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萧绝在崖下生了火,两人席地而坐,默默无语。秋水漫抱着肩,看着那燃烧的火焰,水灵的双眸映照进那火焰的颜色,良久秋水漫突然问道:“要杀我的人是我爹,你知道吗?”

    说话间,她的声音里有一抹心疼,是为这个身体的原主人。

    萧绝添柴的手顿了顿,随即扔了一些干柴进去,火焰越来越亮。他轻嗯一声,回道:“他是太子党的人,一直对我忌惮想除之后快。”

    许是听出了秋水漫的孤独,他的声音多了柔和。

    秋水漫映着烈火的双眸有些迷茫之色又问他:“你与他有仇,那他为什么要杀我,我可是他的女儿。难道就因为我是你的王妃?”

    萧绝幽深的眸子落在秋水漫的身上,他不知道没有失忆前的秋水漫知道多少事情,如果她找回了记忆又会怎么想。

    “你难道不知道出嫁从夫这个道理吗?你既然嫁给了本王自然就是本王的人,他想杀了你,是害怕你以后帮着本王反过来对付他,就是这么简单。”萧绝向她解释道。

    秋水漫眯了眯眼睛,随即扬天一声长叹,果然在古代兄弟相残,父子成仇这样的事都是真的。

    “别想那么多了,你既然嫁给了本王,本王就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早点睡吧,常风他们明日会来找我们的。”萧绝说着将秋水漫拉入怀中让她靠在他的肩膀上。

    秋水漫虽然感觉怪怪的,但是也没有反抗,或许是这一天的奔波让她感到疲惫,或许是萧绝的怀抱让她有些安心,她靠在他的怀中慢慢的就睡着了。

    萧绝低头看着她睡熟的模样,浅浅的呼吸很是均匀,虽然是一身小斯的装扮,但在月光看她姣好的五官分外有种别样的美。

    萧绝一时间看的有些痴了,忍不住俯身在她莹润的红唇上辗转流连。

    薄薄的月光洒在他们的身上格外的美好,而秋水漫在梦中却是恍然未知。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在他们的身上,秋水漫从萧绝的怀中醒来,她微微抬头看着那挺直端坐的男人,好像一个晚上他都保持这这样的动作。

    五彩的光线打在他俊逸的脸上,从眉眼到鼻子在到他纤薄性感的嘴唇,秋水漫只觉得这些古代人的基因都特别好,可是却想不明白为什么到了现代后都变异了呢?

    “看够了吗?”萧绝紧闭的双眸突然睁开,深邃而不见底的墨瞳望着秋水漫。那幽深的瞳孔中似乎有一抹笑意,还有一丝难以察觉的挣扎。

    秋水漫眨眨眼,匆忙低着头,有种做坏事被人逮着的心慌。她从萧绝怀中出来站了起来,伸伸懒腰,干笑两声道:“这里的空气可真好,环境也不错哈。”

    萧绝的唇角猛的抽了抽,没有理会她。不一会的功夫,常风就带着人寻了过来。

    秋水漫知道自己跑路的想法又泡汤了,只能跟着萧绝他们出了山谷,只是让秋水漫没有想到的是,萧绝竟然抓住了莫江和达尔。

    萧绝询问了莫江一些事情后,脸色突然阴沉的极其难看。秋水漫坐在马车里看着萧绝朝着她走来。

    “秋水漫,是你让莫江改道往南走的?”萧绝抬头,一双如火的烈焰望着她。

    秋水漫的心突然咯噔一下,她知道这个男人的脾气,她已经看到他眼底的怒火。秋水漫硬着头皮应道:“是。”

    “你不希望本王找到你,你想逃走,甚至不惜和西凉使臣一起合谋躲开本王?秋水漫,你就这么不想见我吗?”萧绝隐忍着怒火,每一字一句都似咬着牙。

    “我只想要自由,不想被你关在王府里。”秋水漫低着头,声音轻的连她自己都听不清楚。

    “你是想要自由还是想去见你的心上人?秋水漫,枉本王不顾生死前来寻你,原来你根本就是执意要逃,好,很好,很好。”

    萧绝连说三个好字,一个比一个力道重,他猛的一挥衣袖转身,秋水漫突然拉着他的手臂。

    “萧绝,是我错了。你能不能放了他们两人?”秋水漫有些恳求的语气,那两个人,并不是坏人。

    萧绝甩开秋水漫的手,没有留下任何话,消失在她的眼前。这一路上,秋水漫也没有在见过萧绝,她知道他或许是真的生气了,她触犯了他的尊严,所以生气,一定就是这样。

    回到王府后,秋水漫很是虚弱的坐在桌前,这舟车劳伦,因为没有萧绝发话也没有人给她吃东西,她快要被饿死了,好不容易回到王府,她只想好好吃一顿泡个热水澡在好好睡一觉,其它的她不想在想。

