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月光朦胧地投进房间里面,有风轻轻地呼啸着,吹起窗外嫩绿的树枝。

    萧绝把秋水漫放在床上,细细地盯着她看,屏风之外的红烛声噼里啪啦地响着,照映着满室的灯火阑珊。

    秋水漫突然拿手挡住自己的眼睛,娇羞地说道:“别看了,脸上都要给你看出花来了。”

    萧绝却满脸笑意地拿下秋水漫的手,笑容中竟然带着一丝丝的痞气:“我看我自己的娘子难道还犯法?我就乐意看着你,别人本王还不愿意看。”

    说罢,欺身压了下来,重重地吻上秋水漫的唇,吸吮着她的两片柔软的唇瓣,又轻轻地吻上她的眼睛,额头,鼻子,每个角落。

    随后,一双大手挑开秋水漫的衣带,她却握住萧绝的手,闭着眼睛,低声说道:“把烛火熄掉。”

    萧绝低眉看她,挑眉:“偏不!”

    说罢,大手迅速地解开了秋水漫的衣物,放下帘帐,一度**。

    而同样的夜晚,在穆府之内,穆流非举着酒杯花前月下,紫藤花架下,月光从花枝中渗进石桌上。

    穆流非斟满了满满一杯酒,一口气喝下,眼睛里是恨意和相思。

    这个世界上最让人伤心的事情莫过于自己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而自己却放不下。

    穆流非苦笑着,把酒一饮而尽。

    天色蒙蒙地亮了起来,萧绝就醒了,多年都出于戒备的状态,让他夜里常常不能好好睡觉,只要一点风吹草动就能被惊醒。

    旁边的秋水漫睡的正香,身上露出大片的雪白肌肤,上面还残留着他留下来的印记。萧绝深吸一口气,把被子往上拉了拉,起身离开秋水居。

    日上三竿,秋水漫才醒来,阳光早就洒进了室内。

    她伸了伸懒腰,今日她的心情十分舒畅,昨日和萧绝的甜蜜时刻浮现在自己眼前。

    唤了丫鬟进来梳妆打扮,换上一身淡绿色的衣裙,甚是清雅素静,更显得她淡然脱俗。

    喝了一点清粥配小菜,感觉这几日被裘香雪惺惺作态的样子而生的气,此时已经全然不见。

    “王妃,你今天心情很好,穿的又和平时不一样了,王爷当真是您最好的……”青坠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秋水漫打断。

    “停停停,不准你们私底下议论我的事情,青坠啊,我们还是出去喂鱼吧!”

    秋水漫说完,率先走了出去。

    她知道青坠又想说王爷是她的药,专门治疗她的各种喜怒哀乐,听得多了,耳朵都有茧子了。

    再次去殷王府的时候,穆流非和萧绝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便拜别了他,出府的时候路过飘香院,脚步却不听使唤走了过去。

    穆流非还没有踏入院子,就听见飘香院里面传来裘香雪的声音:“绝哥哥呢?绝哥哥怎么不来看我?快去把绝哥哥给我找来。”

    穆流非袖子下的手紧紧地握着,绝哥哥绝哥哥,你只记得你的绝哥哥,你是不是忘了你曾经也唤过我非哥哥。

    深吸了一口气,他还是走了进去。

    刚到门口,一个茶杯“啪嗒”摔在了他面前的大门上,穆流非皱眉看了一眼,快步地走了进去。

    裘香雪听见脚步声还以为是萧绝来了,正跑出里间,一看竟然是穆流非,原本高兴的脸上突然间暗淡了下来。

    穆流非看见了她这样的表情,心里抽痛了一下,还是说道:“香雪,我是非哥哥,你还记得吗?”

    裘香雪低垂着眉眼,不悦的表情溢于言表,“记得,你是非哥哥。”

    对于裘香雪的回答,穆流非并没有诧异之色,自顾自地坐到椅子上,丫鬟给他倒了一杯水,他喝了一口,看向裘香雪。

    “香雪,最近是不是好多了?王爷一直陪着你,应该很开心吧?”穆流非问道。

    裘香雪视线盯着穆流非不放,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有绝哥哥陪着香雪,香雪当然很开心啊!”裘香雪一时不知道穆流非想干什么,装作十分无辜道。

    穆流非早就知道裘香雪的病已经好的差不多了,现在这样子说根本就是装出来的,为了让萧绝能时时刻刻陪在她的身边,她竟然愿意装疯卖傻。

    难道她对萧绝的爱已经到了什么都愿意牺牲的地步了吗?

    “香雪,你以为萧绝是真心愿意陪你的吗?他只不过是为了自己心灵上面的安定,为了当初对你父母的那一句誓言,他真正爱的人是秋水漫!”穆流非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今天竟然说了这么多话。

    实际上,他是羡慕嫉妒着萧绝的,他得不到的人却时时都想着萧绝。

    他一说完,裘香雪的脸色就很不好,她紧紧地抓着床单,眼睛里面完全透露着恨意,突然大叫起来:“绝哥哥喜欢秋水漫?不是的,不是的,秋水漫,我恨你,我要让你不得好死!你抢走我的绝哥哥,你不得好死!”

