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殷王府门前一片肃穆,屋檐沉敛,在黄昏残阳中似乎被岁月浸然,显得老态龙钟起来。

    秋水漫转身,看向秋夜痕,似乎即将分别的时刻他的身影带上萧索孤凉,身影被斜阳拉长,在王府门前的石头上隐匿,而他的身后,是渲染成绯红的天空。

    “哥哥,我到了,你回去吧。”秋夜痕是这里唯一无条件对自己好的人,心中虽有不舍,但更多的是温暖。

    斜阳下,秋水漫浅笑盈盈,将他空虚的心填满,这几日见不到她的苦楚,全部散了去,只留下心中一叹,还有唇角似有若无的柔和。

    “漫儿,大哥不在,你要照顾好自己若是萧绝欺负了你,大哥一定为你报仇。”他的手在袖间微微动了一下,脸上的关切让秋水漫心中一滞。

    记忆里,秋相似乎对秋夜痕也不好,想来大哥才应该是自己真正的亲人。

    只见秋水漫突然走上前去,纤细的手臂柔柔地环住了秋夜痕的腰。

    “大哥,谢谢你。”谢谢你,曾经对秋水漫的宠溺,也谢谢你对我的关心。剩下的话,秋水漫选择沉默,有些事情,明知错了,却不能说。

    曾经的秋夜痕与秋水漫相依为命,自己的隐瞒能够替原主人保留温暖,也能够让秋夜痕不至于失望,皆大欢喜。

    秋夜痕身体一僵,而后手缓缓地搭在她的腰上。

    “傻丫头,谢什么。”秋夜痕看着怀中人,半晌,终于将藏在自己心中许久的话问出来。

    “漫儿,你喜欢萧绝吗?”秋夜痕的声音微微低沉,话语中有着他自己也无法察觉的颤意。

    秋水漫眼神中有短暂的慌乱,下意识地推开秋夜痕。看着秋夜痕担心的眼神,她思忖片刻,道:“喜欢,萧绝他待我很好。”

    说到这里,秋夜痕眼神一闪而过的复杂。其实她并不知道自己对萧绝到底是什么感觉,只不过是不愿意让关心自己的人担心而已。

    萧绝对自己总是若即若离,她从来都猜不透。

    那斜阳下的男子心中亦是苦涩,果然,与自己想的不错,她喜欢萧绝,这是事实!

    眼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子心有所属,他的心仿佛抽离一般疼。在看向秋水漫的瞬间,他的唇角露出了与往日同样温和的笑容。

    “那便好。”短短四个字,却似耗尽他的一生。说着,他揉揉她乌黑的发顶,满是宠溺。

    “放心吧,哥哥,漫儿一定会很幸福的。”秋水漫扬起灿若春花一般纯净的脸,甜甜地笑着。

    秋夜痕定定地看着她,复又伸手,将她揽在怀中,长长的一声叹息,被藏进心中。在破庙那一夜,他亲耳所闻,注定了他一辈子只能这样默默地守护着她。罢了,只要她幸福就够了。

    男子俊秀非凡,女子清丽无双,在斜阳之下,像是一副美丽的画卷。

    不远处,一双幽深阴骛的眼睛将这一幕尽收眼底。

    “王爷……”

    常风不知萧绝得了什么消息欲出府去,只是才走到这府门口便看见这样一幅画面。

    萧绝阴沉的眼神是发火的前兆。

    “我们回去吧。”看着那两人相拥的场景,萧绝心中怒火倒腾,但神色却不变。明明说回去,可是他的脚步却丝毫不动。

    常风心中了然于是大胆回道:“不如等王妃一起……”话未说完,却听萧绝一声低斥:“本王说回去。”

    常风额头渗了一丝细汗,不敢在多言,忙应了声是。

    秋夜痕似是听到声响,抬头望去,却见敞开的府门前,萧绝那阴沉的目光。“漫儿。”秋夜痕轻唤一声,忽而松开了手。

    “哥哥,怎么了?”秋水漫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不远处那个男人阴婺的双眸彷如千道寒光。。

    “王爷……”秋水漫喃喃道。

    只是,萧绝此时冷眼看着自己,让她心中莫名地不安,虽然自己与秋夜痕并没有发生什么。

    两人短暂对视,只见萧绝冷漠转身,大步离去。

    “妹妹,没事吧,看样子,王爷好像是生气了。”秋夜痕担心道。

    为了安抚他,秋水漫迅速挂上了笑容:“没事,许是王爷公务繁忙,每次忙的时候,都是这样。”

    秋夜痕这才下心来。

    秋夜痕离去后,秋水漫也回了王府,她本想去找萧绝,但转念一想自己行的周正,没必要向她解释,便回了院子。

    累了一天,秋水漫躺在床上,也脑海尽是萧绝无视他离去的背影,慢慢的,秋水漫闭上双眼在疲惫中睡去。

    青坠在门外守着,却见萧绝不知何时已经到了秋水漫所在的园子。

    她慌忙福身行礼:“给王爷请安。”

    萧绝微微颔首,声音于夜色中带上几分冰凉。“王妃呢?”

