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聂容泽恭敬的点头,一个用力拉过身边刚才跟他一起进来的一个侍女,那侍女还不等聂容泽说话,已经哆哆嗦嗦跪倒在了地上,“皇上……皇上饶命啊!”

    萧陌海脸色一冷,指着地上跪着的人,“这是怎么回事?”聂容泽恭敬的回答道,“回皇上,此侍女正是此次毒害太子之人!”说完,目光似乎又有意无意的瞥了眼秋水漫。

    秋水漫未曾动弹,却看到对面的萧陌海一把一掌拍在了桌上,大喝了一声,“什么?”勃然大怒,让周围的几个人,包括秋水漫跟聂容泽凑跪了下来。

    那侍女吓得又是一个哆嗦,不停的跪在地上磕头,咚咚咚的声音让秋水漫觉得刺耳异常。

    她是现代人,内心伸出到底对于这种尊卑贵贱还是相当的排斥的,微微蹙眉,只是很快又放开。

    “你居然敢毒害朕的皇儿,是不想活了吗?”萧陌海怒目而视,指着侍女眼神威吓。“到底有何居心,如实说来!”

    那侍女连忙点头如捣蒜,“是……是奴婢我……我心中对太子有怨恨!太子曾经玷污过我的清白,所以……”

    那奴婢说着已经泪水爬满了整张脸,身边的众人却闻言皆是一怔,皆是知道太子花心风流,可是没想到连宫中的侍女都不放过。

    萧陌海的脸色此刻也好不到哪里去,从刚才的震怒渐渐变成了尴尬夹杂着愤怒,“你说的此话可是真的?”秋水漫还是注意到了此刻萧陌海捏着杯子的手在颤抖,显然是被气的。

    太子做出这等丢人的事情,他这个做父亲的人怎么能不觉得丢脸呢!

    “是……是真的,千真万确,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奴婢才心中怨恨,所以才在殷王妃帮太子倒酒的酒壶之中加了毒药!”侍女颤颤巍巍的说着,连头都不敢抬。

    萧陌海已经气的不行,但他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眸色一转,一股阴沉的杀机,“那为何殷王妃喝了没事?你不是说你是在酒壶之中放入了毒药吗?”

    萧陌海步步紧逼,秋水漫的心中突然一阵冷然,疑心深重。萧陌海脸色冷凝,他是一国之尊,最善于揣测人心,虽然了这个侍女这般解释,但他到底不是很信任。

    那小侍女又哭诉着说,“我只是觉得不甘心,觉得羞辱,因为太子殿下对我做的那些事情,但我并不想要让无辜的人受到惩罚,所以在殷王妃的酒杯里是抹上了解药的!所以殷王妃才会喝了没事……”

    萧陌海显然还是不怎么相信,眼神幽冷,“砰”的一声,一把摔掉了手中的水杯,“岂有此理!”茶水溅了那侍女一身,侍女惊恐却不敢动弹,乖乖跪在地上。

    众人一时都紧张的站着,不敢动弹,这时候门却被打开了,是楚凌波走了进来,秋水漫跟聂容泽连忙行礼,“臣妾、臣,拜见皇后娘娘!”

    楚凌波显然没有功夫跟她们闲扯,目光死死的落在了跪在地上的侍女身上,眼神凶狠而残暴,几乎是咬牙切齿说道,“既然你说你已经提前在殷殷王妃的酒杯上抹好了解药,那么你怎么知道太子会找殷王妃要酒喝的呢!”

    楚凌波的气势逼仄,让人不敢直视,那侍女显然也是被惊吓到了,一时哆嗦着身子,张了张嘴!

    “说!”楚凌波突然大喝了一声,神情暴怒,虽然现在皇上在一旁,但萧陌海一向都是相当宠爱皇后娘娘的,加上这次的事情特殊是关于他们的儿子的,所以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侍女哆嗦了下,连忙结结巴巴道,“是……是,皇后娘娘,因为太子生性风流,女婢早就看出太子对殷王妃有兴趣了,所以……所以干脆就堵上一把!”

    “啪!”侍女的话音刚落,楚凌波的一巴掌就已经准确无误的扇在了侍女的脸上,侍女捂住了自己的脸,甩向另外一边。偏偏不敢挣扎反抗……

    楚凌波似乎还不甘心,心中的愤懑难以消减,扬起手又要一巴掌,萧陌海却已经对这场闹剧感到羞愤,“好了!够了……”

    楚凌波放下了手,脸上更是青一片白一片,这个该死的侍女的出现,让太子在皇上的面前更是印象差到了极点,让她怎么能不恼怒呢!现在皇上更生气了,看来这次真的是得不偿失!

    “就你教出来的好儿子,居然做出这种事情!”萧陌海已经走到了楚凌波的面前,对着楚凌波低声的斥责,颜色不悦。

    楚凌波不敢多说什么,只是恭敬低头,不敢在圣颜面前多为太子辩解。

    萧陌海这个时候看了眼秋水漫,长叹一声带着些愧疚。“这次的事情,既然是误会一场,那么自然是要还殷王妃一个清白的!”

