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次日清晨,出去查找凶手的常风回来了,他在秋水漫的房间外等了一会竟然没有等到萧绝,问了秋水漫之后才知道萧绝昨晚没有在秋水居。

    常风有些纳闷,平时王爷经常待在秋水居,如果不在,也是他身负重任急需办理。今天竟然不在,而且王妃的面色也有些不好。

    他只是一个下属,没有多问,便去了书房。

    果然,萧绝在书房里面坐着,穆流非也在里面,两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

    “王爷,查出来了,是太子。”常风简单道。

    萧绝的目光回到常风的身上,猛地站了起来,双手紧紧地抓着书桌一角,眸光深了又深:“果然是他。”

    常风应了是,一字一句地道来:“醉仙楼的老板只说是个大人物,不知晓太子的身份。后来,我又去了留春阁,太子是那里的常客。留春阁的老妈妈有心隐瞒,我便让人砸了他们的店,迫使他们招认。那妈妈后来瞒不下去这才招认说人是太子带去的。”

    萧绝眸光一冷,太子素来与自己为敌,把他视为死对头,看来香雪被太子侵犯有极大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如果香雪不是自己一直以来所保护的人,恐怕太子也不会对她下此毒手吧!

    旁边的穆流非心中大狠,他只要一看到裘香雪,仿佛就能看到那天晚上太子对她施的暴行,太子风流成性,暴戾恣睢,对待女子也是十分狠毒,从不手下留情。

    落到太子手中,就是生不如死。

    穆流非猛地站了起来,怒气冲天地往外走去。

    “穆公子,你要去哪里?”常风见他面色气急败坏,唯恐他会做出什么傻事,拦下他问道。

    “我要去杀了太子那个狗贼,竟然对一个小小女子施以暴行,他把国法当成什么了?”穆流非言辞激动,青筋暴起。

    “不许去。”萧绝喝道,“你知道国法是什么?皇上宠爱太子,极力培养他,已经把他当成了国家下一任继承人,你用国法来控诉太子的罪行,不是鸡蛋碰石头,不自量力吗?”

    萧绝说的极有道理,太子的势力和他的势力不相伯仲,但只是在暗地里,明面上,太子有皇帝,皇后和朝中大臣的鼎力支持,想要以国法来束缚住太子,根本不可能。

    可穆流非就是不甘心,他只要一想到那天裘香雪身上的紫青伤痕,他就恨不得把萧寒这个罪魁祸首千刀万剐。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难道他萧寒犯了错就应该被包庇,我们就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自己身边的人受伤害吗?我就算是豁出我这条命,也要把取萧寒项上人头。”穆流非咬牙切齿,转身就往门口走去。

    萧绝让他不要去冒这个险,常风自然也不会让他离开,率先拦在了他的面前。

    萧绝两指轻点着桌面,分析给穆流非听,“就算你要为香雪报仇,也不是现在,我们要想一个既能让太子得到教训,又能保全自身的办法,否则连我们都死了,更别谈报仇了。”

    萧绝分析得很有道理,就算在最凌乱的时候,他也是最镇定的那个,他通常面无表情,不了解他的人认为他不苟言笑,可他的面具下隐藏着极深的心思。

    所以,穆流非才能跟他成为好兄弟,他总是能及时地提点并做出谋略。

    “是我太冲动了,一时没有顾及其他的,那你有办法吗?”穆流非终于安静下来,坐在椅子上。

    “办法还在想,但是我和你一样,都想为香雪报仇,只是太子毕竟是太子,不好轻易下手,我们必须想一个两全之策。”

    三人又商议了一会后,这才转道去了飘香院去看裘香雪。

    照顾她的小丫鬟每每都因为裘香雪的疯言疯语胆战心惊,她又不知怎么说话,裘香雪也不让她靠近,她只好一个人站在门外听从的吩咐。

    见萧绝和穆流非来到这里,便松了一口气,连忙迎了几人进去。

    房间里的裘香雪一看到萧绝,就立马飞奔到他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他,嘴里念念有词,“绝哥哥,你终于来了,我好怕啊!”

    萧绝此刻心里什么都没有想,只剩下满心的怜惜,轻轻地拍着裘香雪的背,“没事,别怕,我在这里。”

    穆流非看着两人亲密无间的举动,手拢在袖子里攥成拳,如果被裘香雪抱着的人不是萧绝,他早就上去把两人分开了。

    只可惜,裘香雪把谁都忘了,唯独记得萧绝。

    萧绝把裘香雪哄骗到床上,让穆流非给她把了下脉,经过几天的调理,裘香雪的身子上的伤痕应该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只是脑子里一直忘不了伤痛。

    “药再敷几次身上就能好全,可香雪的脑子里恐怕一直会重复着那天晚上的画面。若是长期以往,容易造成神经忧思不安,睡不好,吃不好,人渐渐地消沉下去。”穆流非如实说道。

    裘香雪一直胡言乱语着,但她每去到哪里都要拉着萧绝一起去,而萧绝陪着笑脸讨她欢心。

    “怎么样才能彻底治好?”萧绝问道。

    穆流非盯着裘香雪白皙稚嫩的脸,大眼里透露着无忧无虑的光芒,他有些失神地说着,“开心,开心就能让她忘掉一切,只记得美好的,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渐渐忘记伤痛。”

