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萧绝的话音才落,从四周涌出无数的利箭朝着他们袭来,萧绝一拍马背翻身而起,利箭从他的身旁划过,而前面的马车上纷纷插进了几只箭羽。

    听到刺客,秋水漫本来昏沉的头顿时清明,她想掀开帘子,却听一道划过布帛的裂锦声传来,青坠眼疾手快突然拉着秋水漫和裘香雪躲了过去,便见一道利箭朝着车窗射了进来。

    箭矢落尽后,大街上突然涌出一批黑衣刺客。青坠挑了帘子下来,秋水漫和裘香雪跟着跳下马车,她们被萧绝的护卫守住。

    一批刺客还未杀尽,另一批刺客又涌了出来,守卫秋水漫的护卫被刺客攻破,连青坠都出手与刺客打了起来。

    而萧绝被困在另一处与十几个人打的不可开交。秋水漫看着这烦乱的场面,遍地的尸体和鲜血,是那么的真实。

    萧绝的守卫被刺客们分散,秋水漫和裘香雪没了保护圈,危险更近一分。

    而与此同时,秋水漫突然感觉背后被人狠狠一推,秋水漫本来就有些微醉的身子踉跄一倒,身后传来裘香雪尖叫的声音:“绝哥哥救我。”

    秋水漫一声苦笑,自己被裘香雪推进了刺客群中,她没有动,看着身边的刺客发现了目标朝着她而来,而她也看见萧绝的影子冲向了一旁的裘香雪。

    秋水漫闭上眼睛,如果死了就能回去,她宁愿一死,唇角有一抹解脱的笑容升起。但秋水漫没有等到意料中的疼痛,而是一个温暖的怀抱。

    “漫儿,别怕。”温和润朗的声音从她的耳边传来,秋水漫抬头,看见蒙着一片黑巾的男人露出一双温柔的眼睛。

    “夜哥哥。”秋水漫的声音有些微微的颤抖。

    秋夜痕揽着秋水漫的腰肢,手中的长剑挥动扫开近身的刺客。他微微低头望着怀中的人一双清澈的双眸含着温暖的笑意:“是我。”

    秋水漫虽然是第一次见他,但或许是原身的记忆太深刻,她对秋夜痕有着近似依赖的感觉,这是一种很强烈的安全感。

    萧绝看着那突然出现的人救下了秋水漫,那身影他自然认得。他看着秋夜痕抱着她,心中的火焰油然而生。

    “常风带香雪离开。”萧绝吩咐完便提着剑朝着被刺客围起来的秋水漫和秋夜痕而去。

    “夜哥哥,你别管我了,你赶紧走吧。”秋水漫看着这一波又一波的刺客向着他们而来,心中有些担心,她突然明白,这些人的目标或许是她。

    秋夜痕因为要保护她,身上受了伤却依旧守着她,不让刺客近身。“傻丫头,我是你哥哥,不会扔下你不管的。”秋夜痕咬着牙,手臂上流下的血染红了他的手。

    “水漫,小心。”萧绝眼见秋水漫的身后那刺客扬起的长剑,突然冲上前去,护在她的身后,那刺客的剑还是划上了他的手。

    萧绝面色一冷,手中的剑毫无留情的结束了那人的性命。秋水漫突地一惊看着背后的人,这惨烈的厮杀,难道就是冲着她而来的吗?

    “王爷,你带漫儿走,他们的目标是漫儿。不要回王府,那里也有埋伏。”秋夜痕说着将秋水漫推到萧绝的怀中,然后腾出手对付那些刺客。

    萧绝抓着秋水漫的胳膊,将她扯了过来,许是心中压抑,手有些重。

    萧绝拉着秋水漫退到隐卫的后面,萧绝阴寒的声音道:“不必留活口。”说着揽着秋水漫施展了轻功,一跃消失在了惨烈的暗夜中。

    萧绝没有带秋水漫回王府,而是来到城中一间破庙里。萧绝松开秋水漫一手捂住受伤的手臂,秋水漫瘫倒在地上,脸上的表情有些悲凉:“他们是要杀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