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已经过去好几日,萧绝也没踏进秋水居一步,秋水漫倚在窗边看外面的云卷云舒,心情真是开阔。没有人来骚扰她,日子过的悠闲自在,真是神仙都羡慕啊。

    青坠见秋水漫这样开心,忍不住说道:“王妃,今天天气很好,我们出去走一走吧。”

    “好吧,那就出去走走。”

    秋水漫从窗台上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青坠,终于起身,慢慢地走出了出去。

    府中万物生长,花草茂盛,十分美丽,尤其是府中的那池湖水,秋水漫停留在湖水边上的一个小亭子里,叫丫鬟上了茶,和青坠两人一同坐着。

    “王妃,府中景色堪比天边美景,不用踏万里山就能欣赏如此美色,真是好。”青坠忍不住叹道。

    “这不就是一处破地吗?有什么好的?景色虽好,但始终是一片方方正正的天,里面的花花草草都受着束缚,没什么可看的。”秋水漫面不改色,出于对萧绝的恨,连同他的府邸一起讨厌了。

    青坠低头不语。

    突然,远处传来裘香雪娇俏的声音:“我要去亭子里面玩,好玩好玩!”

    裘香雪说着,人已经跑进了亭子里面,身后的几个丫鬟匆匆追上她的脚步。

    秋水漫被声音吸引过去,几日见裘香雪,她的气色已经好多了,但是嘴里说出来的话却还是小孩子的言语。只是看见她,秋水漫就能想起那日萧绝维护她,把自己赶出飘香院那一幕。

    秋水漫微微闭着眼睛,正想起身回去,不料裘香雪却拉住她的手,不让她走。

    “你要去哪里,不许走,我要喝茶,你给我倒茶!”

    青坠脸色变了变,王妃毕竟是王妃,裘香雪怎么能让王妃给她倒茶呢?

    裘香雪身后的丫鬟耳聪目明,见裘香雪要让秋水漫给她倒茶,连忙上前道:“小姐,还是奴婢给您倒茶吧。”

    裘香雪却推开了丫鬟,不依不饶地指着秋水漫给她倒茶,自从她受了刺激,神志不稳定之后,萧绝就越来越宠她,已经到了要星星绝不摘月亮的地步。

    现在竟然指使裘香雪给她倒茶,真是恃宠而骄。

    “不要不要不要,就要她给我倒,绝哥哥不在,你们就欺负我,我要去告诉绝哥哥!”裘香雪嚷嚷着。

    哎呀,还要让她倒茶?秋水漫见裘香雪这样,倒想看看她能玩出什么花样。

    便拿了茶壶给裘香雪斟上了一杯茶,顿时茶香四溢。

    裘香雪欣喜地捧着茶杯喝茶,可茶杯太烫,她双手握了一会,就“啊”大叫一声,把茶杯脱手,扔向了秋水漫。

    原来是在这等着她呢,小把戏。秋水漫看着那只茶杯朝她飞来,正想伸出手甩开,可茶杯却迟迟没有飞向她的身上。

    那只茶杯被萧绝紧紧握在手中,他目光凌厉地瞪着裘香雪,重重地把茶杯摔在石桌上。

    “香雪,病还没好全,不在房间里面歇息着,出来干什么?”

    好几日不见渣男了,如今他为了自己责怪还在病中的裘香雪,是不是为了她呢?好啊,如果这样,她今天就和他翻脸!

    裘香雪听了萧绝的斥责,竟然撇着嘴哭了起来:“绝哥哥凶我,吓我,好讨厌!”

    萧绝却转过身,皱眉道:“你们把裘小姐带回房间去,她在病中,不要让她随便出来走动。”

    秋水漫还以为裘香雪一哭,萧绝就会心软,没想到这次竟然让她回去?

