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可是我要是今天没有派人去救你,你又不说出是我!那么你说不定现在已经身首异处了,你说呢?”萧绝一把捏住了秋水漫那纤细的下巴,逼着秋水漫看着他那双深邃宛如洪潭一般的双眼。

    “你不会不救我的!”秋水漫倒是不介意,亮晶晶的双眼之中都是光芒,她笑意盈盈的说。

    萧绝轻笑,松开了秋水漫的下巴,重新坐到了秋水漫的身边,忍不住笑着说,“你就是这么相信我?”秋水漫摇了摇头,解释道,“不是对你有信心,而是我怎么说都是你的正妻,我想出了什么事,你也难逃牵连,不是吗?”

    萧绝一怔,是啊!从她成为他的王妃那一刻,他们已是荣辱与共!无论他留她在身边的初衷目的是什么,他都有义务保护她不受伤害。

    萧绝正色,又道:“人在任何情况面前,第一个要想到的是自己,只有自己活下来,才有机会跟希望。”

    他是在奉劝这个女人,其实是他心中的恻隐之心无形之中在作怪,但秋水漫似乎并不领情,淡淡的看着车窗外,“我不喜欢做违背良心的事情!”

    这女人!真是勾起了他的兴致,有的时候不知道她是真的什么都不懂,还是因为什么都懂所以才能是那般姿态。

    萧绝没有再说话,秋水漫突然却有了疑惑,看向萧绝的侧脸,“今天之事是不是我那个好父亲所为?”

    萧绝蹙眉,这个问题他不是没有想过,准确的说,现在那些一直跟他对抗的人都是有嫌疑的!

    “现在还不能确定!但他也是有嫌疑的!”萧绝微微沉着眸子说,所以看不清他眼底的情绪。

    秋水漫了然的点了点头,两人没有再说话,车厢内突然就静谧了下来,仿佛一根针就可以掉下来听到声音一般。

    “如果你要对付秋相的话,我会帮你,!”秋水漫突然淡淡开口在,萧绝转过头来就看见秋水漫的眸色微深,是很认真的饿再说这件事情,又听到秋水漫继续说,“但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个要求。”

    萧绝似乎已经赛道了秋水漫的要求,他觉得额头有点沉,但他还是淡淡的开口,“说!”

    “我希望你能放过秋夜痕,他是无辜的,他不过就是秋公瑾的一颗棋子而已!而且,在秋府,他是唯一一个对我好的人,真心的!”

    萧绝看着秋水漫那双原本晶亮的双眼此刻却微微垂下,暗沉下来……似乎那桀骜不驯的光芒瞬间就熄灭了一般。

    秋水漫自然没有察觉到萧绝的目光此刻落在了她的身上,她心中想起的却是,在她很小的时候,这具身体的娘亲去世的时候曾经将一块玉佩交到了她的手中,并且告诉她并不是秋公瑾的亲身女儿。

    这也是,被毒侵染了数十年的秋水漫,自欺欺人的认为秋公瑾是个好父亲,其实她心中早已有一种无形的抗拒,知晓秋公瑾这般对她只是为了利用。

    这一刻,秋水漫深深的感受到原身曾经的那种渴望,渴望得到父亲的宠爱,而不是利用。

    那块玉佩还挂在秋水漫的脖颈上,而对于自己的身世,秋水漫却是一无所知。当然这一切,关于她的身世的秘密,她没有打算告诉萧绝。!

    秋水漫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神色黯淡,可是越是这样的秋水漫就越让萧绝心中难耐,这个女人,在想到秋夜痕的时候居然流露出了这样的表情。

    是不是心中想念着那个名义上的哥哥,现在却被他困在身边,所以心中的思念跟想念难以言表?

    “本王会考虑的。!”萧绝的语气冰冷,没有了刚才的恬淡温柔,甚至扭过了头,不再看她。

    清冷着神色的样子让秋水漫一时相当的不适应,但她心中想来这个男人一直不都是这个样子吗?喜怒不形于色,时常都是翻脸比翻书还快,还说女人最善变,她看啊!男人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呢。

    秋水漫也没有说话,车厢内瞬间又安静了下来,只有前面的车夫不断的鞭打着马车的声音,又过了一段时间,车子才到了王府。萧绝甚至都没有将她扶下马车就黑着脸自己下了马车拂袖而去。

    秋水漫无奈的摇摇头,知道这个男人就因为自己的一句话便又动怒了。果然古代的爷都不是那么好伺候的。

    本来以为萧绝只是发发脾气,但显然她是想错了,一连几天的时间她都没有看到这个男人的半点影子,更别说是跟这个男人一起吃顿饭了。

    不用面对萧绝,秋水漫难得的放松,可是不知为何,她的心中却隐隐的烦躁,像是有一种情绪要破土而出,不受控制。

    这种异样的烦躁,让秋水漫有一种挫败感?她的心底倒是还是在不知不觉之中埋下了魔障了。那魔掌的种子或许就是那个男人,那个对她时而冷漠时而热情的妖孽!

