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秋水漫把暗暗捏紧拳头的手拢进衣袖,甩了甩,快步地走了出去。

    这个破地方谁愿意待,要不是看在好歹同住了这么久的份上,她才不愿意趟这浑水。

    青坠见秋水漫面色不对,气冲冲地跑了出去,就知道出事了。可她不会安慰人,只能默默地陪着她。

    站在府里的拱桥上,秋水漫撑着下巴看着水里游来游去的鱼,似自言自语地道:“臭男人,花心鬼,仗着自己几分姿色,又有手下就拽,拽个毛!”

    叽里咕噜地念完,捡起一块石头扔进了水里。

    青坠不知道该怎么接话王妃说的应该是王爷吧,看来王妃今天是和王爷闹别扭了。她虽然跟着王妃不久,但是王妃淡然如水,又温和可亲的性格,早就让她喜欢上这个王妃。

    青坠轻声道:“王妃,你没事吧?”

    秋水漫摇摇头,望着湖水倒映出来的自己,她可是二十一世纪有着先进思想观念的女人,爱情在她的心里早就是浮云了。更何况是萧绝那个渣男。

    “我没事,只是感慨一下,我们回去吧。”

    说完,秋水漫率先走了。

    萧绝一直没有去秋水漫的秋水居,秋水漫也没有再见他一面。

    常风在密探太子的行踪,萧绝想找一个比较不容易被人发现的时候偷偷了结了太子,可太子好像是发现了什么,没过几日就进了皇宫。

    萧绝紧紧地抓着砚台,嘴角露出一个轻蔑的笑,“看来,太子已经起了防备之心,知道我们会找他报仇,所以进了皇宫。”

    穆流非猛地一拍桌子,厉声道:“这个狗贼,缩头乌龟,以为躲进皇宫就没人能制住他。”

    萧绝冰冷的目光看着窗外,紧紧地盯着一株翠竹,思虑良久,终于笑道:“他进了皇宫,我们就更好下手了,宫中有许多我的人,宫中那么多的妃嫔,太子又风流成性,要置他于死地,甚是容易。”

    穆流非愣怔两秒钟,终于也开怀大笑,萧绝的办法真是厉害,不愧是殷王。若是这件事情成功了,太子一定会被皇上深恶痛绝。

    “流非,你去配厉害一点的催情药,我们有大用。”

    穆流非点点头:“明白。”

    不久,穆流非就配出了药力强大的催情之药,不过一小瓶的药粉,只需轻轻一闻都能令人陶醉,更别说喝了。

    萧绝把这药粉给了自己宫中的眼线,吩咐他们把药放进了皇上最宠爱的妃子茶水里,再把太子引到她的宫中。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他们静待宫中传来消息。

    宫中墙院深深,高处飞过一群大雁,低鸣啼叫着。

    萧寒日日都待在皇后处,楚凌波自然高兴,每日都让人做萧寒喜欢吃的,变着花样地让萧寒开心。

    “皇儿,你最近能陪着我,我真是高兴,只要能常常见到你,娘这辈子也没有什么牵挂了。”楚凌波轻轻拍着萧寒的手。

    萧寒眼神闪烁了几下,才道:“娘,皇儿也愿意天天陪着娘,皇儿这不是来看您了,天天都在宫里陪您说话。”

    楚凌波心里像是被灌了蜜一般甜,她对萧寒这个唯一的儿子非常疼爱,她只要看到萧寒就能想起秋公瑾,两人身上有很多的相似之处。

    幸亏皇上并不常常来这里,萧寒又在十二岁的时候被封了太子,出了宫,居住在太子府内。楚凌波只怕皇上过于器重萧寒,容易被人钻了空子,若是事情败露,灭九族都是轻的。

    所幸萧寒一直在外办事,与皇上也甚少相见。

    “是是是,你最乖了。”楚凌波心中很是安慰,笑的合不拢嘴。

    萧寒和楚凌波一同用了晚膳,萧寒便拜别了楚凌波去了宫中暂时安排的住处。

    宫中灯火通明,许多小巷九曲十八弯,穿过一亭又一亭,萧寒走着,突然间一支弓箭穿过他的腋下,扯出一点布料在红木柱上。

    萧寒一惊,身子快速一闪,摸上自己的腋下,猛然一叫:“是谁?竟然敢暗算本太子,出来?”

