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这一刻!她的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被敲脆,她的手控制不住的摸到了萧绝那如同刀削的面庞,萧绝似乎一颤,转头看向秋水漫,深邃的眼瞳像是一道深渊,将秋水漫深深浅浅吸引到其中……

    突然指尖微痛,原来已经被萧绝握在了手中,“怎么?现在相信我了?”他那褐色的瞳孔之中是自信的浅笑。

    秋水漫抽动了下,但没有抽开自己的手,神色恢复入常的清淡,刚才那么一瞬间的恍惚便只当是她的同情心泛滥了吧!

    “王爷!我不管你跟香雪小姐之间的事情,我只知道,她爱你,你不能辜负她!”秋水漫的话音还未落,萧绝原本还带着笑意的俊脸瞬间阴雨密布,一瞬间疾风骤雨。

    “秋水漫。”萧绝咬牙,一字一句的叫她的名字。那种从心底深处发出的,让人无法抗拒的烦躁和失落,来的莫名其妙。

    只因为这个悲天悯人的女人将他推给别人?

    秋水漫感觉腰间力道一重,被带到了他的怀中,看到他眼神之中带着一股席卷一切的冰冷,秋水漫心中郁闷,前一刻还温柔哀伤,这一刻又恢复了那种傲世一切的雄狮的本性,她真的开始搞不懂这个男人了。比初夏的天气都来的喜怒无常。

    “你……”秋水漫没有挣扎,她从萧绝的眼中看到了烈焰的颜色,他知道他已是震怒。只是那色彩分明还带着其它的一些东西,未等秋水漫深思,人已经被萧绝拦腰抱起朝着那床榻而去。

    秋水漫大骇,双眸有些慌色,一时间竟也忘记了挣扎。

    “我不能负她,便能负你,是与不是?”萧绝说着突然将她压在床上,满含欲~望的双眸直直的望着她。

    “我……”秋水漫想解释,可下一刻萧绝的唇略带侵犯意味的袭上她的唇,让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再也无法思想。

    如被烈火一般的燃烧,唇齿间竟是他的气息,让秋水漫再一次沦陷。耳边是他温柔情动的声音:“漫儿,不要离开我,也不要背叛我。”

    这一夜,比之前的每一次都要浓烈。萧绝似乎要将秋水漫榨干一般,要了她一次又一次,看她在他的身下绽放,如这世上最美的一朵蔷薇只能盛开在他的手中。

    次日,秋水漫从酸痛中微微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便是萧绝那俊朗轮廓分明的容颜,线条棱角分明,如鬼斧神工,怎么不让人心动?

    面上忍不住一红,连忙用棉被将自己拥紧,裸露在外的肩头上的青紫红痕分明彰显着昨晚的恩爱缠绵!

    她到底是怎么了?明明一再告诉自己不要沦陷在男人的缠绵之中,可是她却推不开这男人的温柔。她想自己是真的疯掉了!

    就在秋水漫情绪凌乱不堪的时候,突然她纤细的手腕上一重,萧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过来了,捏住了她的手腕,秋水漫一惊,看着刚刚起床的男人魅惑俊逸的模样,心中又是一阵慌乱的颤动。

    萧绝的目光触到她微微惊慌的神情,看着她匆忙避开他的目光像一只受惊的小鹿。萧绝失笑,这个模样的秋水漫可爱极了,想起昨夜她的美好,萧绝的心如有上千只蚂蚁在爬。

    昨夜正是解毒之期,可是连他自己也想不明白,他对她的心意,说出的那番话,是为了安抚她还是……不想她心生误会?

    他留她性命,是为了替自己解毒,还是……

    门外传来微微的声响,萧绝看了看天色。不禁苦笑,第一次,他深陷美人乡竟错过了上朝的时间。难得有这样的机会,便任性一回又如何?

    萧绝这般想着,有力的臂膀捞着怀中的人,微微低头吻上她的额头。

    “王爷不去上朝吗?”秋水漫探出头,不解的看着萧绝。眼下的天色马上就要大亮,按理说他该起身才对。

    “本王舍不得你,便不去了。”萧绝戏虐的声音扫过秋水漫的耳垂,惹得她一阵酥麻无力。

    秋水漫只在心中叫糟,这样的萧绝让她难以招架。

    萧绝知道秋水漫脸皮薄,不在逗她。只是紧紧拥了拥她,柔声道:“天色还早,在睡一会吧,难得本王与你一起偷个懒。”