    说罢对着身旁的喜公公道:“将这个侍女打下死牢,殷王妃经此事受了委屈,特赐东海明珠一对,以慰其心。”

    秋水漫微微松了一口气福了福道:“谢皇上。”

    一旁的楚凌波似乎心有不甘,弱弱的叫了一声,“皇上,可是……”

    “还可是什么?已经这样了,那侍女也打下了死牢,你还想怎么样!”楚凌波面色不善,“可是皇儿,他……”

    “这次的事情,正好就让他吃一个教训,看看他下次还敢这样了吗?真的是……”萧陌海似乎已经不想在说这件事情了,瞪了眼楚凌波便拂袖而去。

    黑暗之中,轮廓分明的俊逸男人走向另外一个男人,两人皆是长身玉立,逆着光却看不清两人脸上的表情,只有一阵阴霾在两人的身上散发出来。

    “殷王,你又欠了我一个人情。”那面容深邃的男人正是聂容泽,他面带着一如平日的温和笑意,仿佛如沐春风,可是仔细看会发现他眼底的阴狠居然是浓的化不开的。

    他走近萧绝,神色如常,只是那双深邃的眼眸却像是鹰隼一般锐利,在黑暗之中散发着阴冷与嘴角微扬的浅笑行程强烈的对比,仿佛万物一切皆为他手中的一颗小小棋子。轻频浅笑之间,就能颠倒乾坤。

    “自然!我萧绝说话一向一言九鼎!”萧绝淡淡的说,语气冰冷。黑暗之中,聂容泽带着一股漠然的不达眼底的笑转身离开了。

    聂容泽刚刚离开,另一个男人这个时候也走了进来,在萧绝的面前行礼,萧绝淡淡的问道:“太子现在怎么样?”萧绝玩弄着手中的玉扳指,目光深邃忽闪,等待着穆流非的回答。

    “回王爷,太子虽然看似中毒很深,来势汹涌,但其实那毒对身体并么有伤害,至于看上去那么凶险不过也就一种假象。”

    果然,跟他猜想的一模一样,黑影之中,萧绝的唇微微勾起,摆了摆手,“知道了,太子那边,你切莫要让他这么快就活蹦乱跳……苦头总是要吃的!”

    “是!”穆流非微微颔首,没有多做停留就退下了。

    秋水漫从萧陌海的行轩殿出来之后,就由喜公公一路带着走了皇宫的殿门之外,说是萧绝在那边等着她。

    远远看去!秋水漫看到了一身紫色琼羽雕龙的锦袍的萧绝站在马车旁,身材颀长,微风扫过,似乎卷起了他衣袍的边角,行程完美的弧度。

    男人脸上是一如既往的闲适从容,似乎世间的所有一切都不能动容他片分。

    秋水漫心中微微一个荡漾,她已经三两步走到了萧绝的面前,没有说话,斜着脑袋看着萧绝,萧绝被秋水漫这样肆无忌惮的模样给撩拨的心痒难耐,他突然一把扯过眼前的人,温热的气息扫在她的耳边。

    “是不是进去一会的时间,就已经想念本王了!”邪魅的语气没有一丝的正经,却让秋水漫的脸顿时红了起来,她睁开萧绝的怀抱瞪了他一眼,随后上了马车。

    萧绝微微扬唇,不易察觉的微笑,在微风吹拂下若影若现,他跟在秋水漫的身后上了马车。

    一天下来,本来她是有点累了,刚刚闭上了双眼打算闭目养神,耳边就传来了萧绝那低沉喑哑的声音,极有磁性。

    “今天太子的事情,你完全可以将所有的事情都推给我,那么我相信你完全可以全身而退!”

    闻言,秋水漫睁开了双眼,褐色的眼瞳之中清澈分明,她微微够唇,淡淡的开口,“我不是也没事吗?你也找人将我救了出来了,不是吗?”

    萧绝闻言轻声笑了起来,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过聪慧,他都没有提及此事,她就已经知道这事背后是他做的。

    经过这种生死攸关的事情,她没有为了求生而背叛他,这个女人,绝不是谈生怕死之人。想到这,萧绝开心一笑,竟也毫无掩饰。

    “你笑什么?”秋水漫被萧绝这样突然的一声轻笑笑的毛毛的,微微抿唇,神色一暗,表示此刻她的不满。

    萧绝突然倾身过来,马车本来空间就不大,现在萧绝突然这样倾身靠过来,更显得整个车厢内都弥漫这一种尴尬又暧昧的气息,她的脸上也瞬间就染上了淡淡的红晕。

    恰恰男人的气息还完全的喷薄在了她的脸上,她双手撑在了萧绝的肩头,别开脸,尽量让自己不要将羞涩的情绪表现在这个男人身上。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她真的是太了解这个男人了,看上去似乎一副冰冷的模样,但其实腹黑的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