    裘香雪一听,这次萧绝竟然不理自己了,以往再怎么样都会好言好语地哄着。

    她不知道的是,事不过三,如此下去,就算再有耐心的人都会厌恶,更何况是萧绝呢。

    这下,裘香雪哭的更大声了,可是萧绝的眉头皱的更深了,连看都不看她,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大口水。

    裘香雪走后,亭子里终于安静了下来,青坠也识相地退到了暗处。

    秋水漫见萧绝如此,又想起自己这几日的待遇,便开口嘲讽他,“殷王不是十分心疼香雪吗?怎么今日舍得让美人独自离开呢?”

    萧绝抬头看了一眼,冰冷无澜的眸子里闪出一丝有趣之意,他没想到秋水漫竟然吃醋了!

    “本王今日心情不好,再漂亮的美人也不想看,倒不如看着这湖水来的清净。”

    秋水漫以为自己也在这“美人”之列,猛地起身,冷冷地说道:“那王爷就自己看着吧,我就不打扰了。”

    萧绝见她生气要走,连忙起身拉住她,感慨道:“她这几日爱粘人,拉住我就是一天,我又不好走开,实在是烦人。”

    秋水漫听了他不算解释的解释,心里也有几分释然,到底是救了他性命人留下来的遗孤,于情于理都要好好照顾着。但是,还是难解自己心头之恨,她不会这么容易原谅萧绝的。

    萧绝见她脸色还是僵硬着,便俯身,单手挑起她的下巴,笑道:“我的爱妃吃起醋来真是可爱,这几日是我不好,冷落你了。”

    “谁说我吃醋了,我今天心情也不是很好,不跟你瞎扯,回去休息了。”秋水漫说完,把头一歪,快步地离开。

    萧绝没想到自己竟然对秋水漫说出这种话,明显不是他的作风,可是自己又忍不住,见秋水漫离开,他的直觉就是不能让她走。

    萧绝快步地跟上去,秋水漫却越走越快,萧绝跑步上去,一把搂住她的腰身,把她拖了起来。

    “喂,你滚开,别碰我,快放我下来!”秋水漫重重地拍打着萧绝的背。

    “不放!”

    萧绝却纹丝不动,依旧自顾自地走着,直到她把拖进了秋水居里才把她丢到床上。

    秋水漫想爬起来,萧绝却又将她压了下去,倒了一杯水给她。

    秋水漫恨恨地接过水杯,喝了下去,没有说话。这算是讨好吗?

    萧绝把她垂下几丝的黑发轻轻拢到了耳后,又摸了摸她的脸颊,满眼都是疼惜。

    “这几日委屈你了,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人都瘦了一圈。”萧绝轻声道。

    秋水漫摇摇头,人就是这样,受不了甜言蜜语,更何况是把整个蜜罐都奉在她的眼前呢!

    但是,有了前车之鉴,让她明白男人的话都是不能相信的。

    猛地挥开了萧绝的手。

    萧绝一瞪她,捏住她的肩膀,扶着她缓缓躺下,拉过被子裹住她,柔情似水地看着她,“好好的睡一觉,我看你眼下的乌青一片,肯定是想太多了,不管怎么样,都要好好的照顾自己,不然我会心疼的。”

    要是外人知道素来心狠手辣,做事决绝的殷王也会有这么深情的一面,估计吓得连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秋水漫看着他,也没说什么,这几天太累了。

    就这样,在萧绝的注视下,秋水漫沉沉睡去。

    宫中早就乱成一片了,搞得人心惶惶,太子都下了大牢,这世道怕是要变了。

    皇后听说了这件事情,在萧陌海的宫殿前跪了一天一夜。

    “皇上,我皇儿必定不会做出此等苟且之事,一定是那珑妃难耐寂寞,故意勾引皇儿的。”

    萧陌海冷冷地看了皇后一眼,只说了两个字,“回去。”

    便带着侍卫离开了。

    “皇上,皇上……”

