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他猛的松手,秋水漫猝不及防倒在床上,咳了几声。秋水漫突然觉得委屈,她好不容易在自己的时代里混到一席之地,为何老天要开这样的玩笑?睡与醒之间,已经不是千山万水的距离,而是未知的时空。

    “秋水漫,如果本王在从你口中听见那个男人的名字,本王一定要你不得好死。”萧绝说着猛的一挥衣袖转身愤然离去。

    穆流非轻叹一声,男人的自尊是很可怕的东西,虽然他不爱这个女人却同样不允许他的女人想着别的男人。

    穆流非看了看秋水漫,摇了摇头,又问了秋水漫一些话后才嘱咐她好好休息,随即离去。

    秋水漫躺在床上沉沉的睡去,醒来后,身边有一个名叫青坠的侍女,从青坠的口中,秋水漫知道了一切的事情。

    原来自己是昭月国秋相府的三小姐,因为冥婚嫁给殷王萧绝,谁知萧绝没有死,她也没有死。

    只有秋水漫最是清楚,以前的相府三小姐秋水漫早已经死了,现在的她是一抹孤独的灵魂,寄生在这个薄命的女子身上。

    秋水漫坐在妆镜台前,望着镜中陌生的自己。她撩开额头的碎发,看着额角的伤口,就是因为这道伤,让她想不起自己穿越到这的原因,也忘却了这原身所有的记忆。

    “王妃,你的药好了。”青坠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药走了进来。

    秋水漫走到桌前,休养了两日她已经适应了身为王妃的生活。穆流非说她的记忆能够回来,只要颅内的淤血散去,她便能想起从前的事情了。

    秋水漫端起那碗汤药喝了下去,放下药碗,秋水漫擦了擦嘴角,便见一袭玄黑色绣纹锦袍的男人从强烈是光线中走了进来。

    逆光中,秋水漫抬头看着萧绝,他发髻梳的工整用墨玉冠簪着,俊逸硬朗的容颜如雕刻一般鬼斧神工,一袭黑色锦袍让他的气质浑然天成,天生贵胄,便是他这样的人物。

    “你这女人忘了从前的事,莫非连大家闺秀应有的礼仪也忘了吗?见了本王也不知道行礼。”萧绝有一些不悦,掀了衣袍在秋水漫一旁坐下。

    青坠虽然告诉过她这里的礼仪,但是秋水漫脑子里根深蒂固的思想是人人平等,她实在做不出给人下跪行礼的事情来。

    “我……”秋水漫正想着怎么搪塞他,突然觉得心口像是被利刃刺了一般的疼,她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胸口,脸上的汗珠直冒。

    萧绝见她这个模样,突然起身扶着她颤抖摇晃的身子有些着急的声音问:“你怎么了?”未了对着门外的人喊道:“来人,快去请穆神医过来。”

    说着便拦腰抱起秋水漫将她放在床榻上。萧绝紧紧的抓着她的手,看着她一脸痛苦的样子昏了过去,心中不禁有些担忧。

    穆流非提着药箱匆匆赶来,为秋水漫把了脉后,他的脸色明显一变。

    “她怎么了,怎么突然间就这么痛苦?”萧绝不解的问他。

    穆流非起身,目光落在桌上那空碗上回道,眼神有些闪烁:“她喝的药里被人下了毒,幸好她百毒不侵,不过身体会有些痛楚,熬过去便没事了。”

    萧绝脸色募得一寒,却将他的表情收入眼底。“你知道她中了什么毒,也知道这毒是谁下的,是香雪是不是?”萧绝不像询问,倒像是肯定。

    穆流非唇角动了动,低着头匆忙跪下道:“王爷息怒。我以为她问我要醉留香是为了防身,没想到她是……王爷,香雪她一心为你,不知道王妃她对你有用。为了不让香雪误会,还请王爷你早做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