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秋水漫心中霎时间清明,萧绝对她的温柔,对她的爱护,无关情爱。这紧紧是一个男人在宣布自己的主权!

    为什么心底有隐隐的失落?就因为自己和这个男人之间的几次缠绵,就让她泥足深陷了吗?她秋水漫是独立自主的都市白领,凭什么被动的陷入这一场荒唐的纠缠之中。

    更何况,她对他,亦是无爱!

    秋水漫突然一掌推开眼前的男人,眼底的色彩尤最初的迷茫而变得坚定。清澈的眼眸带着让人无法直视的绝然,让萧绝的心神一震,这样的眼神竟让他有些慌乱。

    “萧绝,既然你心中认为我与哥哥有什么私情,到不如干脆利落,一刀杀了我,省的我污了你殷王的身份。”秋水漫语色中带着些不屑,她本就不想卷入这复杂的斗争之中,可奈何萧绝他不愿放手。

    与其这样处处受制于人,到不如干脆利落的做个了断。她秋水漫这一生过的也太漫长了,前世男朋友的背叛,这一世和这个男人的纠缠,她实在是累了。

    “秋水漫,不要以为本王不敢杀你。”萧绝咬着牙,一字一句都似透着杀气。单单仅凭她是秋相女儿的这个身份,就已经够她死千万次,若非看在她能为自己解毒的份上,她会留她这么久吗?

    可是这个女人偏偏一次又一次的挑战他的极限,这几日来他不去看她,不去想她,可他知道自己都是在自欺欺人,他为何冷落她多日,只因为那日她开口求情,求的却是秋夜痕的生。

    “我就是求一死,还请王爷你成全。不过临死之前,我想明志,我待秋夜痕便只是普通的兄妹之情,你信不信,这话我只说这最后一次。”秋水漫缓缓闭上眼睛,隔绝萧绝那冒着寒光烈火的双眸。

    萧绝红了眼睛,双拳不停的颤抖,似是在抑制心底的怒气。他见她视死如归,见她欲以死明志,明明该信她,可心底偏有一股怨气。

    那潜藏在心底的秘密,就那么轻易说了出来:“你待他如哥哥,他待你却并非如此。秋水漫,他并非是你的亲哥哥,也并非是秋相的儿子,他早就知道。你呢。你是你知是不知?”

    秋水漫突然睁开双眸,眼中闪过一抹惊讶,良久她怔怔的愣住,这个事实让她觉得震撼和不可思议。

    她虽然知道自己并非秋相的女儿,但听到连秋夜痕也并非秋相的儿子时,她只觉得这一切太匪夷所思。

    这么说来,秋夜痕他是知道的,知道自己并非是他的妹妹,那么他对她之间的情,并非是兄妹之情。

    秋水漫想起往日的点点滴滴,那些让她不曾在意的,秋夜痕看她的神情和眼底的柔情溺爱,那是……

    萧绝看着她的表情,有震惊有疑惑,可这些在萧绝看来更像是欣喜。知道秋夜痕不是她的亲哥哥,她便如此开心?噬心的痛楚在心底蔓延,萧绝控制不住这种烦躁易怒的感觉,从她出现在他的身边,这一切就不可控制。

    “知道他并非你的亲哥哥,你便这么高兴?”萧绝走进她,压抑的气息将周围的空气降到很低。

    秋水漫回神,恍惚中,他似是明白了什么,可是那稍纵即逝的灵感还未等她抓住,人已经被萧绝钳制,逼到墙角。

    彼此间环绕的气息,总有一种一触即发的感觉。秋水漫侧过头,躲过这压抑的气息,可却控制不住心脏的跳动。

    “为什么不回答?说,你是不是很高兴?”萧绝捏着她的下巴,迫使秋水漫的目光迎上他如火的双眸。

    秋水漫只感觉眼前的这个男人定是疯了,否则怎么会这样一步步的逼她?只是他究竟因何疯魔?是因男人的自尊,还是因为……

    秋水漫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慌忙中她突然睁开萧绝的钳制。

    “不管他是不是我的亲哥哥,我待他都是兄妹之情。别说你不信,别忘了,你口口声声说你对裘香雪也是兄妹之情。将心比心,萧绝你没有资格怀疑我。除非,你对裘香雪本就有所肖想。”

    秋水漫说着拉开书房的门,匆忙跑了出去,门外偷听墙角的人被吓了一跳,匆忙退后几步,只见秋水漫水蓝色的影子朝着夜色隐去。

    萧绝微微怔住,秋水漫的这一袭话似是打开了他心底困惑的大门,所有的清明如阳光一般照射进来。他匆忙追了出去,常风等人本欲跟上,却听萧绝冷冽的声音斥道:“谁也不准跟来。”

    常风和青坠俱是一顿,两人面面相觑,只能看着萧绝黑色的影子朝着秋水漫方才离去的方向。

    “你说王爷和王妃能和好吗?”常风抱着肩,侧头问了问一旁的青坠。

    青坠皱了皱眉,自从她被派去照顾秋水漫,这些日子的相处到让她觉得这个王妃的性子恬淡,表面上看起来淡漠实则心中颇有想法。

    至于王爷,青坠有些笃定的认为,他们的王爷定是在乎这个王妃的,只不过入局者迷,旁观者清罢了。

    “喂,问你话呢。”常风不满的声音将青坠的思绪拉了回来。

    青坠回头瞪了他一眼,轻哼一声道:“总之,王妃的脾气比王爷好多了。你自求多福吧。”她语带双关,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容,然后扬长离去。

