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萧绝又让人把正在制药当中的穆流非叫了进来,为裘香雪治病。

    飘香院内守着许多人,穆流非在里间帮裘香雪把脉。

    裘香雪的眼睛时而闪烁了一下,不过很快又平静下来,穆流非以为自己看错了。把脉的时候,却真真实实地摸到了裘香雪神志正在一点一点清醒,而且恢复得很好。

    穆流非盯着裘香雪,她的病明明已经好多了,为什么还要装疯卖傻?难道只是为了能留住萧绝在身边吗?

    他看着裘香雪小巧玲珑的脸,他心里一直挂念着的人,竟然为了一个不爱她的男人装疯卖傻!

    见穆流非失魂落魄地从里面出来,萧绝以为是裘香雪发生了什么事情,急忙问道:“怎么了?香雪出什么事情了吗?”

    穆流非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没有什么大事情,只不过不能再受任何一点刺激了。”

    萧绝这才松了一口气。

    正说着,秋水漫从门外走了进来,裘香雪见她进来,就像是受惊的小鹿一般,紧紧拉住萧绝的手臂,弱弱道:“绝哥哥,绝哥哥,她来了,我好怕呀!快点赶她出去。”

    秋水漫冷冷地看了一眼裘香雪,瞪大了眼睛,难以理解裘香雪的思想。侵犯她的人又不是自己,她凭什么一副什么罪名都加在自己头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侵犯她的人是自己呢!

    霎时间,屋里的人都盯着秋水漫,她从容不迫地一步一步靠近裘香雪。

    萧绝皱着眉头看秋水漫,一副“你来干什么”的样子,“漫儿,你先回去,这里有我们就行了。”

    连萧绝都这么说,看来她今天过来还真是有点不受欢迎啊,秋水漫冷冷地看着萧绝:“是啊,整个府里谁不知道一个飘香院里面有你啊?就算是瞎子都能闻出你的味道来。”

    萧绝听秋水漫竟然这样讽刺他,腾一声站了起来,目光沉重地看着秋水漫,上次和他这样说话的人已经不知道去哪里了!这个世界上敢挑战他权威的人已经不多了。

    “绝哥哥,快点赶她出去啊!”裘香雪催促道。

    她就是看不惯这么张牙舞爪的秋水漫,以为自己是谁啊?不过就是仗着萧绝对她的一点点喜欢,竟然敢这么多萧绝说话,真是不懂尊卑。

    “秋水漫,你没事不要来飘香院,香雪最近的情况你也知道,你为什么飞得来这里刺激她呢?”萧绝加重了语气。

    一点一点的委屈从秋水漫的心里升腾起来,她只是出于好心才过来看望一下裘香雪,没想到这里的人都这么不欢迎她。

    好,很好,秋水漫差点咬碎一口银牙,只感觉自己的口腔里有腥味涌动着,她猛地把自己手中的一个盒子往萧绝的面前扔去。

    萧绝快速地接过,再看秋水漫时她已经跑没影了。

    萧绝疑惑地看着自己手中的盒子这个是什么?秋水漫难道是特意送这个盒子过来的?

    裘香雪见萧绝一直盯着盒子,猛地把盒子推开,掉到了地上。

    “不要用她的东西,坏人,不好!”

    萧绝却回头瞪了一眼裘香雪,弯腰捡起了被丢掉的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个带有淡淡清香的香囊。

    穆流非接过看了看,闻了闻,道:“这里面的香料难寻,对于香雪的病情是十分有帮助的。”

    萧绝握着手里的香囊愣怔了一会,愤愤然地丢向了裘香雪,快步地起身追了出去。

    秋水漫是来给裘香雪送香囊的,他竟然还误会了她的一片好心,真是该死。

    可是,追出去的时候,秋水漫早已跑的没影了。

    穆流非写了一张药房,又加了几味滋润补血的药材,让人去抓药。

    既然裘香雪不想让别人知道她已经清醒了,那他就会帮她保守秘密,只要是她想做的事情,无论任何,他都会竭尽全力帮她完成。

    她默默地守着萧绝,那就让他来守护她吧。

    穆流非配药的速度越来越快,不过一天的功夫,便把那能让人不尽人事的药给配好了。

    萧绝从对秋水漫的思念里回过神,把那只小小的瓶子握在手中,掂了掂份量,还行,无色无味,加在酒水里,一点也尝不出来。

    “晚上,太子会在自己的府中宴请宾客,我就让人把这药水偷偷地倒进他的酒中,神不知鬼不觉。”

    穆流非亦笑,“这次,就算太子再怎么幸运,也逃不过去了。”

    萧绝嘴角轻轻上扬着一个弧度,他这张冷峻严厉的脸笑起来,也很好看。

    把药给了常风,命他再转交给萧绝安排在太子府的眼线,趁着太子喝醉时,偷偷加进他的酒水里。这样,等太子酒醒之后发现自己不能尽人事去找太医,也为时已晚了。

    如此,不仅仅是报了裘香雪的仇,连着太子身边依附着的大臣们也一起打击了。试问,谁会拥戴一个没有生育能力,又无子嗣的人登基,让万里江山后继无人呢?

