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裘香雪平日里最不喜欢的就是被说成是萧绝的妹妹,现在听到秋水漫这么说,心中自然是怒极气极,想也不想就冲秋水漫冲去。

    “以后不允许你再说我是她妹妹,听到没有!不许!”

    裘香雪下手毫不留情,两个人纠缠在一起,她看上去瘦瘦小小的,力气却是出奇的大,紧紧的抓着秋水漫的两只手不放!

    秋水漫的双手被桎梏,动弹不得,想要反抗却苦于实在是腾不出双手,只能做些微弱的反抗:“你想要干什么,还不快些放开!”

    裘香雪哪里会听秋水漫的话,手上的力道依旧不减:“让你在我面前得意炫耀,今天我就要给你一些教训!”

    青坠见裘香雪竟然对秋水漫动手,护主心切,想也不想便冲上去想要将裘香雪拉开。

    秋水漫原本就站在亭边,靠近湖面,方才与裘香雪纠缠,位子更是危险,现在青坠上前帮忙,三个人动作更大,是要稍不小心,就会掉进湖里。

    “裘香雪,不要再闹了,这样很危险!”

    裘香雪听也不听,她知道青坠身怀武艺,自己肯定是斗不过她,与其想着法子惩治秋水漫,倒不如来一出苦肉计!

    春儿见三个人缠在一起,心里又急又气,裘小姐怎么净惹事儿呢,王爷这要是怪罪下来,她可没好果子吃!

    “小姐,您这身子才刚好,可别又受了伤,快随奴婢回去休息吧?”

    丝毫没有理会……

    即便心中有些不情愿,春儿还是准备上前拉着些,这拳脚无眼,要是伤着了小姐哪里,王爷追究起来她照样没有好日子过!

    秋水漫知道裘香雪在萧绝心中的地位,本想交代青坠只需要将她拉开便可,万不可伤到她,却不想还未来的及开口,便感觉到一股力正在往外倒。

    秋水漫知道是裘香雪,下意识的就伸出手想要拉住她,无奈动作还是慢了一步,手才刚刚伸出,裘香雪便“噗通”一声倒摔进了水里。

    “裘小姐落水了,来人啊,快来救人啊!”

    秋水漫还没有反应过来,耳边便听到了丫鬟惊慌的喊声,顺着丫鬟的视线看去,轻易便看见袭香雪在湖中挣扎,想来是不会水性,秋水漫连忙扭头对身边的青坠说道:“青坠,快将裘小姐救上来!”

    青坠有些不情愿,没好气的看了一眼还在扑腾的裘香雪:“王妃,她对您这般嚣张,何不趁此机会给她一些教训,教她还如此猖狂!”

    “怎可这般的意气用事,裘香雪要是出了事,王爷怪罪下来你能担的起这个责任吗?”

    秋水漫沉着脸说道,心中难免担心裘香雪,她平日里对她的确是不友善,但是万万没有必要拿这么危险的事情来开玩笑!

    青坠见秋水漫沉着脸似乎已经动怒,而且觉得她说的话确实在理,当下不再犹豫,一跃而起,救起了水中的裘香雪。

    裘香雪自己本不懂水性,即便是故意掉入水中的,但是却依旧是吓的不轻,倘若再晚一些的话,恐怕她真的会被淹死!

    丫鬟焦急的跑到裘香雪的身边,焦急的拖着她的头,让她靠在自己的臂弯中:“小姐,你没事儿吧?”

    裘香雪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难受的紧,被丫鬟这么一阵摇晃,吐出一些水,丫鬟这下便吓的不轻了,直让着要喊大夫!

    秋水漫看了裘香雪一眼,对她的丫鬟说道:“你快去找大夫吧,我找下人送裘小姐回房间!”

    “秋水漫,你不要在这里装好人假好心,刚才把我推下去现在又做出一副关心我的模样,我要告诉绝哥哥你的真面目!”

    裘香雪虚弱的看着秋水漫,吐出的全部都是质指控秋水漫的话。

    “裘小姐,你搞清楚点好吗,刚才是你自己冲上来的,现在倒好,自己受了伤,还怪起王妃了!”

    青坠看不得裘香雪一副病怏怏的样子,每次绝哥哥绝哥哥的喊,倘若是在王爷还没有成亲的时候这么喊,倒还没有什么,现在王爷成亲了她依旧不改口,也太不把王妃放在眼里了!

    秋水漫听了裘香雪的话,愣在哪里半响才反应过来,现在是怎么回事儿,她被倒打一耙了是吗?

    难怪刚才她并没有使出力气,但是裘香雪却依旧往外倒了出去。

    秋水漫只觉得心中发冷,她知道裘香雪对萧绝用情很深,所以之前她对她做了一些过分的事情她都不去计较,毕竟她也经历过感情,知道爱而不得的感受!

    她不怪她,所以刚才裘香雪掉入湖水中的时候她甚至想将她拉回来,即便,从头到尾都是她在无理取闹。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裘香雪竟然用这一招陷害她!

    “你做了这么多,甚至不惜伤害自己的身体,就是为了离间我和王爷的关系?”