    楚凌波见没有转寰的余地,恨恨地回了自己的寝殿。

    萧寒到底犯了什么大错要被押入大牢,不管怎么样,她都不会让萧寒受一点伤害。

    她连夜写了一封信给秋公瑾,如今她能求助的人只有他了,毕竟寒儿是……,他不会见死不救的。

    果然,信送出不过半日,一个太监就火急火燎地跑了进来,拿出一封书信给楚凌波。

    她打开,里面只有两个字:放心。

    楚凌波的心顿时落回了胸腔。

    次日,朝中大臣纷纷进言,“太子不可废,否则会闹的人心惶惶,重则会使江山动荡不安,为了江山着想,请放出太子。”

    又说,“一定是珑妃勾引太子,太子虽然风流,为人却正经,太子那时肯定是被珑妃下了妖术。”

    群臣都附和着:“皇上,一定是珑妃使了妖术!”

    萧陌海让人去搜查珑妃的住处,果真搜出了狐媚之物。

    珑妃深知不是自己,自己肯定也是被人陷害的,便吊死在了自己的宫中。

    萧陌海听说此事,怒从心起,自己的宠妃却无力保护,那些大臣的进言让他无法保全她,他的怒火还又无处发作。

    殷王府中,萧绝在秋水居的正厅里,穆流非走了进去。

    “今日皇上不知怎么把太子放了出来,他犯下如此大的错,皇上竟然还能原谅他?”穆流非有点痛恨。

    萧绝平静说道:“昨日大臣纷纷进言,说是珑妃刻意勾引太子,皇上又在珑妃的宫中搜出了狐媚之物,有物证,况且珑妃又自缢,更加让人怀疑是畏罪自杀。”

    “太子一起不除,难消我心头大恨,看来我们要想其他的计策了。”穆流非道。

    “太子这次逃脱实在侥幸,不过下一次,就不会那么幸运了。”萧绝冷冷说道。

    厅内气氛骤然冷却,一直不说话的秋水漫此时说道:“太子始终是太子,是皇上重点培养出来的,朝堂上不知道多少人依附着太子,无论太子犯了什么错,他们都会尽力保全,否则失去依靠的也是他们自己。”

    萧绝和穆流非看着秋水漫,她说的不错,想听听她的见解。

    “王妃有什么见解,且说来听听。”穆流非迫不及待地问道。

    秋水漫婉转一笑,缓缓道来:“既然太子风流成性,我们还不如给他下药,从此不能尽人事,这不是比其他的伤害更来的痛苦吗?”

    两人皆是一怔,穆流非痛快地拍手,“从此断子绝孙,还是王妃这招狠。”

    萧绝的眼里也透露着赏识,一直以来她都觉得秋水漫很聪明,很多事情一点就通,有她在他身边,甚好。

    “流非,赶紧去配药吧,这次,太子一定逃不出我们的掌心。”

    就算萧绝不说,穆流非也要马不停蹄地赶去了。

    “过来。”萧绝对秋水漫招招手,示意她坐到自己身边来。

    秋水漫走了过去,萧绝把她揽到自己的腿上,面容缓和温柔,下巴抵着她的脑袋,闻着她头发的清香,一时间有些迷离不定。

    “今日感觉还不错吧,我看你气色很好。”萧绝迷恋她的味道。

    “关你什么事。”秋水漫道。

    “你是我的王妃,怎么不关我的事了?”萧绝脸放了下来。

    “哼。”秋水漫懒得理他。

    “你刚才说的很好,连我都想不到竟然可以用这招,我一心只想着怎么让太子死,没想到这个办法更好。”萧绝正说着,一个丫鬟从门外匆匆跑进来。

    “王爷不好了,裘小姐晕过去了。”丫鬟惊叫着跑了进来,见萧绝抱着秋水漫,又快速地转过身子。

    萧绝闻言,猛地推开了秋水漫,往飘香院跑去。

    秋水漫看着空空的房间,他又一次这样离开了,还以为他已经不把裘香雪放在心上了,没想到,他始终放不下她。

    秋水漫紧紧地捏着桌角,好你个萧绝,从今天开始,别指望我给你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