    秋水漫终是受不了这种日子,所幸萧绝没有将她禁足,她在府中实在憋闷的很,又怕出府会遭到危险,所幸装扮成小斯的样子,携着青坠一同出了府门。

    外面天晴风朗,是游玩散心的好天气,和青坠一同走走停停,对街上的许多事物秋水漫都感觉到新奇。

    这古色古香的建筑,街上的行人,服饰让秋水漫深深地感觉到,自己的确是来到了古代,而不是做梦。

    在西街的偏角处,一家酒肆引起秋水漫的注意。零星的记忆涌现,竟是关于原身十余年来唯一的一丝温暖。

    酒肆并不大,只有上下两层,上到二楼在她最熟悉的那个位置上,一个一袭白衣俊朗的公子正端着酒杯低饮,那一刻秋水漫的心底涌出一些欣喜。

    秋夜痕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秋水漫,虽然她做一袭男装打扮,但依然逃不出他温润的双眸。看见她的那一刻,秋夜痕的心波澜又起,带着微颤的声音响起。

    “漫儿!”秋夜痕像是相当不确定一般低声呢喃的呼喊了一声。

    “夜哥哥。”秋水漫也激动得叫了一声,惊喜的程度丝毫不亚于此刻秋夜痕看到她的情绪。

    秋水漫在秋夜痕对面坐下,这里是他们以前经常来的地方。

    “夜哥哥,你身上的伤好了吗?”秋水漫想起那夜的刺杀,若非是秋夜痕护着她,她早已死在自己爹爹派来的刺客刀下。

    “早就好了,你放心,哥哥康健的很。”秋夜痕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带着笑意的眼睛直望着秋水漫。

    秋水漫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她端起酒壶为他们两人斟了一杯酒。聊着小时候的一些往事,这几天她一直都觉得郁闷到了极点,但这一刻有秋夜痕这个哥哥在这边陪伴,她才觉得自己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

    突然手上一紧,秋水漫没有拿酒杯的那只手已经被秋夜痕死死的握住了,秋水漫诧异,但并未多想,只是忍不住问道,“哥哥,你这是怎么了?”

    “漫儿,萧绝他是不是欺负你了!”秋夜痕只从她的神情和言语中就已经看到了她的落寞,她虽然掩饰的极好,但逃不过他的眼睛。

    他陪了她十八年,她的一言一行怎么能瞒得过他?

    秋水漫微微诧异,心中有一股暖流,既然爽朗一笑:“哥哥,你放心把!没有人敢欺负我,我有哥哥保护不是吗?”

    秋水漫对着秋夜痕眨了眨眼睛,霎那间灿若星辰,仿佛此刻所有的光芒都被她吸引。

    “是,无论你在哪里,哥哥都会保护你,永远的。”最后几个字他几乎是轻声的呢喃,秋水漫似乎并没有听到。

    以前那个时刻柔弱需要他保护的秋水漫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消失了,那日在宫宴之上,她大放华彩,那样的耀眼夺目,似乎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当然也是包括他的,他不知道秋水漫的这种变化对他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他为秋水漫的变化感到高兴,但与此同时,他又觉得心中隐隐难受,仿佛以前依赖他的秋水漫已经变了。

    即便如此,她还是那个,能控制他言行思绪,让他想爱而不敢爱的人。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她身后,默默的看着她。

    秋水漫的心中涌起了一股酸涩,那般的感动,温暖的,来到这个世界上,这个陌生的异族空间里,似乎也就只有他会对自己这么好了。

    兄妹两人离开了酒肆后,便在街上逛了起来。秋水漫看见街上的糖人和冰糖葫芦,那往日的点点滴滴又涌现出来。

    “记得你小时候爱哭,我说要给你买糖人和冰糖葫芦你便不哭了,一直缠着我去集市,直到兴高采烈的将它们拿到手才罢休。”秋夜痕说着已经付了钱,将糖人递到了秋水漫的跟前。

    秋水漫眼圈一红,久违的感动萦绕心头,她接到那糖人对着他调皮一笑:“还有冰糖葫芦,我也要。”

    “好。”宠溺的声音在秋水漫的耳边响起,她垂头舔了舔那甜的发腻的糖人。她不爱甜,但这是原主喜欢的,这也是她在这个异世唯一的甜蜜和温暖。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他们走过了小时候走过的所有地方,带着怀念和眷念。路的尽头便是殷王府,秋夜痕知道,在美好的时光总是要过去,这一日与他来说已是恩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