    女人果然都是感性动物,为了一个男人,不管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裘香雪听到秋水漫的话,眼中闪过一抹惊慌,扭过头错开了秋水漫的视线:“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似乎担心秋水漫会识破自己的伎俩,裘香雪忙不迭的看了丫鬟一眼,脸色不善的说道:“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快送我回房间!”

    躺在地上休息了一会儿,身体好受了些,声音自然而然也大了不少!

    丫鬟看了秋水漫一眼,见后者面无表情的沉着脸没有说话,点点头喊来下人将裘香雪送回房间。

    几个人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府里的大半的下人都看见了,很快便传到了常风的耳朵里,常风知道裘香雪对萧绝的特殊性,也知道裘香雪的性格,知道她不会就这么算了,担心事情会越闹越大,便跑着去找萧绝。

    萧绝今日的气色很好,在穆流非离开之后,就去了练功房。

    进了练功房,萧绝便开始打坐修炼自己的内力,他隐隐感觉自己身上的毒液在四处流动着,终于能感觉到毒素了。最开始的时候,根本感觉不到毒,但是又觉得自己全身都是毒。

    昨日是第五次解毒了,只要再解两次毒素就能彻底清除,萧绝的脸上露出冷冷的笑意,他这毒也算是解了七八分。

    等到他的毒一解,他要铲除自己的敌人,夺天下,那就容易多了,再也不用因为自己随时就有可能毒发而死的生命担忧了。

    萧绝缓缓地运用了一下自己的内力,又使出自己最近刚练出来的一招玄冥掌,顿时,整个练功房都像是发出一声雷吼般惊天动地的声音。

    最后一步收了内力,吸天地之精华,门外传来常风的声音。

    自己练功的时候,是不允许任何一个人亲近的,此时常风的声音却出现在门外。

    “王爷,出事了。”常风声音里有些急切。

    萧绝一向镇定自若,就算天大的事他都能淡然如水,就像现在平稳的声音传出,“发生什么事了?”

    “裘小姐,她落水了。”常风道。

    落水了?真嫌这几日府里事情不够多,一下这样一下那样。萧绝推开门,见常风脸上都出现了急切之情,便问道:“怎么回事?”

    常风一边走,一边把事情的经过一字一句解释道:“刚才裘小姐嚷嚷着要找您,您在练功不敢打扰。我就带着她去了府里的湖水边上,谁知后面王妃来喂鱼,裘小姐突然间发病和王妃争执了起来,王妃,王妃赏了裘小姐两个耳刮子,裘小姐就摔进了水里。”

    常风在说到王妃赏了裘小姐两个耳刮子那里,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常风,见他说完才问道:“是因为什么事情起的争执?”

    常风却叹道:“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起的争执。”

    没有事情也能起争执?萧绝头有点大,他可以得心应手地处理朝堂上面的事情,号召江湖中的百万兵马,却独独不懂处理两个女人之间的事情。

    “香雪情况怎么样?”萧绝问道。

    “已经请了穆公子,裘小姐吐完水,又喂了药进去,估计现在已经醒了。”常风答道。

    两人走到飘香院门前,一个丫鬟端着水正从里面走出来,见到两人行了一礼,说了一下裘香雪大概的情况,便匆匆离开了。

    里面除了伺候着的几个丫鬟,就是裘香雪,秋水漫和青坠。

    裘香雪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而秋水漫面有怒色,气呼呼地看着地板,头上的发髻散乱了,钗子也歪了,身上的衣服也脏了。

    青坠面无表情地站在一边,显然眼中也带着郁闷。

    见到秋水漫这副景象,萧绝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昨天还好好的,也么今天就出去惹事?

    萧绝大步流星地从她面前走了过去,直直地奔向正虚弱的裘香雪面前,轻轻地在她耳边呢喃:“香雪,你没事吧?和我说说话,我是绝哥哥。”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拥抱,裘香雪一下就紧紧地搂着萧绝,一时间哭的稀里哗啦的,整个飘香院都在她的咆哮声里。

    “绝哥哥,你终于来了,坏女人,坏女人把我推进了水里,好冷好冷!”

    忽而眼神冷冷地瞥向了秋水漫的所在位置,她要让秋水漫不得好死,昨天萧绝竟然点了自己的睡穴,他从来都没有这样对过自己。

    萧绝转过头看了一眼秋水漫,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坐在椅子上。其实她一直都在以一副买了门票的观众一样看这些场独角戏,她看着裘香雪自己一个人能生出什么幺蛾子来。

    “没事了,我来了,没有人敢把你推进水里,这里是飘香院,是你住的地方。”萧绝十分有耐心地和裘香雪说着。

    揉着她的头发,手指都能感觉到上面的冰冷和裘香雪身上的颤抖。

    “绝哥哥,不要再离开我了,你不是答应会永远陪着我吗?”裘香雪嘟喃着嘴唇,亘古不变地撒娇道。

    装吧,继续装,秋水漫淡然地喝了一口茶,她看着萧绝搂着抱着另外一个女人,心里还真有点不是滋味,毕竟她还能记起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

    “漫儿,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就突然和香雪起了争执呢?我不是一再地叮嘱过你不要招惹香雪,你怎么死不悔改?”

    突然,萧绝的矛,指向了秋水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