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秋水漫深陷在冗长的噩梦中,梦中她似乎回到了原身儿时的情景。

    “漫儿,乖,你身体不好,这是爹给你准备的药,快喝了,喝了病就能好了。”

    一个年约三十的男子看着床上的小女孩儿,一脸温和的笑意。

    这是十岁时的秋水漫和他的父亲秋公瑾!

    但时候,那小女孩却被服下的药折磨的痛不欲生!

    ……

    “漫儿,这是西域的好东西,赶紧服下吧。”那男人又是一脸温和的样子,将一杯泛着紫色的葡萄酒推到她面前。

    看见这个东西,那年仅十五岁的秋水漫,浑身颤抖,满脸恐慌。

    “我不喝,我是人,不是怪物,我不喝。”说着便想打翻那掺着剧毒的西域葡萄酒,只是她纤细的小手才扬起,一个响亮的巴掌就打在秋水漫脸上。

    “你以为我想吗?若不是你在胎中就中了毒,我这些年会费尽心机地给你找毒药压制吗?”

    十五岁的秋水漫跌坐在地上,细声的抽泣满是无助,然后看着身边的侍卫端着那杯葡萄酒灌入了她的嘴中,然后便是蚀骨剜心的痛楚将她湮灭。

    一瞬间,场景就变了。

    镜像里,是秋水漫坐在镜子旁,一身大红的喜服,脸色却苍白无比,那苍白不是体质虚弱,而是常年不见天日导致。

    “爹,我真的要嫁给殷王吗?他已经死了呀。”说到这里,秋水漫不由得低声啜泣,瘦削的肩膀微微耸动。

    而秋相却是一脸不耐烦的脸色。

    “漫儿,你别怕,到时候太监会端来毒酒和白绫让你选,记住,一定要选那毒酒。你不会死的,爹爹一定会救你出来的。”依旧温和的声音,如慈父一般,还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知道了。”轻柔的话语中似有谁的叹息。

    而后是刺目的白绫,大红的嫁衣,以及那女子哭泣的惊慌的脸。

    秋水漫看着像自己的女子绝望中撞向桌子子,脸上被殷红的血覆盖。

    那个人明明不是她,可是她却从心底溢出满满的悲伤,就像周围不断变化的情景,一点点将她从悲伤的深处推去。

    但她来不及愤怒,心中的火焰就被突然而来的冰凉潮水淹没。

    这一次,她认出来了,那是她生存了二十多年的世界,看见的是她心心念念的男朋友——阿烨。

    只是,**的男女在床上交缠,这一幕刺痛了她的眼。

    她叫不出声,却知道自己心中的愤怒在一瞬间爆发。

    镜像中她的嘶吼惊醒了两人,那男子温和的脸瞬间变得狰狞,他的手按在自己头上,一下一下往墙上撞,殷红的血顺着墙蜿延而下。

    她在昏死的一瞬间,看见那女子慌乱中挑衅的眼神。

    原来,这就是自己一直想要的真相吗?

    她的世界仿佛被血色包围,那种诡异的红,触目惊心。

    “啊——”一声尖锐的声音打破沉寂的夜。

    “漫儿,你没事吧?”一道冰凉却沉稳的男声传来,将秋水漫唤醒。

    原来,这才是真相。自己被男朋友劈腿,而后死在深爱的人手中,早就已经回不去。

    而自己所拥有的身体也不过是一个被毒物喂养出来,看似受尽父亲宠爱,实则被人操控的怪物。

    小衣汗津津地贴在身上,像是被水洗了一般。秋水漫睁开双眼,看着那个男人略带担忧的眼神。

    “来人,打盆温水来。”萧绝冷声吩咐道。

    他盯着秋水漫,心中复杂。

    这次秋水漫的事情是因他而起,不过,他向来不觉得这样的错失在他,却也在一瞬间对着秋水漫不知说什么。

    刚才看她在睡梦之中双手无意识地紧握着床单,苍白的脸上都是汗水,他的心仿佛也被汗水浸染得湿漉漉的。

    “做恶梦了吗?”萧绝轻拧了软巾,为她擦拭着脸颊的汗珠,声音中似有些柔情,让秋水漫的心顿时平复了下来。

    “萧绝。”秋水漫轻唤着他的名字,才恍然想起,来到这里不过半月的光景,竟和这个男人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不禁眉头轻蹙,痛楚又袭上心头。

    “啊……”秋水漫摸了摸额头,头上缠着白色的纱布。她想起裘香雪的那一推,竟是将她封存的记忆给寻了回来。

    “漫儿,你没事吧?”萧绝有些慌张的询问她。

    秋水漫摇摇头,只觉得头晕无力,好似没清醒一般,脑子还没缓过神,整个人显得还迷迷糊糊。原本充满灵气的双眸此刻微微泛着迷茫之色。

    她看了看萧绝,眼前的男人俊朗非常,将她从生死间救了回来,历经记忆的重拾,有些事情她还需要慢慢理清。

    她的心中纠结万分,一直想着可以逃离这里,回到原来自己的时代,至少那个时候心中是充满了希望的。

    可是现在,现实告诉她那已经成了不可能的事情了,那种从满是希望到绝望的过程将她的一颗心都击碎了!

