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莫江有些看不透眼前的这个女人,她很聪明,浑身透着谜一样的气质。面对他们的劫持,她没有害怕,反而表现的相当镇定,不仅如此她还出谋划策,让他们逃过萧绝的追踪。

    “你怎么知道萧绝他一定会往西去追?”莫江不解的问着她。

    秋水漫放下手中的筷子笑道:“因为萧绝也不相信裘香雪是真心与我交好,所以我失踪他第一个要盘问的人必是裘香雪。萧绝的手段我虽然不清楚,但是他这个人心机深沉,绝非你们想象中那么简单,就算裘香雪不说他也一定能查出是你们所为的。”

    提到萧绝,秋水漫的心微微一窒。她离开王府除了想找回自己失去的自由外,便是不想在和萧绝这个人有什么瓜葛,她两次**已经让她无地自容,如果再在王府待下去,会发生什么,她也无法预料了。

    更何况,王府里还有一个那么深爱萧绝的裘香雪,她从来都不会介入两个人的感情,即便是自己对那个人无意,她也必须要离开。

    她是独立自主的白领,她有自己的处事风格,即便在古代,她也要遵循自己的原则。

    “看来殷王妃对殷王似乎无意。”莫江打趣的说道。

    秋水漫唇角微微一扬,她和萧绝只是一个误会而已,最重要的是,她一直都在想着回到自己的时代去,那里还有等着她的亲人和爱人。只是,心中总有那么一抹微涩的感觉,挥之不去。

    “你们抓我去西凉是为了赎罪?如果我有办法能说服西凉王不追究你们的责任,你们会不会帮我获得自由之身?”秋水漫双眼炯炯有神,问着莫江。

    莫江愣了愣,有些震惊,又有些敬佩之色。“我很是佩服你身上这股不服输的勇气和魄力,如果姑娘你真的能说服我们的王,也定能得到你自己想要的自由,我说的对吗?”莫江扬唇,看着秋水漫。

    秋水漫抿抿唇盈盈的目光看着莫江,赞道:“莫大人也是聪明人,好吧,我就跟你们回去见一见你们西凉王。”

    秋水漫想如今自己落在他们手中,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关键是她要合适的机会开溜,但她也深知与人交往攻心为上的道理,只有让他们信任她,她才能有机会逃出去。

    莫江自然不知道秋水漫心中的小算盘,他只是觉得这个女人很是特别。

    萧绝带人追出去数十里却没有碰到秋水漫等人。他立即放弃了往前追踪,改道回去。

    萧绝的人马一入京城,便有隐卫匆匆来报,手中握着一封密函跪在萧绝身前:“秋公子的密函,秋府出动了暗卫已经离京了。”

    萧绝接过那密函撕开,却见上面只写着明水镇三个字。萧绝看了看天色,问道:“他们走了多长时间?”

    那隐卫回道:“不到一炷香的时间。”

    萧绝顿时开悟,秋相的人马去了明水镇,那么说来,西凉使臣和秋水漫也在那里。“去明水镇。”萧绝吩咐着,立即调转了马身扬鞭疾驰而去。

    莫江见天色已晚,正欲离去,却听外面传来马蹄声和嘶鸣声,莫江一惊,达尔着急的走了过来:“外面来了很多人,像是刺客。”

    秋水漫匆忙站了起来,和莫江一起来到窗前打开一道缝隙,外面的人将客栈包围了起来,个个蒙着面。“不是萧绝的人,像是那天刺杀我的刺客。”秋水漫猜测道。

    莫江看着那些人突然暗道:“我们被人利用了。”说着眸中划过一抹愤色。

    秋水漫不解的看着莫江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回头在和你解释,先离开这里,走。”说着莫江拉着她匆匆出了房门,达尔在后跟着。

    莫江带出来的人已经和刺客厮杀在了一起,达尔在前杀开一条血路,莫江拉着秋水漫,三人被手下的人护着从一侧逃了出去。

    身后的刺客紧紧跟随,而莫江的人一个个倒在血泊之中。秋水漫似是又回到了那日的刺杀之中,只是她怎么也想不明白,究竟是谁想要杀她。

    “他们是想杀我,你们如果带着我,一定逃不掉的。”秋水漫不想连累他们送死,这些刺客的狠辣他是见过的。

    莫江拉着她和达尔及几个护卫一起进了一片树林里。天色渐深,幸亏有明亮的月色给他们照亮。

    “逃不掉也要逃,我虽然不知道他们和你有什么仇,但你是我们掳来的,我们是不会便宜他们的。”莫江咬着牙,虽然不知道是谁利用了他们,但是他不会让他们如意的。

    “你知道是谁想要杀我吗?”秋水漫很想弄清楚,这背后的人究竟是什么人。

    莫江道:“我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但是我知道他一定是朝廷的人且身份高贵,他能轻而易举的进入行宫,还知道裘香雪对你有敌意。如今想想,他是利用我们把你带出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真是高明啊。”