    秋水漫如得了赦令一般,轻嗯一声,闭上眼,窝在萧绝温暖的胸膛又昏昏的睡了过去。

    直到天色大亮,秋水漫醒来的时候,萧绝已经起身,还令人备好的早膳。秋水漫在青坠的服侍下穿衣洗漱,萧绝静静的看着公文等她,两人之间犹如举案齐眉的夫妻,其乐融融。

    秋水漫的心中,竟生出一些期许,虽然只是一瞬,也让她惊愕。她竟想和他就这样白头到老,真是荒唐。

    两人正围着圆桌用膳,一身鹅黄色锦绣纱裙的女子冒冒失失的冲撞了进来。秋水漫抬头,见裘香雪一双水灵的大眼扑闪着,似是有些委屈,又生生忍住一般。

    “绝哥哥,漫儿姐姐!”裘香雪绞着手指低低的叫了一声,那模样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秋水漫微微一簇,看了眼身边的萧绝,她心头愧疚,虽然知道裘香雪一直都是不喜欢她的,这一切皆是因为萧绝而起。

    她本不想再跟萧绝有任何的交集,可是昨晚的温存,她居然再一次没有把控得住,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

    明明该是抗拒的,但当萧绝靠近她,温柔待她,她便变得相当的不争气。

    所以,裘香雪这么急急忙忙的来应该是来责怪她的吧!

    想到这里,秋水漫又微微垂眸,秋水漫知道萧绝对裘香雪的宠爱,从昨晚萧绝跟她说到裘香雪的父母跟萧绝的渊源之后,她就明白萧绝对于裘香雪的宠爱已经到了纵容的地步。

    所以她没有必要跟裘香雪来正面的冲突,就算是裘香雪之前对她做了多么过分的事情!

    “妹妹过来坐吧。”秋水漫笑着拉了一旁的椅子,示意裘香雪过来坐下一同用膳。

    “我……”裘香雪摇了摇头,没有坐下来,看到一旁的萧绝脸色一直都是阴沉的,知道萧绝还是在生她的气,心中有点发酸,又有点委屈,但她还是很快就控制了自己的情绪。

    她快步上前,拉住了秋水漫的手,“漫儿姐姐,我知道你在怪我,可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希望你能够原谅我,那天的事情真的是我糊涂了!我今后不敢了……”

    她神色哀伤,只是眼底却有一丝一晃而过的狡黠跟阴谋闪过,但这丝情绪自然很快就消散不见,秋水漫跟萧绝都未曾察觉。

    一直未曾说话的萧绝突然哼笑一声,抑扬顿挫的声音分明带着嘲讽。“本王竟不知,香雪你也会这般向人道歉,真是稀奇。”

    裘香雪心中一惊,萧绝又这样恶言恶语的冲她,她又觉得有点委屈了,泪水充斥着眼眶,酸酸涩涩的,但想起昨天穆流非跟她说的,一定要好好跟秋水漫负荆请罪!

    裘香雪还是咬了咬牙,撩起自己的裙摆,一把跪在了秋水漫的面前,秋水漫没想到裘香雪会这样,吓得一把将裘香雪拉了起来。

    裘香雪却固执的不肯让秋水漫拉起,一张小脸满是惨白。“如果姐姐不原谅我的话,那么我就一直这样跪着!我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惹绝哥哥生气了,姐姐,你替我向绝哥哥求求情,告诉他香雪知错了。”

    说罢一双眼睛闪着珍珠一般的泪火,楚楚可人,让人心生不忍。

    萧绝依旧是冷哼了一声,不动声色。这一次,裘香雪的所作所为真是是惹怒了他。

    秋水漫便知裘香雪肯向她认错,亦是因为萧绝。若想真正化解与裘香雪的恩怨,只怕自己在王府一日,那便是不可能了。倒不如,成全了裘香雪的心意,毕竟是自己对不住她。

    “王爷,这件事香雪虽然有错,但是你知道的,若非我自己想逃,别人就算绑也未必能将我带走。归根究底还是我一心想逃离,利用了香雪,要怪你便怪我吧。别在为难香雪了。”

    这话一出,果然见萧绝的脸色变了变。他是聪明人,知道秋水漫独揽罪名是为了裘香雪,但她所说句句属实,让萧绝忍不住心生愤怒,可想起昨夜他们的缠绵,这种怒气又自然的消散,只剩无奈。

    似乎在等待着萧绝的反应,裘香雪也委屈的咬着自己的下唇负气的看向一旁的萧绝。

    萧绝没有说话,神色之间依旧是一片幽暗。只是秋水漫跟裘香雪明白,萧绝既然没有再说什么,那么便是一种默认!

    “好啦!现在快点站起来吧,我们都已经原谅你了。”秋水漫笑着说,将裘香雪从地上拉起,一边还帮她擦拭掉裙摆上的灰尘。

    裘香雪很激动的看着秋水漫,杏目之中都是点点泪花,看上去情绪很激动,拉住秋水漫的手,“姐姐,谢谢你原谅我!香雪就不打扰你们用膳了。”

    说着,便很是乖巧的样子,又深深的凝望了萧绝一眼,才转身带着一丝失落离去。

    出了房门,裘香雪那本是天真无害的小脸突然一变,变的有些狰狞有些恶毒。

    秋水漫,终有一日,我要你也尝一尝我今日的侮辱。等你为绝哥哥解了毒,看我怎么对付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