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秋水漫自然不知,裘香雪这恶毒的心思。她只微微用余光扫着萧绝的表情,见他脸色如初,这才放心。

    裘香雪刚刚走后不久,宫中懿旨便传来。是皇后楚凌波的旨意,让秋水漫入宫。

    秋水漫的心中不免担心,不知此番皇后的召见所为何事,不禁将堪忧的目光看向萧绝。

    萧绝垂眸,今日一早他并未早朝,不知皇后宣秋水漫入宫有何深意。

    “莫担忧,我送你入宫,同你一道去!”萧绝拍了拍的秋水漫的手背,示意她不要担心,秋水漫觉得自己慌乱不堪的情绪,此刻因为萧绝掌心的温暖而暂时的缓和了下来,倒是没有那么忧思慌张了,不由得点了点头。

    去皇宫到底是不比在王府,秋水漫换了一身水湖蓝镀金纱裙,腰间束缚白色真丝罗带,将秋水漫的身材勾勒的玲珑有致。

    而发饰,秋水漫比较是现代人,所以她不喜欢太过繁琐,只是让青坠帮她挽了一个凌虚髻,只斜簪着一只碧玉簪,和飞蝶步摇相称,举手投足微微摇曳,神韵天成。

    从房间里出来,萧绝已经身着一身深紫色灵蛇纹路锦袍站在外面等待了,看到秋水漫一身锦衣,目光一惊,这个女人仔细打扮起来的时候,是极美的。

    萧绝难得的温柔,亲自将秋水漫扶上马车,温柔的声音只有秋水漫一个人听得到,“你今天格外好看!”

    秋水漫闻言不敢看萧绝,脸上却已经忍不住挂上了两坨绯红了。

    两人不消片刻就到达了皇宫,秋水漫一直将自己的手紧紧放在萧绝的手心之中,萧绝今天也是格外的有耐心,倒是一直握住了她的手,未曾有松开的意思。

    两人下了马车,刚刚准备一起去皇后的清宫,一个公公便一路小跑了过来,是皇上身边的喜公公。

    “王爷,且留步!”喜公公气喘吁吁的挡住了秋水漫跟萧绝的去处。

    喜公公是皇上面前的红人,所以他还是相当给喜公公面子的,当下就停了下来,清冷一笑说,“公公这么急着,倒是所为何事?”

    “回王爷,皇上知道您来了,特地邀您去御书房!”喜公公跟在皇上的身边已经有几十年了,所以现在也是老态毕现。

    “现在?”萧绝蹙眉,看向身边的秋水漫。

    秋水漫突然明了,忍不住有一股暖流涌过,手中紧紧的拉住了萧绝的手,然后清浅摇头,“无碍!你且去吧,我这边你放心便是!”

    她不是初次进宫,再者她一个来自未来的人,还怕对付不来这小小的后宫吗?即便没有萧绝相陪,她也要应付自如,不能让萧绝为她忧心。

    萧绝深深浅浅看了眼秋水漫,没有多说,眉心之间依旧是暗沉的清冷,但还是点了点头,“我才从皇上那边回来之后,就去接你!”

    秋水漫的心头又是一热,他们这样的对话,像是寻常的小夫妻,如果他们之间没有那么多的恩怨情仇的交缠,她没有那么多的前世今生的深恨与痛,而他也没有那么多的野心与计谋!

    是不是他们之间其实就可以跟寻常的小夫妻一般了呢?

    她不得而知!

    温顺的点了点头,只留下一抹清淡平常的微笑,

    萧绝跟着喜公公走后,皇后身边的张公公这个时候也赶来接秋水漫了。

    张公公没有带着秋水漫去了皇后的寝宫,而是朝着御花园的方向。“王妃,皇后娘娘知道您入宫,所以特地在御花园设宴,并邀请了一干宫中嫔妃作陪。”

    秋水漫到有些惊讶,她不过就是殷王王妃,如何让皇后这般招待?常言有云: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皇后的目的,到是颇有意思。“皇后娘娘真是有心了!”

    两人不再多说什么,一路小走就御花园里,过来还未多已经听到了一阵阵女人们轻歌曼舞的声音,好不热闹。

    秋水漫一路跟着张公公走到了楚凌波的面前,因为是一宫之主,所以楚凌波是坐在最中间的金玉雕制的椅子上,斜斜的依靠着,看着席上众妃嫔。

    “拜见皇后娘娘!”秋水漫微微一伏身,垂着头,看不清她此刻的神情,只是很恭敬。

    众人似乎这个时候也都看到了秋水漫的到来,都各就各位,停止了欢笑,看向这突然出现的“贵客”!

    秋水漫虽然看上去淡定,但还是有点紧张的,她只能尽量让自己显得淡然。

    她没有看见楚凌波的表情,但她可以感受到众人的目光此刻都落在了她的身上,她不敢抬头也不敢起身,直到楚凌波清清淡淡的声音传来,“起来吧!”