    不出一会,屋顶上面出现一个黑影,飞快地冲过去,萧寒立即施展轻功追了上去。

    黑影越跑越快,在月光下显得来无影去无踪,可追到一半,黑影突然间慢了下来,跳进了一个院子里,萧寒冷冷一笑,快速地冲了下去,可黑影却已然不见。

    到底是谁要害他?更何况是在宫中这种戒备森严的地方,不,黑影只是想把他引到这里来。

    萧寒站在院子里思索着,又四处看了看,这个院子花草茂盛,又架有一个秋千,里面灯火通明,香气四溢,想来应该是宫中嫔妃居住的地方。

    突然,房间里面传来一声声女人的叫声,在这夜晚里甚是动听,萧寒听着这个声音,浑身都热了起来,拉拉领子,深吸了一口气。

    可是那声音却不间断,不停歇地叫着,一声更比一声大地钻进萧寒的耳里,他的脚却不听使唤,一步一步地走了进去。

    萧寒推开门,眼前的景象让他怔住,活生生的一副春宫图。

    一个女子衣衫不整地躺在床上,如同瀑布一般的长发散在红色的被子上,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红红的,女子倾国倾城的脸上此时欲~望难平,见有人推门进来,已经神志不清地叫道:“快来帮帮我,帮帮我!”

    娇滴滴的声音让萧寒忍不住,他原本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听女子这样呼唤,早就马不停蹄地冲了过去。

    两人水乳交融,一刻不停歇。

    正在两人欲罢不能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脚步声,一个太监拔高了嗓子叫道:“皇上驾到。”

    萧寒浑身一颤,瞬间破功,连人带被地从床上摔了下来。

    皇上,皇上怎么会来这里?

    床上的妃嫔已经清醒过来,见刚才和她欢好的人是太子萧寒,整个人如同浸在冰天雪地里一样寒冷,赶紧又拽了一床被子下来盖住自己的身子,猛地大叫了起来。

    外面的萧陌海正走着,突然间听见这一声惊叫,已经远远甩开身后的太监,快步地走了进去。

    门一推开,萧陌海就看见自己深爱的宠妃抱着被子,肩膀**地坐在床上哭,而自己的儿子同样不着寸缕地坐在地上。满地散乱的衣物已经让人瞬间清明,发生了什么事。

    萧陌海气的浑身颤抖,身后跟进来的太监宫女见此情景,跪了一地,颤抖着身子不敢抬头看。

    “你们,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实在是太放肆了,朕,朕还没死呢!”萧陌海如同雷霆般的吼声充斥在室内。

    自己的儿子上了自己最爱的妃子,此等不堪入目的事情竟然发生在自己的头上,要是传出去,他这一国之君怎么有脸治理天下?

    萧寒见状,快速地跪爬到了萧陌海的脚下,紧紧地拉着他的龙袍,哭诉着:“父皇,父皇,是有人陷害儿臣的,父皇你一定要查明真相啊!”

    萧陌海猛地一脚踹飞了萧寒,气的整个人都面色通红,厉声道:“你这个逆子,为人风流成性,在宫外也就罢了,竟然在宫中也和朕的嫔妃做出这等苟且之事……真是令朕难堪!”

    萧寒一听,又重新爬了起来,指着床上的珑妃,“父皇,是她勾引皇儿的,我当时在门口听见有人叫我,我只是进来一看,没想到她……”

    床上的珑妃听萧寒要把事情推到自己头上,连忙哭喊着,“皇上,不是臣妾勾引太子的,臣妾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臣妾无脸再见皇上,愿意以死谢罪。”

    珑妃说完,就跑下了床往柱子撞去。

    萧陌海始终舍不得,毕竟是自己深爱了那么久的女子,要是珑妃一死,他怕再也没有这倾国之貌的女子陪在自己身边。

    他快速地移到珑妃的面前,挡住了她,珑妃一看,萧陌海拦住了自己,是不是她对自己还有那么一丝丝情意呢?

    “皇上……”珑妃紧紧地抱住萧陌海。

    萧陌海怒气还是难消,一把推开珑妃,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萧寒低着头不敢言语,不知道萧陌海会对他做出什么处罚。

    “来人,把太子押入大牢,等候发落。今日所见所闻,一个字不许泄露出去,否则杀无赦。”萧陌海说完,一甩衣袖愤然离开。

    一时间,太子被押入大牢的消息传遍天下。

    大家都知道太子被押入大牢,却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只知道太子犯了不可饶恕的大罪。

    穆流非拍着双手走进了殷王府的书房,大叫痛快,“王爷,太子已经被下狱了,估计不出几日就要下决断了。”

    萧绝命人上茶,把玩着桌子上的两颗翡翠明珠,缓缓道:“父皇素来爱面子,既然撞破了自己心爱的妃子和儿子做出**之事,他就不会善罢甘休,接下来我们静观其变。”

    穆流非点点头,又轻言道:“只是可怜了珑妃,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却要担此污名。”

    萧绝却不以为然,冷声道:“既然身在皇宫,就身不由己,能为我们的棋子,是她的福气。”

    穆流非毅然赞同,只要扳倒太子,牺牲几个人,再正常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