    京城中的夜晚更是热闹非常,今日萧寒受了皇后楚凌波的嘱托,一定要宴请一下上次在朝中有为他进言的大臣们。这样既能笼络大臣们的心,又能让大臣更加效忠自己,可谓一举两得。

    但是萧寒还在禁足之中,楚凌波不让萧寒把这件事情办的人尽皆知,萧寒只好低调地在自己的府中宴请那些大臣。

    “上次我入狱的事情都亏了你们纷纷进言,才让父皇心软没有废了我,本宫在这里敬你们一杯,还望来日多多关照。”萧寒敬完,率先喝下了一口酒。

    众位大臣见萧寒如此爽快,又说了:“不敢不敢”,纷纷都举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萧寒听着这几个人的阿谀奉承,他心里觉得很舒坦,坐在椅子上,双手大张。想象着坐在龙椅上,威扬显赫地说着:众爱卿平身。他一人独大,杀尽天下他所要杀之人,爱尽天下所有倾国之人。

    几人酒过三巡,太子又让自己的管家偷偷地去留春阁请了姑娘回来,左手美酒,右手佳人,此生一大乐事。

    留春阁的老妈妈是认识萧寒的管家的,便恭敬地请了管家去二楼挑选姑娘。管家跟了萧寒也有十几年了,他喜欢什么样的姑娘,他心里有数。

    没过一会,管家就偷偷地带着十几位国色天香的姑娘进了门,几个大臣,包括太子的眼珠早就掉了下来。每个人都随手牵了一个,每一个都美丽动人。

    管家见他们都十分满意,松了一口气,临走之前看着那些姑娘,用嘴型说道:“给我好生伺候着,要不然就要了你们的命。”

    姑娘们早就见惯不惊了,看他们几个的衣着打扮就知道肯定是达官贵族,这又是在太子府里,不需要发话都知道要好生伺候着。

    萧寒见最后再喝下去就要醉死在这里,便说道:“今天就到此为止,你们手中的这里几位姑娘可以带回去,本宫还在禁足中就不去了。”

    几位大臣满眼放光地谢过萧寒,又迫不及待地带着姑娘离开了。

    萧寒捏了捏自己怀中的姑娘,绝色佳人,嫣然一笑让人浑身的骨头都酥了。

    带着姑娘进了房间,迫不及待地解开姑娘的衣裳,明明是如此动人的一个姑娘,可是自己怎么就提不起兴致呢?

    萧寒的酒瞬间醒了一半,又试了一下,明明自己还热火高涨,怎么就提不起来呢?他急切烦躁地又试了一会,还是不行。

    难道,他不能尽人事了?

    萧寒被自己突然间冒出来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目光忽而冷冽下来,不会的,不会的,他是太子,怎么可以不能尽人事呢!

    底下的姑娘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况,但她阅历无数,早就知道了萧寒的问题,很快反应过来。

    便轻轻开口问道:“萧公子,您是不是……”

    萧寒一惊,整个人已经瘫坐在了床上,姑娘又问了一句,他突然间大吼道:“你给我滚出去,今晚的事情不准说出去,否则我就砍了你的脑袋!”

    姑娘眼泪汪汪地捡起衣服连忙跑出去了,刚才还好好的,不举你去找大夫,凶她干什么?又不是她害的。

    萧寒在床上坐了良久,一个晚上都睡不着,满头是汗。他把房间内所有的东西都一扫而空,花瓶茶杯古董全都应声而碎。

    萧寒发完怒火,整个人一个晚上就憔悴了许多。他的几位侍妾见他如此脸色,以为是昨天的那些大臣惹他生气了。

    “看什么看?都给我滚蛋!”萧寒吼完,又命了管家进来,“你偷偷地去皇宫请一位刘太医来府中,要快,快马加鞭地去。”

    管家见状,也不敢多说什么,应了是,连滚带爬地飞去了。

    萧寒猛地闭了闭眼睛,他多么希望这是一场梦,从梦里醒来,他还是那个能左拥右抱,花天酒地的太子。

    刘太医很快就赶来了,他也是依附着太子的,靠着太子给他的好处和官爵才能在太医院混的风生水起。

    萧寒紧张兮兮地关上房间大门,带着刘太医进了内室,悄悄地附在他的耳边说道:“刘太医,你快帮我看看,我感觉自己……有,有问题……”

    刘太医根本没有往那个方向去想,因为风流倜傥的太子怎么可能那个地方有问题。便说道:“太子,容微臣给您把下脉。”

    萧寒伸出自己的手腕,刘太医捋着胡须探了,像是不相信似的,又探了一下,突然间整个人满头大汗地摔倒在地。

    刘太医不敢隐瞒,见太子问的急切,便点点头:“太子,您,您那里受损,从此以后都不能,不能再尽人事了。”

    萧寒整个人就如同浸在冰窖里一样,从椅子上慢慢地滑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