    “青坠去给我找些吃得来。”饿得双眼发黑,秋水漫无力的说道。

    青坠见她脸色苍白,匆忙应了一声,才出房门就看见裘香雪气势汹汹的朝着这边走来。

    青坠暗道不好,她是知道这个裘姑娘的性子,只怕她这次来又是找茬的。青坠知道自己阻止不了,担心地看一眼房内的秋水漫,匆匆改了路去见萧绝。

    裘香雪冲进了秋水漫的房间,见秋水漫趴在桌子上,突然走过去狠狠的拽着秋水漫的衣服大骂。

    “你为什么要回来?你为什么要和我抢我的绝哥哥?你这个讨厌的女人,凭什么让绝哥哥不管不顾的去救你?我恨你,我恨你。”裘香雪失去理智地抓着秋水漫,一阵乱晃。

    秋水漫被裘香雪摇晃的头晕,她想挣开却使不出一点力气。

    许是裘香雪是气急了,她扭曲的小脸愤恨到了极点,然后一把将秋水漫推到,秋水漫脚步踉跄跌倒在地,头却狠狠的磕上了一旁的书案桌角。

    秋水漫只觉得天旋地转,漫天的头疼伴随着无尽的画面冲进了她的脑中。最先涌现出的是她喝醉后来到她男朋友阿烨家看见的画面。

    她看见自己的男朋友和别的女人缠绵的画面,她醉酒歇斯底里的哭闹,然后,然后他的男朋友拽着她的头狠劲的磕上了房间的墙壁上。

    后面的画面便是一身喜服的秋水漫在洞房里哭闹想要逃走,然后被人踩住了衣裙磕在了桌角上。

    然后那些零碎的记忆,陌生的熟悉的一下汹涌而至,秋水漫瞪大了眼睛,思维却越来越混乱。她看着一抹玄黑色的影子匆匆走进来,然后看着萧绝扬手一巴掌打在了裘香雪的脸上,哭闹声,和模糊的记忆越来越不清晰。

    秋水漫晕过去前脑海只有一个念头,她被自己的男朋友杀了,就因为自己撞见了他男朋友出轨的画面。

    一滴泪从她的眼角滑下,秋水漫闭上了眼睛,陷入了那漫天无尽的黑暗之中。

    裘香雪捂着被萧绝打肿的脸颊,哭着跑了出去,萧绝将秋水漫抱在床上,看着她额角不停流下的鲜血,他的心突然说不出的疼,那种感觉让人窒息。

    穆流非得了消息匆匆赶来,他为秋水漫上了药,开了药方后,便匆匆的去了留仙居,见裘香雪趴在桌上哭的伤心,穆流非的心如同针扎一般的疼。

    “香雪,别哭了。”穆流非轻轻拍着她的背。

    裘香雪似是找到了依靠,突然趴在了穆流非的怀中哭诉:“非哥哥,绝哥哥他从来都没有打过我,她为了那个女人他打我。非哥哥我好难过,是不是绝哥哥他不喜欢我了,他是不是喜欢上那个女人了?”

    穆流非听着她悲恸的哭声,心跟着沉了又沉,他将裘香雪紧紧搂在怀中安慰。

    “香雪,王爷他不是不喜欢你了。而是你做的的确有些过分,其实我一直没有告诉你,王爷他留下秋水漫是有原因的。”

    裘香雪泪眼婆娑的看着穆流非,问道:“他能有什么原因,他就是喜欢上那个女人了。”

    穆流非替她擦了擦眼角的泪说道:“王爷只是用她来解毒的,你放心他不会喜欢上那个女人的。”

    裘香雪停住了哭泣,一双泪眼看着穆流非。“解什么毒,非哥哥你说清楚。”

    穆流非只好将事情的经过详细的对裘香雪说了一遍,裘香雪听后,似是有了希望了一般,她紧紧的握着穆流非的手问:“那是不是只要绝哥哥的毒解了,那个女人就能死了?”

    穆流非点点头郑重的对着裘香雪道:“香雪你放心,有我在,我不允许任何人跟你抢王爷,殷王妃的位置一定会是你的。”

    裘香雪有些喜极而泣,她窝在穆流非的怀中有种小鸟依人的感觉。“非哥哥,我不喜欢那个女人,你一定要帮我。等她为绝哥哥解了毒,我一定要让她去死。”

    “好,无论你想做什么,非哥哥都会帮你的。”穆流非有些贪恋这样的怀抱,因为只有这样的时刻,才让他切实的感觉到,他深爱的人在他怀中。

    为了裘香雪,他愿意做任何事情,就算与萧绝为敌,他也在所不惜。

    因为,他的心完全属于香雪,他不忍心看到香雪有丝毫的不开心。只要是香雪要求的,他都会去做,哪怕是违背自己的原则。

    更何况,就算是为了王爷,他也不能让秋水漫活的太久,因为她是秋相的女儿,从来就势不两立。

    香雪听到她的保证,破涕为笑,清澈的眸子中有一抹畅快。不管是谁,想要抢绝哥哥的,她都不会放过。

    穆流飞看着她娇美的容颜,心中有些恍惚,恍惚过后,就是酸涩。

    此时,日光正浓,在枝叶间落下来,在贴着窗花的开窗中散落,照在两人身上,温暖无比,带着淡淡的温情。

    只是,穆流飞的心中似乎一直停留在春天料峭的寒冷之中,不自觉间,将香雪抱紧。

    就算是自己的心难受无比,也依旧想要给怀中女子所有的温暖。

    而微风轻轻拂过,珠帘微撞,被花汁浸泡过的珠子散发着淡淡地馨香,沁人心脾。那碰撞的声音,极其微小,却不容忽视。像是谁的叹息,直击心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