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片刻后,他的人影已消失在了房间中。秋水漫闭上眼,松了手中的发簪,泪却止不住的流淌。

    门外,青坠喏喏的走了进来,看着眼前惨烈的一幕,惊的说不出话来,她忙奔到床前,看着秋水漫。

    她闭着眼,泪珠却似断了线,身上的衣衫被撕碎,浑身上下湿透,而脖颈处还有血在流出。

    “王妃,你怎么样?”青坠的声音有些哽咽。

    秋水漫却是连一句话也说不出,她只感觉漫天的黑暗冰冷,似是要将她坠入无边的地狱之中。

    “王妃。”青坠惊慌的声音在房间内传了开来。

    萧绝大步离开了秋水居,满心的烦躁,站在微凉的夜风中,他的神智好似微微清醒了一些,但心头依旧混乱没有细心的去思考。

    常风的身影朝着这边走了过来,看见萧绝他径自跪下。“对不起王爷,属下没有拿下他。”

    萧绝睨了他一眼,微微闭眸道:“起来吧。”

    常风起身,方要询问究竟发生了何事,就听萧绝道:“今晚的事情,本王要查个水落石出。”

    萧绝眸光微微一沉,他的殷王府守卫如此森严,那个白衣人是如何进来的?与他交手的时候萧绝明显能看出他并非是他的对手,他能逃走也是利用了秋水漫。

    按理说凭他这点功夫想混迹他的王府是不可能的,这其中究竟有什么玄机?这一刻,所有的理智统统回到了他的脑海,他要解开所有的迷局。

    朝阳阁里,聂容泽一袭雪白的衣衫伫立在星空下。他仰头看着空中的繁星,那颗守护帝王星的贵星已经越来越弱,很快便有坠落的迹象。

    一旦贵星陨落,那么所有的命运都将会改变。当日他亲自将这颗贵星送到那颗帝王星的身旁,是他……不懂得珍惜!

    暗夜里一道黑色的影子掠了进来,那人跪在聂容泽的身后,身影如魅,声音漠寒。“主子。”

    聂容泽轻嗯一声,却是没有回头。“府上是不是发生了有趣的事情?”他虽然未迈出这朝阳阁,但府外的嘈杂他还是隐约听见了。

    那人将事情一一禀诉,事无巨细。聂容泽听后,眉头轻挑,唇角一勾,深沉的眸光微微闪烁。“看来我还真是小瞧他了,有意思。”聂容泽轻声笑着,素手轻轻一挥,那黑影退了下去。

    聂容泽再次仰望着星空,良久后他轻叹一声,像是在喃喃自语一般:“萧绝,我在帮你一次。”他说着,薄唇轻抿,一抹清淡的笑意淡然消逝。

    青坠匆匆忙忙的来到萧绝的书房,门外常风守在那里,看见青坠他一抹疑惑划过正欲询问,却听青坠慌张的声音传来:“常风,王爷在里面吗?”

    常风点点头,却是拦住了青坠问道:“发生了什么事?王爷吩咐不准任何人打扰。”

    青坠跺了跺脚道:“王妃她,她出事了。”话音方落,书房的门突然打开,萧绝阴寒有些惊慌的声音顿时传了过来:“她怎么了?”

    “王爷走后,王妃就晕了过去,还发起了高烧不退一直喊着王爷你的名字,奴婢去请穆公子可是他并不在府中,这才……”

    青坠的话还没说完,就见萧绝身影如风一般迅速的消失不见了。青坠愣了片刻,常风拍了拍她的肩笑道:“看来王爷还是很在乎王妃的,我们过去看看吧。”

    说着常风已经拉着青坠出了院子,并询问着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萧绝冲到秋水居,虽然房间里那些被他打碎的东西已经被清理了,但空荡的房间无不在控诉他的行为,他心中深深的悔恨,为何一遇见她的事情他总是控制不住的自己的情绪?

    他疾步走到床榻前,看着床上陷入昏迷的秋水漫。青坠已经将她身上的湿衣换下,被褥也换了干净的,她脖子上的伤口青坠也做了处理,可床上躺着的秋水漫依旧额头冒着汗珠,浑身在不停的颤抖。

    萧绝满脸的心疼自责,他的手颤抖的想去抚摸她的脸,却又顿在半空,秋水漫似是在梦魇,惊慌的声音喊着他的名字:“萧绝…不要,不要这么…对我。”

    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将她扶起来紧紧的搂在怀中。“漫儿,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该那么对你,你千万不要吓我。”他轻声咛喃着,心中悔恨万分。

    门外常风和青坠走了进来,看见这一幕两人无不动容,明明王爷是这么在乎王妃,为何非要用伤害的方式呢?

    “常风,快去把聂容泽请过来。”萧绝想起,眼下能救秋水漫的只有聂容泽了。这个人虽是个神棍,但医术也是极好的。

    常风点头,匆忙退了出去。青坠也去准备清水毛巾,留给萧绝和秋水漫独处的时间。

    “漫儿,你一定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他像是承诺又像是自我安慰,他轻轻吻着她发烫的额头,心却疼的似是不能呼吸。

    聂容泽迈着悠然的步子走进来的时候,就看见这样的萧绝。他从他那双焦虑和满是疼爱怜惜的双眸就能看得出,这个男人是对她动了心,他果然还是爱上了她!

