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因为西凉国使臣来京,所以这次晚宴是群臣百官同贺,只要是三品以上的官员都会偕同家眷同往。”青坠回道。

    “我知道了。”秋水漫说着却在心里沉思,她失去的记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回来,这次晚宴是不是能见到这身体的家人呢?

    是夜,秋水漫穿戴整齐后,与青坠一同出了府门。门前停着一辆华丽的马车,秋水漫上了马车后,就听府门口传来裘香雪哭闹的声音:“绝哥哥,你为什么不带着我去?”

    萧绝有些震怒的声音斥道:“香雪,你不要胡闹,这是国宴,你不能去。”

    裘香雪有些不依:“我为什么不能去?我可以当你的侍卫,或是你的丫鬟,只要让我跟着你就好,我不会给你惹麻烦的。好不好绝哥哥?”裘香雪拉着萧绝的衣袖恳求的样子。

    “不行,你回去。否则……”萧绝的话还未说完,秋水漫突然挑开了帘子道:“王爷,就让裘姑娘扮作我的侍女一同前往吧。”

    萧绝深邃的目光看了看她,透过车窗,心中不知是何滋味,秋水漫那明艳的容颜映在他的双眸中,半晌,他回过神。“去换衣服。”萧绝撂下这句话,随即翻身上了马。

    裘香雪换了侍女的衣服上了马车,看见秋水漫,她脸色依旧不善。秋水漫也没有放在心上,只是靠在马车上假寐沉思。

    马车到了皇宫正阳门前停下,秋水漫跳下马车后萧绝突然上前携了她的手。秋水漫用怪异的目光看了看他,却听萧绝近似警告的声音响起:“这里是皇宫,谨言慎行,知道吗?”

    秋水漫点点头,和萧绝一同入了宫门,身后的裘香雪一脸嫉恨的目光看着他们相携的手。

    常风早已接到命令,他负责看好裘香雪,不让她惹麻烦。

    秋水漫发现,这些官员看见她和萧绝都有一种害怕的眼神,不禁觉得好笑。萧绝侧头,看着秋水漫唇角扬起的弧度,心里有一丝柔软的感觉。“知道他们为什么害怕我们吗?”萧绝问她。

    秋水漫摇摇头,萧绝轻声道:“本王自从死而复生后便有鬼王的称号,而你同样有了一个鬼王妃的称号,试问他们如何不会害怕?”

    秋水漫噗嗤一声扶了扶鼻子却道:“那他们一定是亏心事做多了,这世上哪来的鬼?”

    萧绝轻柔的目光看着她,朗朗月色中她一袭质地柔软的淡紫色烟萝裙,配上她绝美的容颜,明眸动人,浅笑倩兮,可谓是艳绝天下。

    只可惜,她姓秋,是秋相的女儿。

    片刻之后,萧绝收回目光,看向前排坐上那个身着一品官府的中年男人,他身旁还坐着一个俊朗华贵的年轻男人。

    “你可能在这些人中找出哪个是你的家人?”萧绝微微一笑,凑近秋水漫突然问道。

    秋水漫微愣,扫了在座的众人一眼,最后目光定格在前排的两个人中间。那个身着白衣锦服的年轻男人,在看见他的那一眼,秋水漫的脑海突然闪现过许多的画面,都是关于那个男人。

    “夜哥哥。”秋水漫不自觉的唤道。

    轻柔的语调撞进萧绝的耳朵里,他的脸色徒然一变,语气变得有些阴沉:“没想到即便你忘了所有人却忘不了他?”萧绝说着手上的力道颓然一增,拉着她在一旁的位置上坐下。

    秋水漫揉了揉被萧绝拽的生疼的手,却不知道这个男人无缘无故的发什么火。

    “他就是你的哥哥秋夜痕,坐在他身边就是你的爹秋公瑾。”萧绝说着径自倒了一杯酒,目光扫过对面不远处的秋夜痕和秋公瑾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