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王爷既然深夜可以让王妃前来,为什么没有空去看一看香雪?难道香雪还比不上区区一个秋相的女儿吗?”穆流非心中一急,说话也有些咄咄逼人。

    只见萧绝忽地站起,眼神深沉不可冒犯。那眼神在看向穆流非的时候,忽而变成了玩味。

    “流非,本王觉得香雪也不小了,也需要有人去照顾爱护。陈尚书的儿子陈暮,温文有礼,风度翩翩,倒是个不错的人选。你说选他作为香雪的夫婿,如何?”

    听到这句回应,穆流非从心突地狂跳不安起来。“王爷,你怎么能?你明知道香雪喜欢的人是你”

    昏暗的烛光中,凝神香缓缓升起,在香炉旁摇曳,从低处飘向高处,而后消弥。

    萧绝的脸瞬间变得阴沉无比:“流非,你该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该你管的,莫要多事!”

    此时,萧绝的表情阴寒,黑色劲装将挺拔的身形勾勒,眸子里带着嗜血的决绝,犹如地狱修罗。

    穆流非的表情在微弱的烛光中带上了几分沮丧,他想要再辩解什么,却知道自己无论说什么,都不会说动萧绝,因为萧绝说的,都是事实。

    “属下,知道了。”穆流非无奈道。

    说完这句话,他的脸上忽而闪现了一丝狐疑,王爷对秋水漫如此上心,难道是喜欢上她了?

    若真是这样,他就必须要点明,毕竟王爷与秋水漫原本就是敌人。

    “王爷,请恕属下多言。王妃她与你之间隔着深仇。王爷你万不能喜欢上她。”穆流非说完,静静地等待着萧绝的反应。

    “本王何时说喜欢她了,好了,你下去吧。”萧绝声音徒然一扬又是一低,闭上眼睛,不在看他。

    萧绝何尝不知道,秋水漫是自己的敌人,原本原本就不能动心,只能将她当做解毒的工具而已,只是近来,他似乎总是不受控制地被秋水漫吸引。

    不能,再这样了。

    秋水漫从睡梦中醒来,听见青坠的回禀,不满地嘀咕一声。心不甘情不愿地往王府走去,谁知道那个善变的男人又有什么事。

    不过,他肯见自己,说明他并没有误会自己。想到这里,她的唇角扬起了一抹笑容。

    走到书房前,秋水漫与出来的穆流非不期而遇,穆流非微微一礼,看向秋水漫,那眼神甚是复杂。秋水漫以为自己看错了,便没有在意,推开书房的门,秋水漫便抱怨着。

    “有什么事你大白天不说,非要这个时辰把我从睡梦中吵醒,萧绝你是不是故意的?”秋水漫气势汹汹地说道,然而,在看见萧绝沉着的脸时,突然噤了声。

    萧绝抬头,迎上秋水漫那清澈的双眸:“酒肆,糖葫芦,糖人,本王的王妃今日玩的甚欢啊?”

    每说出一个字,萧绝的心中就多愤怒一分。说完,他静静看着秋水漫,眼神却冷的骇人。

    秋水漫突然一颤,一股冷意袭上心头。“那是自然,我许久没有这般开心了。”秋水漫淡淡的声音回道。

    面前的女人,在面对秋夜痕的时候温柔如水,偏偏对着自己的时候就是冷淡的。想起来今天看到的场景,萧绝心中压抑的火气又冒了上来。

    “秋水漫,你身为王妃,却与男人肆意拥抱,想置本王与何地?”萧绝极力地压制自己的情绪,然而在听见秋水漫的话之后,一发不可收拾。

    “萧绝,你究竟发什么疯?他是我哥哥,我和我哥哥出去喝酒,如何不可?”对萧绝的无理取闹,秋水漫总感觉颇为费神,这个男人总是这样莫名其妙。

    室内的蜡烛将要燃尽,下人们忌惮萧绝,不敢前去换,不一会儿的功夫,蜡油用尽,火竟然灭了。

    月色如银,投射进书房,并不漆黑,反而多了几分朦胧神秘。而萧绝的脸色在月色之中看不分明,只是声音低沉冰凉,让秋水漫心中发怵。

    从来到这的第一天,这个男人就不可理喻,现下更是如是。

    “哥哥?呵~真是冠冕堂皇的理由。”萧绝嗤笑一声,响起那个叫阿烨的人名,他心中就如爬上了蚂蚁,痒痒的,恨恨的感觉。

    说着,萧绝一步步地逼近。昏暗朦胧之中感觉到来人的压迫力,秋水漫下意识地想要躲开,那人却更快一步,牢牢地抓住了她的手腕,所用的力道几乎要捏碎她的骨骼。

    秋水漫想要挣来,却被那人握的更紧,不仅如此,接下来的话,却让她觉得无所遁形。

    “你遇见秋夜痕之后,两人把酒言欢,之后你们一起逛街,他为你买了糖人糖葫芦……”每一句,都是今日发生过的,秋水漫不由得睁大了双眼。

    最后一句,萧绝几乎是咬牙切齿:“他送你回府,你们两个人在王府门前,抱作一团,秋水漫,这是一个哥哥对妹妹该做的吗?你真当本王是傻子不成?”