    聂容泽微微失神,心底竟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叹息。

    “国师,劳烦你替王妃看看。”萧绝见他走来,也没察觉到他微微的异常。

    聂容泽回神,萧绝将秋水漫放平,让出了地方。聂容泽走过去,坐在床榻一角,伸手抚上秋水漫的脉象,却见他俊逸的脸上微微一抹凝重,眉头跟着一拧,又仔细的探了探。

    萧绝脸色着急,双眸一直盯着聂容泽的动作,等的急迫。“她先是被人下了失魂散,又受了寒气,还受了伤,再加上她心情郁结这病才来势凶猛。”聂容泽收回了手,正色说道。

    萧绝微微一怔,聂容泽的话他一字一句听在耳中。“失魂散是什么东西?”萧绝抓住了他话中的重点。

    聂容泽起身,环顾了周围一眼,常风似是知道他要寻什么,忙走了出去。“失魂散是一种能迷失心智任人操控的毒药,中了此毒的人将受人催眠,说出的话都是违心之词。”

    萧绝浑身一震,犹如被人猛的劈了一下。花园中,他怎么就没有看出秋水漫的异常?她是被人下了药,那些话都是假的。

    萧绝闭了闭眼睛,内心翻腾不止。常风断了笔墨走了进来,呈到了聂容泽的跟前。

    聂容泽看了常风两眼,唇角微微一扬笑若春风。“不愧是萧绝调教的人,颇有眼色啊。”他随意的赞赏着常风,提笔写下一张药方。

    “这药方只能治病却不能治心,眼下王妃心伤过度,若是她执意不肯醒来,就算服下什么灵丹妙药也是枉然。王爷,你明白吗?”聂容泽将药方递给了常风,常风接过,微微一愣。

    萧绝转身看着躺在床上的秋水漫,是他伤她至深,所以她用这么办法来惩罚他。“常风,去煎药吧。”他说着坐在床榻前,伸手握着秋水漫纤细的小手。

    聂容泽站在原处久久未动,过了一会后他一声轻叹又道:“我先回去了,王爷有什么吩咐派人来遣我就是。”

    萧绝没有回头,清凉的声音只留下两个字:“多谢。”

    聂容泽浅浅一笑,转身走了出去,走到门前他又回头看了萧绝一眼,这一眼带着审视和探究。他收回目光,走了出去,头顶一片璀璨的星空,他的身影也模糊在了夜空中。

    萧绝喂秋水漫服了药,果然她的高烧终于退了去,只是她一直睡着却不醒来。萧绝真的担心聂容泽说的话,害怕她自己不想醒来,便和她说了一夜的话,从他儿时一直讲到遇见她的那个时候。

    秋水漫似是掉入冗长的梦里,周围一片混沌,迷雾重重。她想走出去,但好似被困在了迷雾中,直到有低沉的声音在唤她的名字:“漫儿,你醒来吧,漫儿。”

    像是下雨了一般,有雨滴一滴滴落在她的脸颊上,她的心突然一阵揪疼,那个模糊的人影在那片迷雾中慢慢的开始变得清晰。

    他颀长的身影,标致性的黑色锦袍,那孤寂的背影和他俊朗的五官在她脑海不停的闪现。

    她想去追那道影子,可他却突然消失在眼前,她惊慌失措的大声喊着:“萧绝”双眼暮然睁开。

    “我在,我在。”萧绝抓着她的手,看着她醒过来,脸上满是喜悦之色。

    秋水漫的眼睛动了动,看着近在咫尺的容颜,是在做梦吗?她恍惚了片刻,感觉到手心被人紧紧攥着,这不是梦,真是萧绝。

    秋水漫想起昨夜发生的事,眸光的光彩慢慢的散去,清哑的声音有些冷漠:“放开我,出去。”

    萧绝的心一沉,握着她的手慢慢的松开。“漫儿,对不起,我……”在她昏迷的时候他可以毫不顾忌自己的身份和她说出那些话,可如今她醒了过来,他竟有些不知如何开口。

    他萧绝半生戎马,驰骋沙场,可以让敌人闻风丧胆,死而复生后更有鬼王的称号,人人畏惧。

    他自诩不将天下人放在眼中,却唯独对一个她无法自控。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能控制他的情绪,就如此刻她冷冷的漠视自己,斥他离去。

    明知是自己有错,明知是自己无理,更怕自己的强势会让她受伤,他竟半豪反抗不得。

    秋水漫别过脸去,心中却是复杂万千,她梦中也是他的影子,醒来看见他守在自己身边她明明是欣喜的,可她就是不想原谅他。

    “你在睡一会,我让聂容泽再来给你把把脉。”他起身,说的话极尽的温柔。秋水漫能感觉到,他看了她一会才不舍的转身离去。

    听着房间里安静了下来,她背过身去,看着天色渐渐亮了起来。昨夜她昏过去后就失去了意识什么也想不起来,她唯一记得的是萧绝的声音和那冰凉凉落在自己的脸颊上的东西。

    她细手轻轻抚着自己的脸颊,摸到一点水迹放在唇边舔了舔,是涩的,这是泪!

    萧绝他为她哭了吗?这怎么可能?秋水漫自嘲一笑,望着床帐上的繁花久久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