中的这个女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