    与此同时,秋水漫觉得在自己手腕上的力度也到了极点。

    “萧绝,你放手,好疼。”说着,眼泪不争气地涌出来。

    觉察到自己一时失手,萧绝迅速放开她,却因为甩力过猛,秋水漫整个人重重地跌在地上。

    萧绝伸手要扶,却被她一巴掌打开。秋水漫觉得不可思议,怎么自己与哥哥待在一处他都要生这么大的气?

    “萧绝,我不用你可怜。既然你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也不妨跟你说明白了,也许在你们看来觉得不可思议,但是这就是我表达亲情的方式,这个世界上,只有哥哥是真心真意对我好的人,我虽然不能做到让所有人都喜欢我,却也知道谁对我好,我就对他好的道理。这样也错了吗?”

    说到这里,秋水漫的眼中都是坚定,不管萧绝怎么看,她是不会因为萧绝的看法而远离自己的哥哥的,猜不透萧绝对自己是什么态度,但哥哥对她绝对是真心。

    “够了,秋水漫你不要自欺欺人了。你只需告诉我,秋夜痕是不是就是你口中的那个阿烨?”

    听到萧绝冷不丁的问句,秋水漫只觉得心中好笑,难不成这经过了漫长宫斗的人都是变态?秋夜痕是她的哥哥,喜欢是必然的。

    “不是。”对于这个,她丝毫不隐瞒。

    岂料萧绝周身的寒气让人心中一凉,在朦胧之中,她几乎能够看到他幽深又绝情的瞳孔。

    “好,很好,秋水漫,你既然不承认,那你就莫怪本王杀了他。”说罢,萧绝怒气冲冲地转身,准备离开书房,衣袖却被人拉住,回头一看,正是秋水漫。

    只见萧绝皱紧了眉头,唇角却是嘲讽冰冷的笑容。“怎么,你还是舍不得了?”

    秋水漫摇摇头,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只是觉得,萧绝似乎对秋夜痕有什么偏见。

    “萧绝,我不想让你误会。我对他真的只是兄妹之情,而且我对哥哥的喜欢,并不是你认为的那种,你要知道,我从小到大幸而有他保护,否则我早就死了。”说到这里,关于过去那些伤感的回忆又在脑海中重现,秋水漫明媚的眼睛一下子变得忧伤无比。

    学武之人,能够在黑暗之中感受到对方气息的变化,从而推测出情绪的变化。

    他的手下意识地想要将秋水漫揽进怀中,手刚刚抬起来,忽而又停下来。

    他是怎么了,怎么能被一个女人影响情绪?想到这里,他将手僵硬地收回。

    原本以为,秋水漫这个人虽然是仇人的女儿,却贵在玲珑剔透,不像秋相一般阴险狡诈,那时候,他的心中甚至有几分庆幸,自己的王妃最起码不让自己厌恶,然而,他居然失策了。

    在这么彻骨的现实之前,她居然还能说的冠冕堂皇。

    “萧绝,你要相信我,我说的都是真的。”

    朦胧之中,萧绝望着那双纯净的眼睛,只觉得讽刺,一瞬间,他只想将秋水漫虚伪的表象给撕破。

    就在秋水漫说话的时候,萧绝忽然加大力气将她揽入怀。天旋地转只见,秋水漫只觉得萧绝这个拥抱来的有些突然,有些压抑,还有些愤怒。

    还未思考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场景一双冰凉的唇就覆上来,在她的唇上肆意轻薄。

    朱唇轻启,想要阻止萧绝,却慢人一步,属于男性的带有侵略性的舌横冲直入,她几乎不能呼吸。

    “萧绝……”

    本应该是愤怒的语调,在这种情况下却多了几分旖旎柔情。

    想到秋夜痕与她也曾这般贴身接触,他的心就愤怒地想要燃烧起来。

    所幸加重了力度,在嫣红的唇上肆意碾磨。秋水漫想要挣脱,却只能沦陷。

    这个吻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才停下来,秋水漫的唇上,红的几乎要渗出血。

    “秋水漫,你是本王的,就算本王不喜欢你,你也是本王的正妃,若是你与秋夜痕有什么私情,休要怪本王翻脸无情。”

    刚刚的沉迷只是为了这一瞬间清醒后的悲凉。秋水漫难过的想要流下泪水来,原来萧绝还是不相信自己与大哥,他这般作为,只不过是为了一个男人的自尊而已。

    古代人,真是……无可救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