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秋夜痕起身目光落在破庙内那随风扬起的纱幔上,纱幔后面有隐隐若弱的影子躺在地上。

    秋夜痕的眸子闪过一抹悲戚之色,他知道秋相用毒物喂养秋水漫,知道秋水漫对秋相来说是个宝物。只是如今这个宝物落在了萧绝手中,他拿不回来就要毁去。

    而他是秋水漫名义上的哥哥,作为哥哥他一定要保护她,这是他活着唯一的信念。

    “还请王爷好好照顾她,她身体从小就不好。”秋夜痕收回目光,转身决然的背影带着孤独和悲凉消失在月色之中。

    萧绝深邃的眼眸动了动,秋夜痕是一颗好棋,只是这颗好棋需要秋水漫来制约,或许留下秋水漫没什么不好。

    “常风,备车。”萧绝撂下这句话,转身进了破败的殿内。

    纱幔后,秋水漫睡的安稳,她身上的烟萝裙有些残破褶皱,一头如瀑的青丝散开如一朵墨色的莲花。

    萧绝每次见她都有一种惊艳的感觉,从七天前在棺椁中初见开始,这个女人就猝不及防的闯了进来,让他难以控制。

    “希望本王的决定没有错,秋水漫,你如果敢背叛本王,本王一定亲手杀了你。”萧绝说着微微俯身亲了亲她光洁的额头,唇间冰凉,却带着一丝眷恋和温柔。

    随即解下自己的衣衫披在她的身上,然后将地上的秋水漫抱起,转身离开了这间破庙。

    殷王府内,穆流非焦急的等在门前,看见萧绝的马车走了过来,穆流非匆忙迎上去。

    萧绝抱着秋水漫下了马车,穆流非看了看萧绝怀中的秋水漫道:“王爷,我都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可以开始了。”

    “流非,本王要留她的性命。”萧绝看了穆流非一眼,随即迈入了府门。穆流非愣了片刻,这才恍然,匆忙追了上去。

    萧绝将秋水漫安顿好,出了房门,就见穆流非等在那里。“王爷,你想清楚了吗?或是中途发生了什么意外,王爷你……”穆流非不知道萧绝为何突然间就改了主意。

    “没有意外,不杀她本王的毒依然能解不是吗。”萧绝幽暗的双眸看着穆流非。

    穆流非轻叹一声,他抬头看着萧绝突然问:“王爷突然改了主意,莫非王爷你是喜欢上她了吗?”

    萧绝神色微微一变,微怒的语气轻斥着他:“穆流非,本王做事自有本王的用意,还轮不到你过问。”

    穆流非掀了衣袍跪下低着头:“是,属下越矩了。秋姑娘她受了惊吓,王爷还是去看看她吧。”

    萧绝看了看穆流非,目光沉沉的打量了他半响,抬手扶他起来说道:“本王留秋水漫一为解毒,二则是利用秋夜痕来对付秋相,你明白吗?”

    穆流非恍然点点头,萧绝又道:“香雪的性子你是知道的,本王只是在利用秋水漫对她并没有那个心思,对香雪该怎么做我想你心中清楚。”

    “是,在王爷你体内的毒未解之前,我一定看管好香雪不让她乱来。”穆流非垂头,有些无奈的回道。

    萧绝轻嗯一声,转身,朝着裘香雪居住的留仙居而去。

    上京行宫,一顶黑色的轿子落在了行宫后门口,一个男人身着乌黑的斗篷从后门走了进去。

    西凉使臣居住的上清殿内,灯火辉煌,因为宴会上他们失去了自己的三座城池两人正感到焦躁不安,突然听外面响起的脚步声,两人抬头见一个黑衣男人走了进来。

    “你是谁,是怎么进来的?”莫江一脸惊恐的问道。他是此次来朝的最高使臣,背负着西凉王给他的使命,可是最后他却输的凄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