    只剩常风一脸迷惑的站在夜色中,良久才幽幽吐出一声长叹,暗中只祈祷,希望王爷和王妃两人和好如初,他可不想整日看着王爷那张冰块脸。

    飘香院中,裘香雪未曾等到萧绝的身影,只等到穆流非的安慰。她站在院子中,心下委屈的很,以前只要听说她病了,萧绝会放下所有的事情来陪她。可是自从那个女人出现,她的绝哥哥就不在疼爱她了。

    “香雪,回去吧。王爷说明日一定会来看你的。”穆流非在她身后劝道。

    裘香雪垂头吸了吸气,掩饰着脸上的失落,回头对着穆流非道:“很晚了,非哥哥你回去休息吧。香雪没事的。”

    穆流非看着她浅浅的笑容,心下如同被针扎了一般的难受。他不能告诉她,萧绝和秋水漫在一起,以香雪的脾气定是会大闹一场的,她不能让香雪再度让萧绝失望。

    见裘香雪神色没有什么异常,穆流非点点头:“那你好好休息,我明日在来看你。”说着又在她身上落下一个不舍的眼神,才出了院子。

    待穆流非走远,裘香雪望了望萧绝院子的方向。绝哥哥,你不来看我,那我就去看你。

    这般想着,裘香雪提着裙角,小跑的出了飘香院。

    秋水漫出了书房,慢慢放慢了脚步。她仰头望着这陌生的月亮,心中还有些委屈,脚下却不慎踩了一颗石头,脚踝一歪痛呼出声。

    秋水漫龇牙,低头望着那挡路的石子,脸上愤恨的表情难以掩饰。“可恶,讨厌。”秋水漫说着欲抬脚教训那挡道的石头,突然觉得腰间一重,人已经被人拦腰抱起。

    待看清来人,秋水漫的心顿时复杂万千,月光下,萧绝消瘦的侧脸格外的好看,脸上不在是阴晴不定的表情。心底彷如有什么东西在慢慢融化一般,秋水漫突然觉得自己好没用,眼眶潮气渐渐涌现。

    萧绝低头本想斥责她,却看见她眼底的水花在月光下闪闪发亮,那一刻,所有的话都说不出口。

    “你来做什么?”秋水漫没好气的问着他。

    萧绝抱着她,朝着自己所居的院子走去,他步履稳健,未曾低头,说出的话却让秋水漫无端的失落。“本王准备回去就寝而已。”说着,人已经穿过庭院进了房间。

    紧闭的雕花门后,裘香雪从暗处走来,她目睹着萧绝一路抱着秋水漫过来,她忍着冲上去质问的冲动,一遍又一遍的劝说自己。

    那个女人只是为了给绝哥哥解毒而已,这一切都是假的,假的。她本来想离去,可心底的**驱使,她慢慢的渡过窗下,侧耳倾听里面的动静。

    秋水漫第一次来萧绝的房间,这里的布置不华丽,有着古朴的简洁干净。就像他这个人一般。

    萧绝将她放在床榻上后,突然蹲下,一手握上她伤的脚踝查看。秋水漫本能的想缩脚,却被萧绝温热的手掌握住:“别动。”

    秋水漫不在动,只感觉伤口处温热一片,是他在细细的揉搓,分外的温柔。

    “没伤到筋骨,休息几日就好。”萧绝说着,松了手,抬头看着秋水漫略微惊慌的神色。

    秋水漫匆忙避开他的目光,站了起来道:“我先回去了,你休息吧。”说着便欲离去,只是未走两步,萧绝突然从身后将她抱住。

    他的头靠在她的脖颈处,呼出去的气息落在她光洁的脖颈惹的她浑身酥麻,心中剧颤,腰间的力道不重不轻,却让秋水漫感觉真实。

    片刻的安静,似乎两人都忘了说话。

    “我待香雪如妹妹一般,你无须怀疑。我不会娶她的,但我会给她寻个好夫婿。你知道这是我欠她的。”萧绝的声音不高不低,像是倾诉又像是解释。

    秋水漫的手触到腰间的飘带胡乱的绞着,却不知萧绝做这般解释是为了什么?怕她误会?还是别的什么?

    “可她待你可不像是待哥哥一般,她分明爱慕着你,我想你定然是知道的。你将她当妹妹,定会伤了她的心。”

    想起裘香雪对萧绝的痴狂,秋水漫的心中便有一种愧疚和自责。她不想伤害这个女子,可偏偏自己无法控制。

    “那秋夜痕呢?他待你也并非纯粹的兄妹之情,他喜欢你,你是知道的?那你是不是也伤了秋夜痕的心?还是说,你想让本王喜欢香雪,这样你便有借口去喜欢秋夜痕?”

    萧绝松手,却是握着她肩将她转了过来,令她直视着自己。

    秋水漫眨了眨眼睛,她似乎明白萧绝这话中的含义。其实她与萧绝是一样的处境,他待裘香雪如妹妹,正如她待秋夜痕如哥哥。

    他不信,她亦是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