    而现在眼前的男人?秋水漫静静的看着萧绝,神色清冷却又恍惚,她在这个陌生的时空之中,命运已经在无形之中将他们两人捆绑在了一起。

    不管她愿不愿意,接下来的人生或许都要这样走下去,那种心情,她说不清……

    “我想在睡会”秋水漫干涩着唇缓缓开口道。

    萧绝看着她萎靡的精神,心中没由来的疼惜。仿佛之前因为她擅自出逃而心生的愤怒,在看见她受伤之后全然变成了心疼,这种感觉有些折磨人。

    “好,你睡吧,我会守着你,不要怕。”萧绝说着轻轻握着秋水漫的手,像是安慰一个孩子。

    听着萧绝的话,秋水漫竟感觉很是安心,她缓缓闭上眼睛,这一次,那恶梦没有在来缠绕她。

    秋水漫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次日傍晚,身旁萧绝已经不在。秋水漫微微的失落,却没有放在心上。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她饿的紧,正欲唤青坠来,却听房门打开,萧绝提着食盒走了进来。

    “便知你该醒了,我让厨房做了可口的小菜,过来吃吧。”萧绝说着已经将食盒中的饭菜摆上。

    秋水漫起身,感觉头好像好了许久不像之前那般痛了,她披了一件衣服,走到桌前坐下。

    “你一直没走?”秋水漫抬头,却迎上萧绝深邃的眼眸,看不见底,却总有一种让人沉溺的错觉。

    秋水漫别过头去,心不安分的狂跳了几下,匆忙拿起筷子,胡乱的吃了起来。

    萧绝自然发现她闪躲的目光,不禁微微扬唇一笑。“我说过会守着你,自然不是戏言。”他说着也拿起筷子吃了几口。

    她昏迷的这一天一夜,他的确寸步不离,有些公务也是在外间办的。如今府中上下都传,他殷王萧绝对这个王妃在意的很。

    秋水漫微微慌神,脑里有些混乱。有些事情,她必须要说清楚,不能让自己在如此被动的受人掌控。

    “王爷,中秋国宴上,王爷答应我的话,可不要忘了。待我病好,还请王爷给我一纸休书放我离去吧。”秋水漫放下筷子,掏出一方娟帕轻拭了嘴唇,却怎么也不敢看萧绝此时的脸色。

    有一瞬间的寂静,诡异的气氛在周围环绕。秋水漫心中有些打颤,她自然知道这个男人的脾气,说怒便怒,如果将他惹怒了,那么……

    萧绝的双眸染上一层烈火,他握着手中的筷子似是要将它摧毁,可下一刻他突然不动声色的继续吃了起来,姿态优雅,从容。“本王不记得答应过你什么。”浅浅的一句话,让秋水漫顿时心灰意冷。

    “萧绝,你,你别欺人太甚。”秋水漫的小脸有些愠怒,明明那日的国宴上她替他们拿下了三座城池,可这个男人却不认账,早知道当初就让他们被使臣侮辱才好。

    萧绝放下筷子,却是极力忍着不动怒。他以为这段时间他对这个女人已经很好了,可这个女人的心是石头做的吗?居然这般铁石心肠?

    “你处心积虑想要离开王府,不惜和西凉使臣合作。本王不远千里救你回来,守你一日一夜,你便是这样报答本王的吗?你想走,是不是因为你的心中一直放不下那个男人?告诉我,他是不是秋夜痕?”

    萧绝说着一把扯过秋水漫的胳膊将她禁锢在自己的怀中。

    秋水漫知道他是动了怒气的,可是他一次又一次误会她与哥哥秋夜痕有染,只让她觉得莫名其妙。

    “我说过了,他只是我的哥哥,王爷你不要胡乱猜测。我想走,只是因为香雪妹妹她太爱你,我不想成为你们之间的阻碍。我与你本来就是一场误会,你若是担忧我心中有所爱之人,那也可以让我去出家,这样你总放心了吧!”

    若论从前她心中念着的是自己的男朋友,一直想办法回去和他重逢。

    可如今,她的心已死。可她也不想插足在萧绝和裘香雪之间破坏他们的感情。如果可以青灯古佛,一辈子也是好的。

    萧绝却觉得心中咯噔了下,突然的情绪舒展,没由来的放松,原来这个女人说要离开是因为这事。

    “你就是因为香雪才想离开我的吗?”萧绝灼热的气息扑在了秋水漫的耳侧,那个地方是秋水漫敏感的地方,她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秋水漫没有回答,只是死死咬住的唇泄露了她的心思,萧绝一时哭笑不得,他将脸搁在了秋水漫的脖颈处,嗅取秋水漫身上独特的幽香。

    “我一直都将香雪当成我的妹妹!”萧绝看向秋水漫,秋水漫只是微微垂眸,没有说话,但眼底的情绪再一次被掩盖,萧绝忍不住轻声笑了出来,他自己都诧异自己第一次对一个女人这么有耐心,“怎么?不信?”

    秋水漫摇了摇头,“只是,人人都能看的出香雪她十分的爱你。而府中上下都知你对她极好,怎么可能只是当妹妹看待这么简单?”

    萧绝的话,她不信。男人的话,没有一句是可靠的,这是她从自己前世得来血淋淋的教训。

    萧绝瞪了眼秋水漫,眸色一冷,但到底没有再动怒,只是微微叹息,“香雪的父母为了救我而死,所以我答应过他们一定要帮他们照顾香雪的,这是我欠裘家二老的恩情,你明白吗?”

    秋水漫扭头看向萧绝,他眸光一闪而逝的悲色,像是想起了以往不堪回首的往事一般。

    这样的萧绝?深邃的眼眸填满了深深浅浅的孤独与寂寞,与那个一直不可一世,冷冽高傲的男人完全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