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一定是做梦的,秋水漫如此说服自己,一定是做了一场春梦。

    “你醒了?”萧绝的声音有些冷,目光却没有从她的身上收回。

    听到男人好听的声音,秋水漫下意识的回头,见床前站着两个身着长袍的男人,其中一人分明是自己梦中的男人,但他的表情却冰寒无比,让她不由自主地颤栗。

    秋水漫吸了一口凉气,难道这不是在做梦?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真的穿越了?秋水漫仔细回想着发生的事情,可她的记忆就停留在她醉醺醺的去她男朋友家中,之后的事情她只要一想头就好疼。

    “头,好疼。”秋水漫扶着头,脸上的表情有些痛苦。

    穆流非上前来,又探上她的脉搏,然后拨开她额头的碎发,却见额角处有明显的伤痕。

    “她的头受到了撞击,淤血存留在脑内。”穆流非说着,用银针在她头上的穴道扎下。

    秋水漫觉得自己的头疼有些缓解,不禁长舒一口气,侧眼看着他们。“你们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秋水漫问着他们。

    穆流非拔下银针问道:“秋小姐,你忘了自己怎么到这里来的吗?”

    秋水漫摇摇头,她确信自己不是在做梦。可是她为何无缘无故的就穿越了?这里又是哪个朝代?梦里和她缠绵的这个男人又是谁?

    “那你可知本王是谁?”萧绝突然问道。

    秋水漫看着他,心突然一阵不安分的跳动,她匆忙收回目光道:“我在梦中见过你,是在,在棺材中。”

    萧绝轻笑,唇角的孤独勾勒的很是好看。“那不是做梦,你与本王初见就是在棺材里。”

    听着萧绝的话,秋水漫的心突地一寒,那不是梦,这么说来自己和他……秋水漫的双颊顿时羞红,她当初醒来的时候误以为自己在男朋友家中,便将身边躺着的男人当做是她男朋友了。

    怎么会有这么荒唐诡异的事情?

    “秋小姐,那你还记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到棺材里的。”穆流非问道。

    秋水漫摇头,她什么也想不起来,也不知道自己来到了什么地方。只要她深思去想,头就像炸了一般的疼。

    “我什么也不记得,什么也想不起来了。”秋水漫揉了揉自己的头,乍时间她还无法接受自己穿越这样的事实。

    “那阿烨,你总该记得吧?”萧绝的声音像数九的寒冰一般的冷。

    听到阿烨,秋水漫突然扶着床榻坐了起来,脸上带着一些兴奋和惊喜:“她是我男朋友,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萧绝目光微微一沉,沉声问道:“男朋友是什么?”

    秋水漫愣了愣,才恍惚古代人是不知道男朋友的定义的。“男朋友就是心爱的人,恋人。”秋水漫解释道。

    只是在秋水漫话音才落,一道劲风便朝着他的面首而来,本来还在几步开外的男人突然近身上前,一手扼住她的喉咙,满眼杀气的看着她:“秋水漫,你是想死吗?你已经是本王的女人,心中却想着别的男人,信不信本王杀了你?嗯?”

    秋水漫打了个机灵,双眼瞪得老大。突然之间得知这个事实,她觉得荒诞又可怕,原以为是梦而已,现在似乎是一道深渊。

    穆流非见状,匆忙上前拉着萧绝劝道:“王爷息怒,秋小姐她伤了头,好像忘了以前的记忆。”

    萧绝看着秋水漫双眼含着氤氲的雾色,那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他想起在棺材中她承欢在他身下的样子,那样**的感觉让萧绝的身体似是又燃起了火焰。

    嘴唇干裂,他下意识地想舔唇,那妙曼的女体在他心中挥之不去。然而,忽然想到秋相,她是仇人之女,怎么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