    如果可以,穆流非宁愿站在裘香雪身边的人是自己,而不是萧绝,这样,所有开心的事情都由他一手策划该多好。

    萧绝点点头,他会尽他所能让裘香雪好起来的。

    秋水居最近很冷清,府上的人都在飘香院里来来去去,听说萧绝也常常在那边跑。

    秋水漫伸了伸懒腰,自从裘香雪被救回来后她便没有去看过,听说她神志不清,谁都不记得,只记得萧绝了。

    这样的话,倒可以用一下她在二十一世纪时念过的一本心理学,上面倒有记载着一些关于失忆和受刺激的解说。她用心想了一下,终于让她想出了一点皮毛。

    一进门,秋水漫就看到萧绝搂着裘香雪,而裘香雪更是紧紧环抱着他,一时间秋水漫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从前他也是这样搂着自己的。

    “漫儿……”萧绝一见到秋水漫情不自禁地叫着,试图推开裘香雪,可她却嘟喃了两声,抱得更紧了。

    秋水漫眼睛闪烁了两下,看向穆流非,平静说道:“我曾经看过一本医术,上面有记载人受了刺激之后的治疗方法,我想可能对香雪的病有帮助,不如让我试试吧。”

    穆流非错愕地看着秋水漫,没想到她竟然会帮助裘香雪,而不是幸灾乐祸?这个女人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不过,只要是对裘香雪的病情有助的,他都愿意一试。

    “好,无论是什么方法,我们都要竭尽所能试一试,只要能让香雪好起来。”穆流非说完,看向了萧绝,征求他的意见。

    萧绝当然同意了,自己整天这样陪在裘香雪的身边也不是个办法,治好她的病才是首要的。

    萧绝起身,可裘香雪片刻不落地抓着他的一角,惊道:“绝哥哥,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娇滴滴的声音任谁听了都舍不得离开她,萧绝无奈地看了一眼秋水漫,又重新坐下,轻言抚慰着。

    “香雪,你好好地坐着,绝哥哥没有离开你,我只是去喝口水,等会就回来。”

    “那你不要去太久,不然香雪会怕的,好多大虫咬我!你在,大虫就不敢咬我了!”香雪抱着膝盖坐在床上,紧紧地贴着墙角。

    萧绝又温柔地说了好,才敢离开她的视线。

    秋水漫看到两人粘腻非常的这个画面,心猛然抽痛了一下,暗暗捏紧拳头,她冷着脸,拿起刚才放在桌子上的一盆绿植,缓缓走到裘香雪的床边。

    “香雪,你看着我,再看看我手里的绿植,你很快就会忘记之前发生的所有不愉快,你清空你的脑袋,什么都不要去想,把自己置身在一个绿草如茵的草原中,天边吹来凉爽的风……”

    秋水漫刻意压低了声音,把声音变得温柔地说着,裘香雪愣怔了一会,慢慢地随着她的思绪去想,她突然安静下来,不哭也不闹了。

    大家都屏了呼吸,穆流非没想到秋水漫还有这个本事,萧绝的眼里也满是震惊。

    秋水漫继续说道:“你的心情很愉悦,你在草原里高兴地跳着舞,忘记了一切烦恼,你是草原上的风,是精灵……”

    可是,秋水漫还没说完,就被一声凄厉的惊叫声打断,裘香雪捂着耳朵大叫了起来:“我不是,我不是,你滚开,不要说话,天好黑,我好怕,绝哥哥你在哪里?”

    原本平静的裘香雪突然之间失控,秋水漫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没来得及开口安抚,萧绝就已经冲了进来,猛地擦过她的肩膀,把她整个人推到了一边。

    秋水漫揉着被撞的发痛的肩膀,皱着眉头死死看着萧绝,她冷冷盯着他,他真善变,昨天还浓情似水地和她说着情话,今天就变了一个人,真是无情无义。

    如果今天发疯的人是她,他会不会也这样?一定不会的。

    听着萧绝不假思索就脱口而出的温柔蜜语,秋水漫还没有忘记为裘香雪治病。虽然她看萧绝不爽,可看裘香雪却是同情,“香雪,你看着我,你已经忘记了不开心的事情是吗?你心里面很舒服,现在浑身舒畅,你……”

    秋水漫话还没有说完,裘香雪便朝她扔了一个枕头,“你滚开,不要过来,绝哥哥在这里,你不要来咬我……”

    秋水漫看着裘香雪的动作,心底蓦然一动,继而暗笑。发疯吗?便是疯了也不忘对她的恨意,究竟是真疯还是假癫?秋水漫不想在计较,真是枉费她一片好心。

    萧绝盯着秋水漫皱眉冷漠道:“秋水漫,你先出去,你没看见香雪现在情绪很不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