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在场之人,有羡慕秋水漫的胆气的,有不屑的,还有对秋水漫怀有期待的。

    而一同跟去的香雪则是一脸鄙夷,这个女人主动出丑,不自量力,不过这样也好,绝哥哥一定会讨厌他,再说丢了一国的脸面,看皇上怎么处置她,哼!

    面对大家的眼神,秋水漫漫不经心地走到中央的位置,唇角勾起一抹从容的笑意,这笑意之中带着睥睨的傲然,这些人的看法与结果无关,质疑的,她无需介意。

    “使臣大人,本宫这一头青丝有多少那天上的繁星便有多少,使臣大人你若是不信大可以数一数。”秋水漫扬唇,笑着看向那两个使臣。

    那两人脸色顿时一变,被噎的说不话来。众人顿时恍然,明白秋水漫这答案的奥秘所在。

    萧绝的目光落在秋水漫的身上久久震惊,想不到,秋相居然养了一个如此聪慧的女儿。良久他回神,淡漠道:“使臣大人,本王的王妃回答的可对?”

    那两个使臣吃了一个哑巴亏,那一头青丝他们如何数的清?“原来是殷王妃,吾等佩服。”两人朝着秋水漫行了一礼以表尊敬。

    此时,那些鄙夷的人眼中都变成了佩服,秋水漫这问题回答的的确无赖,不过这是最好的答案。

    秋水漫微微颔首,皇上突然大笑道:“好,说的好。你就是殷王的王妃?”

    “是,儿臣秋水漫见过父皇。”秋水漫对着皇上行了一礼,在台中央犹如清荷。

    皇上心情大好对着秋水漫道:“好,殷王妃聪慧娴熟,是天下女子的典范,朕重重有赏。”

    “多谢父皇。”秋水漫面色不惊,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秋水漫依然感觉有数道目光投向她,是秋夜痕和聂容泽,还有身旁的萧绝。

    “王爷,我方才说的话还请王爷放在心上。”秋水漫端起桌上的一杯酒饮了起来。

    萧绝明显脸色一变,带着沉沉的黑气,继而收起怒色笑道:“本王不记得答应过你什么?”

    原本他是不信秋水漫的,但是他堂堂王爷岂能食言?但不知为何,此时他觉得秋水漫这个人,不能离开自己,只是为了解毒而已为了。他在心中努力地说服自己,眼神中有暗涌波动。

    秋水漫有些嗔怒,一双明动的水眸盯着萧绝:“你,你这个人怎么可以这样?”

    萧绝见她生气的样子,不禁笑的开怀,一缕清风拂过秋水漫耳边的发丝,萧绝突然抬手温柔的将她的碎发拢到她的耳后,这动作就连萧绝自己也是惊了一下。

    聂容泽不动声色的看着萧绝的动作,他端着手中的杯子轻轻一晃,唇角突然勾起,真是一场精彩的戏。不过,他倒要看看,这戏要如何收场?

    秋水漫微微一惊,而萧绝却猛的将手收回,脸上的温柔也消失不见,仿若方才一切只是个错觉一样。

    两人不再说话,只是应付着纷纷过来敬酒的百官,而这一场宴席也让鬼王妃的名字从此传扬了出去。

    宴席到了戌时三刻才结束,秋水漫喝的有些多,头有些昏昏沉沉,被青坠扶着上了马车。

    马车走在空无一人的长街上,萧绝坐在马上目光落在前方那马车上,过了子时便到了他解毒的时候,解了这次的毒后,只要杀了她,用她的心入药,那么他身上的余毒便能全解了。

    可是为何会有一些不舍?尤其是今日他看见她不同的一面后,这种不舍的感觉更加的清晰。萧绝双眼微合,肃冷的面容中看不清他的眼神。

    夜风微凉,空寂的大街上突然有一种寒冷的杀气。萧绝拉了马寒眸微微一敛沉声道:“有刺客,保护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