    秋水漫一脸的疑惑,她没有原主的记忆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得罪了什么人。

    “他们追上来了。”达尔惊慌的声音对着他们说道。

    莫江回头,见那些黑衣刺客果然追了上来,最后的护卫也被刺客杀害。秋水漫突然睁开莫江的手:“莫大人,他们的目标是我,你们不必为了一个我而丢了你们自己的性命。”

    秋水漫看着越来越近的刺客又对着莫江道:“告诉你们西凉王,若想得到失去的三座城池,便要记得,攻城为下,攻心为上。若你们王是个明君,自会饶你们一命。”秋水漫说完朝着一侧的林子跑去。

    莫江想去追,达尔突然拉着他道:“我们走吧,秋姑娘这么做也是为了我们好。”说着便拉着莫江匆匆逃去。

    那刺客留意着秋水漫离去的方向,果然都会追秋水漫去了。秋水漫在暗夜中的林中跑着,她辨不清道路,只想着放手一搏,能逃掉最好,若不能逃掉也不过就是一死,没什么好怕的。

    出了树林,秋水漫顺着山路而上,身后的人似乎越来越近,而秋水漫却走到了一条死路之上。

    前面是一处断崖,秋水漫站在山崖上,高空中的月仿佛伸手就能碰到一般。

    那几个刺客追了上来,见秋水漫无处可逃,领头的人暗哑的声音道:“小姐,跟我们回去吧。”

    秋水漫站在悬崖上,脑海灵光一线,他们叫她小姐?“你们是什么人?谁让你们来的?”秋水漫质问这他们。

    “小姐,我们不会伤害你的,跟我们走吧。”那人上前一步,想要靠近秋水漫。

    秋水漫突然大喝道:“不要过来。”说着后退了几步。

    秋水漫抬头看着他们问:“月圆那夜京城中,也是你们刺杀我的吗?”

    那人眸光微微一沉,却是不回答。秋水漫轻笑出声道:“那便是了,你们叫我小姐,那么你们是我爹派来的?呵~”秋水漫只觉得不可思议,一个嫁出去的女儿,秋相他为何要大动干戈不惜杀了她呢?

    “小姐,你难道忘了吗,相爷他说会救你出来的。”领头的人试着说服秋水漫。

    秋水漫有些阴冷的笑声在月空下格外的凄凉:“我只知道他想杀了我,既然你们都想让我死,那我便如了你们的意,反正我活在这世上也没有什么眷恋。”

    秋水漫说着突然纵身一跃,这一刻,秋水漫突然觉得解脱。

    耳旁呼啸的狂风是那么的清晰,她活在这个陌生的时代就像一个大脑空白的孩子,不知前路,看不到未来,这种未知的害怕让秋水漫觉得孤独。

    在秋水漫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她突然感觉自己坠下的身体一轻,仿佛被人抱在了怀中,有熟悉的温暖传了过来,秋水漫抬头,却见熟悉的面孔映入她的眼帘。

    “萧绝。”秋水漫似是做梦一样,他是从哪冒出来的?

    萧绝揽着她的腰肢,低头看着崖下的情景,他脚尖踩着崖壁然后借着崖下的树木稳稳的落地。

    秋水漫还没有反应过来耳旁就是一声近似怒吼的声音:“你是不想活了吗,这是什么地方你也敢往下跳?嗯?”

    秋水漫被这一声震怒惊醒,不禁皱了皱眉头道:“我,我只是不想被他们抓到。我没有想那么多,再说据我所知所有跳崖的人最后都死不了,往往都会有奇遇。”

    萧绝被她这番说辞惊的下巴都快掉了,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本来那升出的怒火顿时散了去。

    “荒唐,我看你不是失忆了,而是傻了,若非本王救了你,你现在早就去见阎王了,还奇遇?”说着,忍不住揉揉她的头发。

    萧绝真真有些无奈,他不知道秋水漫的脑子中到底都装了些什么东西,这样荒唐的话便便让萧绝觉得她可爱极了。

    其实秋水漫很想告诉她,所有的电视剧小说里都是这样的桥段,但说出来只怕也解释不清楚,也只能由着萧绝认为自己傻了。

    秋水漫低着头,不再解释。本以为自己必死,却没想到自己竟然被萧绝救了,本来想离开京城,不再卷入是非,偏偏不遂她心愿。

    见秋水漫低着头不说话,萧绝以为她是吓坏了。

    其实在看见她跳崖的那一刻,他的心被猛地一揪。想也没想就跟着跳了下去,他不知道崖底是什么样的,也没有想过自己这么做是不是有危险。

    他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救她。

    他将秋水漫圈入怀中,心中有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没事了,我不会再将你置身危险之中。我会保护你的,没有人能伤害你,漫儿,别怕。”萧绝说着轻轻吻着她的额头。

    秋水漫的心突的跳的厉害,她和他相识不过短短十几日的时间,可就在十几日里她两次**,两次被追杀,所有的一切她还在莫名其妙,迷迷糊糊之中的感觉。

    一切都让她感觉不真实,就连萧绝的这个怀抱也是。秋水漫任由他抱着没有反抗,这一刻她只想安静的靠在他的怀中,什么都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