    他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句话竟然让裘香雪吐露出了她内心的真实想法,他也没有想到裘香雪会这么恨秋水漫,实在出乎他的意料。

    “香雪,你的病其实好的差不多了吧,你是为了让王爷陪在你的身边才装病的是吗?”穆流非冷淡道,他其实不想说出实情,但不知为何就说了出来。

    裘香雪一震,忽而抬眼看了看穆流非,目光中透着凌厉,既然穆流非知道了,那就知道了,反正她也不指着自己的这病能瞒多久。

    “是啊,我就是装病,就是见不得绝哥哥每天都待在秋水居陪那个贱人,我就是要让她不得好死。”

    裘香雪的脸上写着对秋水漫的恨意,手指在被子下拽的越发紧了。

    穆流非叹了口气,他知道裘香雪对秋水漫有恨,但没有想到已经恨到了这个地步,要让秋水漫不得好死。

    “香雪,你,你要想清楚来,这是一条很难走的路。”

    裘香雪却不管不顾,“再难的路,我也要走下去,只要那路的尽头有绝哥哥。”

    穆流非心里酸酸的,转过身背对着裘香雪。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你真的想要得到萧绝,我会不顾一切地帮助你,只要你开心快乐。

    他悠悠地叹了一口气,看了裘香雪一会,便离开了。

    萧绝今日的气色很好,在穆流非离开之后,就去了练功房。

    进了练功房,萧绝便开始打坐修炼自己的内力,他隐隐感觉自己身上的毒液在四处流动着,终于能感觉到毒素了。最开始的时候,根本感觉不到毒,但是又觉得自己全身都是毒。

    昨日是第五次解毒了,只要再解两次毒素就能彻底清除,萧绝的脸上露出冷冷的笑意,他这毒也算是解了七八分。

    等到他的毒一解,他要铲除自己的敌人,夺天下,那就容易多了,再也不用因为自己随时就有可能毒发而死的生命担忧了。

    萧绝缓缓地运用了一下自己的内力,又使出自己最近刚练出来的一招玄冥掌,顿时,整个练功房都像是发出一声雷吼般惊天动地的声音。

    最后一步收了内力,吸天地之精华,门外传来常风的声音。

    自己练功的时候,是不允许任何一个人亲近的,此时常风的声音却出现在门外。

    “王爷,出事了。”常风声音里有些急切。

    萧绝一向镇定自若,就算天大的事他都能淡然如水,就像现在平稳的声音传出,“发生什么事了?”

    “裘小姐,她落水了。”常风道。

    落水了?真嫌这几日府里事情不够多,一下这样一下那样。萧绝推开门,见常风脸上都出现了急切之情,便问道:“怎么回事?”

    常风一边走,一边把事情的经过一字一句解释道:“刚才裘小姐嚷嚷着要找您,您在练功不敢打扰。我就带着她去了府里的湖水边上,谁知后面王妃来喂鱼,裘小姐突然间发病和王妃争执了起来,王妃,王妃赏了裘小姐两个耳刮子,裘小姐就摔进了水里。”

    常风在说到王妃赏了裘小姐两个耳刮子那里,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常风,见他说完才问道:“是因为什么事情起的争执?”

    常风却叹道:“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起的争执。”

    没有事情也能起争执?萧绝头有点大,他可以得心应手地处理朝堂上面的事情,号召江湖中的百万兵马,却独独不懂处理两个女人之间的事情。

    “香雪情况怎么样?”萧绝问道。

    “已经请了穆公子,裘小姐吐完水,又喂了药进去,估计现在已经醒了。”常风答道。

    两人走到飘香院门前,一个丫鬟端着水正从里面走出来,见到两人行了一礼,说了一下裘香雪大概的情况,便匆匆离开了。

    里面除了伺候着的几个丫鬟,就是裘香雪,秋水漫和青坠。

    裘香雪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而秋水漫面有怒色,气呼呼地看着地板,头上的发髻散乱了,钗子也歪了,身上的衣服也脏了。

    青坠面无表情地站在一边,显然眼中也带着郁闷。

    见到秋水漫这副景象,萧绝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昨天还好好的,也么今天就出去惹事?

    萧绝大步流星地从她面前走了过去,直直地奔向正虚弱的裘香雪面前,轻轻地在她耳边呢喃:“香雪,你没事吧?和我说说话,我是绝哥哥。”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拥抱,裘香雪一下就紧紧地搂着萧绝,一时间哭的稀里哗啦的,整个飘香院都在她的咆哮声里。

    “绝哥哥,你终于来了,坏女人,坏女人把我推进了水里,好冷好冷!”

    忽而眼神冷冷地瞥向了秋水漫的所在位置,她要让秋水漫不得好死,昨天萧绝竟然点了自己的睡穴,他从来都没有这样对过自己。

    萧绝转过头看了一眼秋水漫,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坐在椅子上。其实她一直都在以一副买了门票的观众一样看这些场独角戏,她看着裘香雪自己一个人能生出什么幺蛾子来。

    “没事了,我来了,没有人敢把你推进水里,这里是飘香院,是你住的地方。”萧绝十分有耐心地和裘香雪说着。

    揉着她的头发,手指都能感觉到上面的冰冷和裘香雪身上的颤抖。

    “绝哥哥,不要再离开我了,你不是答应会永远陪着我吗?”裘香雪嘟喃着嘴唇,亘古不变地撒娇道。

    装吧,继续装,秋水漫淡然地喝了一口茶,她看着萧绝搂着抱着另外一个女人,心里还真有点不是滋味,毕竟她还能记起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

    “秋水漫,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就突然和香雪起了争执呢?我不是一再地叮嘱过你不要招惹香雪,你怎么死不悔改?”

    突然,萧绝的矛,指向了秋水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