    “回王爷,王妃说今天比较累,已经睡下了。”青坠小心地回应着,却也觉得王爷不会为此生气,毕竟这几天王爷对王妃的宠爱有目共睹。

    他甚至放下了香雪姑娘,守候王妃一整夜。

    但后果却出乎她的意料,萧绝淡淡地瞥青坠一眼,引得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战。

    “今日王妃出府你可是寸步不离的跟着?”

    听着萧绝十足震慑的口气,青坠心中一慌,立刻道:“是,奴婢一直跟着。”

    “那……秋夜痕与王妃之间,可曾发生了什么越矩的事情?”在殷王府门前已经这样,谁知道在别的地方会不会更过分?他的手在袖间紧握成拳。

    青坠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回想一遍,恭敬道:“秋夜痕只是陪王妃逛街,并没有发生什么,除了……临别的时候,秋夜痕抱了王妃。”

    萧绝的脸色一变,双眸闪过戾色。她就这么喜欢秋夜痕?迫不及待地想要在殷王府门前表达心意?

    眼看着萧绝脸色变得更加沉暗,想来应该是误会了什么。只听青坠解释道:“王爷,今日王妃与秋夜痕在一起的时候,并没有遣开奴婢。”

    两个人之间应该没有私情,只是王爷现在正在气头上,坐下人的应该会察言观色。

    萧绝不语,径直走进了卧房。床上,秋水漫睡得正沉,唇角勾起,像是做了什么美梦。他的心忽然有些烦躁,迫切地想要平静下来。

    萧绝移开目光,一甩衣袖转身离去,纹着金丝的黑色长袍转瞬间融入了沉沉的黑夜之中。

    王府的夜是一如既往地寂寥,书房的灯依旧倔强孤独地亮起。萧绝批阅着公文,心中想的却是傍晚时分两人相拥的画面。吩咐下人点了凝神香,尽力地将心中那种莫名的怒火压下去。

    然而越想要忽视,心中的火苗就燃烧地更加旺盛。

    “王爷,该休息了。”凛梅在一旁劝到。

    萧绝自幼就对自己要求十分严格,总是在书房批阅公文到深夜,第二日又照常不误地去上朝,长此以往,身体怎么受得了。更何况,现在王爷大病初愈,自然更应该好好调理才是。

    放下手中的笔,萧绝随手将文书扔到一旁,眼睛中血丝明显。今夜,凝神香好像失去了功效。

    “去把王妃请到书房来。”萧绝扔下手中的折子,揉了揉眉心,话似脱口而出,连他自己也是片刻惊愕。

    “是。”听到吩咐,凛梅立即走出书房,打开门的一瞬间,与对面的人撞了个满怀。

    凛梅头上一痛,抬头却见是穆流非。此人在府中的地位非比寻常,她忙屈膝赔礼:“穆公子,实在不好意思。”

    穆流非看清眼前的人,知道她是萧绝的侍女。“罢了,你起来吧,这么冒冒失失,可是有什么急事?”穆流非整整衣衫,随意地问道。

    “王爷让奴婢去请王妃。”凛梅谦恭的回道。

    只见穆流非的脸瞬间变色,过了许久才回过神。“那你快去吧,不要误了王爷的事。”

    凛梅匆匆地离开书房,穆流非依旧在门口发呆。

    书房内传来萧绝低沉的声音:“流非,进来。”

    他这才回过神,往书房内走去。室内,萧绝随意躺在软椅上,身下是黑色貂皮长毯。

    “王爷近来越发英明,居然不睁眼睛就知道是属下来了。”穆流非唇角带着一抹礼貌的笑容,声音说不出的清润好听。

    “能在本王的府内来去自由的,除了你穆流非,还有谁?”萧绝睁开眼睛时,一身便袍,却遮不住浑身凛然的气势。

    穆流非心中一颤,萧绝是在责怪自己。他面子上有些挂不住,正要认错,想起来自己的来意,到嘴边的话却变了。

    “王爷,香雪这两天感染了风寒,一直想着王爷,请王爷屈尊,去看看。”想起来裘香雪,穆流非心中满是担心,口气也变得卑微起来。

    萧绝眉毛微扬,语气里带上了讽刺:“流非,你是神医,区区风寒莫不是还要本王去医治?”

    穆流非心神一荡,他跟在萧绝身边许久却一直摸不清萧绝的脾气,这番话明显有斥责的意味。可想起香雪苦苦哀求,他最终还是决定迎难直上。

    “王爷,香雪病的不轻,请你去看看吧。”穆流非坚持道。

    他忽而觉得,一道凌厉的目光看向了自己。

    “告诉香雪,今日本王没空,让她好好休息,明日本王再去看。”说着,萧绝重新闭上了眼睛,俨然摆出了送客的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