    秋水漫这才直起身来,恭敬的站着。

    “抬起头来!”楚凌波慵懒的声音再一次传来,秋水漫依言微微抬头,就看到了楚凌波那张绝美的容颜。

    虽然已经上了年纪,但依旧难掩她年轻的时候的精美容颜,神态更是雍容,如果看不到她眼底那细细的细纹,丝毫猜测不出她的年纪。

    “国宴一见只觉得殷王妃聪慧不凡,今日再见才知殷王妃风姿卓越,竟有倾国倾城之貌。”楚凌波赞许的声音传来。

    “是啊!殷王爷真的是好眼力,挑中了这样的绝色佳人。”在秋水漫左手边的一个嫔妃也忍不住对楚凌波夸赞秋水漫。

    “谢谢各位娘娘,漫儿蒲柳之姿岂敢说好!各位娘娘才是绝代佳人……”秋水漫浅笑着说,心中却十分厌恶,与这些女人说着违心的话,当真没意思。

    楚凌波眸色微眯,旋即就笑着对张公公说,“还不给王妃赐座!”

    张公公立即引了一处席座给秋水漫。

    秋水漫谢恩方坐下,便听有男人戏虐风流的声音传来过来:“好个蒲柳之姿!我看这位佳人倒是谦虚了……”

    这人有些轻挑孟浪,秋水漫抬头见一身材高瘦的男子,一身金玉龙袍,额发高束,眉目如冠玉,倒是看上去有点贵胄尊贵的样子。只是说出的话却与身份不符,此人秋水漫在国宴上见过。

    太子萧寒,传闻风流成性,性格暴戾,今日一见果然如是。

    萧寒身边携同一人,正是当今太子正妃——上官毓秀。太子妃美丽动人,一双桃花眼斜鬓而上,眉目飞盼,很是迷人,肤如凝脂,也是佳人一位。

    “儿臣,臣妾拜见母后!”萧寒跟上官毓秀一同拜见楚凌波!

    秋水漫知道自己是猜对了,看向楚凌波的时候,楚凌波神色淡然,似未曾有变化,但那双杏目倒是微微一流转,可以看出还是很宠溺太子的,毕竟太子是她唯一的儿子。

    “都起来吧!来人,赐座!”

    萧寒跟上官毓秀入座之后,倒是跟秋水漫是对面的方向,所以秋水漫发现萧寒的目光居然一直都是在她的身上的,如此放肆不知收敛,让秋水漫心头一阵厌烦。

    楚凌波似乎没有注意到任何的异样,只是清淡的笑着说,“太子今天怎么会来这里了?”

    萧寒微勾嘴角,邪魅不已,语气之中却带着对楚凌波的撒娇,“儿臣今日跟太子妃闲来无处来处走动,得知母后在御花园里设宴,自然也就跟太子妃赶来一看了啊!说到底还是想念母后你了。”

    楚凌波果然笑出了声音,“你啊!总是这么会说话!”然后又笑着看向秋水漫,说,“母后今天设宴实则是为了殷王妃,当日国宴上她为我们拿下西凉的三座城池,连你父皇都对她赞赏有加,母后更是一心惦念,所以特意请殷王妃来此相聚。”

    “母后说的是,王妃当日的风采连本宫都念念不忘呢。”萧寒更是将目光肆无忌惮的落在了秋水漫的身上。

    这秋水漫生的清秀俏丽,看上去温婉,实则那双清澈的眼眸之中却带着狡黠跟倔强,倒是跟他见识的其他女人不太一样。

    有意思有意思!

    秋水漫显然也感觉到了萧寒的严重的玩味,这个太子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既然是皇兄的王妃,那么便是我的嫂子了,怎么我也是得敬嫂子一杯的,不是吗?”说罢也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已经笑得风流邪魅的走到了秋水漫的面前。

    秋水漫不紧不慢的站了起来,不去看萧寒,倒是推脱着说,“怎么能让太子敬我酒呢!臣妾折煞不起,怎么说这杯只能让臣妾敬太子了!”

    秋水漫拿过一旁的酒壶,给萧寒倒了一杯,太子却没有立马喝,只是邪魅一笑,站在秋水漫的面前,一双风流的眼光毫不忌讳的落在秋水漫玲珑有致的身材上。

    “太子,你这是……”秋水漫心中厌恶,却只能抑制着不发作。

    萧寒笑了笑道:“哪有本宫自己一人喝之理!你自然也要喝的……”

    秋水漫幽幽叹息了一口气,也帮自己倒了一杯,萧寒这才放过了她,两人当着众人的面微微碰杯,萧寒一饮而尽。

    只是……刚刚喝完酒,萧寒却脸色一变,一口鲜血沾从萧寒的口中吐了出去,喷在了秋水漫水湖蓝色的罗裙之上。高大的身子斜斜倒在了秋水漫的面前,不省人事!

    有那么一刻,整个御花园一片静谧,似乎所有人都忘记了呼吸,被眼前这一幕给吓到了。

    也不知道是哪个女人大声尖叫了一声,“啊!”这才打断了这诡异的平静,接下来整个御花园简直闹成了一片。

    “啊!太子吐血晕倒了,来人啊!快来救太子……”

    “太医呢!太医在哪里?”

    “怎么会这样,酒水里有毒……”

    却有一道凌厉不容抗拒的威严之声,格外的清晰,落在秋水漫的耳中:“来人,将殷王妃给本宫抓起来。”

    训练有素的侍卫一拥而上将手无寸铁的秋水漫擒住,秋水漫看着园中噪杂的场面,目光落在楚凌波的身上。

    这个女人第一时间的反应是将她抓起来,而不是关心自己的儿子,真是,有意思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