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秋水居里,青坠不安的在房中来回渡步,头一直探向门外,脸色也格外的焦急,像是在等什么人。

    秋水漫端着一杯清茶,瞄了眼青坠,放下茶盏轻叹一声道:“青坠,你是怎么了?”

    青坠回神看着秋水漫道:“奴婢在为王妃你心急,奴婢盼着王爷来,这样一来你们就能解开矛盾和好如初,但奴婢又担心你们见面会吵起来。”她绞着衣袖,心中实在是纠结。

    秋水漫噗嗤一笑,看着她甚是可爱的模样微微摇头。脑海突然想起在湖心亭的时候聂容泽和她说的那句话,脸上的笑意渐渐敛去,她垂头低思,心中有些彷徨。

    她和萧绝之间,到底算什么?若说有情,为何他一直不信她?若说无情,他又为何那般对她?

    “青坠,茶凉了,你去换壶好茶。不是说王爷今晚会过来吗,等他来了我会好好跟他解释的。”秋水漫不想在被这种无端的猜测所扰,既然萧绝想听解释,那她就告诉他,把话都说清楚,也省的这么一日日的折磨。

    青坠听秋水漫这么说,心中也松了一口气,忙端着那茶壶走了出去。夜色静逸,一轮弦月挂在空中,照的地上婆娑树影。青坠疾步朝着厨房走去,却没瞧见一个影子闪进了秋水居里。

    秋水漫从房间里走出来,微微抬头看了看璀璨的星空,月光下她一袭湖绿色的衣裙随着细风微微摇摆,几缕青丝微扬,那身影仿若出尘的仙子一般。

    她长叹一声,正欲回房去,却听不远处有微微的响动,她猛的抬头看见一抹黑色的影子在闪动:“是谁?”

    她见那黑影快速的出了秋水居,她心下疑惑,快步跟了上去。

    那人似是极其了解府内,走的地方也是避开了巡逻的守卫。秋水漫心头泛着一丝不好的预感,正想掉头离去,却见一道黑影突然拦住了她的去路,秋水漫只闻到一股馨香的气味,还未看清眼前是何人,她便双眼一沉晕了过去。

    那人扶着晕过去的秋水漫,继而带着她穿过花园幽深的小径,月光下一个白色的人影立在那里。那人将秋水漫扔到他的面前,那白衣人顺手接过,将秋水漫搂在了怀中。

    黑影迅速的消失在了王府中,月光下那白衣男子脸上一面精致的面具,只露出一张薄唇,面具下幽深的目光盯着怀中的人,他手中拿着一只瓷瓶打开,凑到秋水漫的鼻尖。

    ……

    萧绝安抚了裘香雪后,从飘香院走了出来。迎面正看见青坠着急的跑了过来,看见萧绝青坠忙上前询问:“王爷,王妃没有跟你一起吗?”

    萧绝冷遂的眸子一沉,眸光一敛异色沉声道:“怎么了?她不在秋水居吗?”

    青坠只感觉浑身一震冰凉。“我去换了壶热茶,回来后就不见了王妃,奴婢以为她来找王爷了呢。”

    萧绝双手不自觉的紧握了起来,他眸光沉了又沉,阴狠的声音道:“应该就在王府,去找。”

    说着,他已经扔下青坠,匆忙离去了。萧绝走在诺大的王府中,心头甚是烦乱,府中守卫这么严谨,秋水漫不可能丢了。

    或许她在花园散心也说不定,这么想着,他眸光微微一沉,朝着王府花园走去。

    秋水漫从恍惚中慢慢醒来,一双迷离的双眼却是看不清眼前的男子,只听他细柔的声音低唤她的名字:“漫儿。”

    那声音彷如是从冗长的梦境中传过来的一般,虚幻又有些真实,她神志不清,喃喃的问他。“你是谁?”

    那白衣男子抚着宽厚的大掌摩挲着她的脸颊,继而轻叹一声:“我是阿烨啊,我来找你了。”

    秋水漫听到阿烨这个名字,意识越发的模糊起来,如同被人催眠了一般。“阿烨,真的是你吗?阿烨。”

    萧绝方走进花园,便听女子低吟轻柔的声音响起,阿烨的名字就如同一道霹雳一般劈进了萧绝的耳中。

    他顺着声音的来源望去,却见偏僻的假山前他的王妃正搂着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那姿态极其暧昧。月光下那白衣男子脸上戴着一面面具,正爱怜的抚摸着秋水漫的脸颊。

    这一刻,萧绝的心仿佛被烈焰所燃烧,她竟然背着他来此私会情郎?愤怒淹没了所有的理智,杀气蔓延而来。

    一道浑厚的掌风从花丛中疾驰而来,那白衣男子抱着秋水漫旋身一跃,身后的假山轰隆一声,碎石满地滚落,惊了这安逸的夜色。

    “放开她。”萧绝一声怒吼,双眼染上了火焰,如同炼狱而来的魔鬼一般。

    那白衣男人轻蔑一笑,却是将怀中的秋水漫拥的更紧了一些。“漫儿,告诉她我是谁?”那人附耳在秋水漫耳边催眠。

    “阿烨,你是我的阿烨。”秋水漫不自觉的呢喃,双眼却很是无神。

    萧绝怒急,不由分说的上前与那个白衣男人厮打在一起,但萧绝又不能出狠招,他怕自己的掌风会伤了秋水漫,所以没有下杀招,只是想将秋水漫夺过来。

    那白衣男子知道自己不是萧绝的对手,凭着秋水漫在手他能勉强与其抗衡,但他知脱不了多久,便使了个诈,将秋水漫一把推开。

    萧绝忙去接秋水漫,那白衣人却跃上墙头,常风赶来后便看见这一幕。“王爷,你没事吧?”常风急声询问。

    萧绝紧紧搂着怀中的人,双目满是怒色。“给我追。”简短的三个字布满杀气,常风得令匆忙跃上那白衣人逃走的墙头,追了过去。

    “秋水漫。”萧绝紧握着秋水漫的香肩,此刻的他早已被愤怒所淹没,完全没有看见秋水漫那迷离失魂的双眸。

    “阿烨。”秋水漫的脑海意识里只剩下这两个字,她轻声咛喃,却将萧绝的怒火点燃到了极致。

    萧绝抱起秋水漫,朝着她的秋水居走去,青坠听到消息已经赶了回来,还未走进,便听萧绝阴冷的声音。“打一盆冷水过来。”

    青坠浑身一寒,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忙转身,打了一盘冷水端了进去。还未等她将水盆放下,一道黑影迅速的接过她手中的水盆然后悉数泼到了躺在床上的秋水漫身上。

    那从井水中打上来的水极其冰寒,尤其眼下又是夜里,这一盆冷水浇下去,秋水漫彻底的清醒了过来。

    “出去,没有本王的吩咐,谁也不准进来。”萧绝没有回头,他阴沉的双眸一直瞪视着还未回神的秋水漫。

    身后的青坠吓得不敢在逗留,匆忙转身,闭上了房门。站在门前,她的心仿佛要跳出来,只能侧耳听着里面的动静。

    秋水漫有些冷的缩了缩身体,而萧绝的目光却是比这冷水还要冷。她垂眸不敢看他,脑海中一些模糊的记忆逐渐的清晰起来。

    有人将她引了出去,然后她就像被人催眠了一样思想不受控制。有人要陷害她,会是谁?

    还未等秋水漫反应过来,一道压抑的气息席卷而来,萧绝快步走了过去,却是一把掐住了秋水漫的脖子。“为什么要背叛我?秋水漫,我说过,如果你敢背叛我,我会……”

    他脸上的表情有些狰狞,但余音却卡在了他的喉咙里,他的手指掐住着粉嫩的脖颈,看着她的小脸在一点点的变红,甚至她都没有挣扎。

    萧绝猛然清醒,松了手中的力道,秋水漫咳了几声,虚弱的大口喘着粗气。“萧绝,你从来就不信我。”她眸中渐渐染上一层薄雾,一字一句透着悲戚和绝望。

    “信你,你让我如何信你?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秋水漫,你以为本王当真不舍得杀了你吗?”他将她拽到眼前,愤怒的目光似是要将她燃烧。

    秋水漫凄凉一笑,是了,这个男人从来就不相信她的。她突然闭上了眼睛,有种视死如归的绝然。“那你就杀了我吧。”她也是累了,与其这样和他纠缠下去倒不如一死来的痛快。

    萧绝看着她紧闭的双眸,她神情淡然,脸上还有未干的水迹,发髻凌乱,散下来的发丝贴着她的脸颊。衣衫因为被水浸湿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完美的呈现。

    她竟然想死?她想死!萧绝的脑海只剩下这么一个念头,秋水漫的绝然彻底将萧绝惹火。

    就算死,她也是他萧绝的,谁也不能夺走她。他似是疯了一般,扯着她身上湿透的衣衫,大掌紧攥着她的柳腰似是要将她捏碎。

    他将她压在身下,疯狂的吻带着肆虐的姿态,毫无温柔,只是霸占。裂锦的声音和着他低吼狂暴的声音,秋水漫猛然惊醒。

    她不要这么羞辱的活着,她不要沦为他发泄兽欲的工具,要活就活的有尊严。她奋力反抗,不停的挣扎使劲了全力。

    她越挣扎,萧绝越狂躁,他想征服她,想占有她,她本来就是他的女人。“你这是在为谁守节,你的阿烨吗?”他松开她的唇,唇角一抹血丝也不知谁的血。

    秋水漫满眼泪痕,这一刻他恨极了这样待她的萧绝。发髻在挣扎的时候松开,她的手无意间触上一只金簪,她将那金簪我在手中突然将发簪抵在了自己的喉咙处。

    “萧绝,你若敢,我便死在你面前。”她说着手中的发簪划破了她本就泛着五指印的脖颈。

    萧绝猛然一惊,顿了顿,看着她脖颈流出的血迹,慢慢的染红了身下的被单。“秋水漫,你疯了吗?”他不可抑制的怒吼,她竟以死相逼!

    “我没疯,疯的人是你。萧绝,我也是有尊严的,你凭什么肆意践踏我的尊严?”她说着手中的力道又重了一些,发簪深了些许,明明很痛,她却犹如没了只觉。

    那发簪就像刺进了他的心中一般,心尖泛着痛楚。他再也不敢乱来,她的坚决,她那清澈的泪花,无不像一把把尖刀将他伤的体无完肤。

    他失笑,满脸悲戚。“秋水漫,好,你很好。”他旋身,阴寒的眸子迸射出寒光。掌风一扫却是将房间里所有的东西付之碎屑,满室狼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