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青坠觉得自己的心似是漏掉一拍,他的眸子那样的深不见底,一袭白衣衬的他如此风华独立。

    青坠慌忙了收了视线,心下狂跳不已,一旁的秋水漫看得真切,她眸光微微一眯似在深思什么。

    “本座自然不会放在心上的。”聂容泽笑了笑,又问着秋水漫:“王妃大病方愈,好虚好好休养,不宜出来走动,以免再次感染风寒。”聂容泽温声提醒着。

    秋水漫微微一笑道:“多谢国师叮嘱,我方才听青坠说王爷让你给裘姑娘看病,可有此事?”

    聂容泽点点头道:“没错,王爷想让本座去试一试。你也知本座与王爷相交已久,他的请求本座自然不能拂,只能在府中在逗留几日了。”

    秋水漫眉心微挑,唇角微微若若的笑意。这两个人究竟打了什么主意?她一时间还猜不透。

    “本座要去飘香院给裘姑娘诊脉,就不打扰王妃了。”聂容泽微微点头,旋即转身朝着飘香院的方向走去。

    青坠见他走远才舒了一口气,秋水漫看着她突然认真的说道:“青坠,聂容泽这个人并非是良人,你万不能在他身上失了心。”

    青坠听着秋水漫的话吓得浑身一震,匆忙摆手道:“王妃你误会了,奴婢没有。”

    秋水漫拍了拍她的肩笑道:“你别激动,我是过来人看的自然清楚。聂容泽这个人温润清朗,但是他城府颇深,你若对他动了情最后受伤的定然是你。不像常风,他温厚沉稳,是个值得托付终身之人。”

    青坠的脸有些羞红,一副女儿家的娇羞模样。“王妃,你说到哪里去了,怎么又将常风扯进来了?”

    秋水漫看着她害羞,一时兴起逗弄的意思。

    “难道你不喜欢常风啊?那就算了,不过飘烟可是很喜欢他的,你也知道飘烟是王爷院子里的人平日和常风接触的时间多,没准常风也对她有意思呢,若是这样我只能求王爷赐婚了。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她盈盈的笑着看着青坠的脸色时而红润时而苍白,这个傻丫头明明已经对常风动了心思只是自己不知道罢了,经她这么一试果然明显。

    “王妃,你…你欺负人。”青坠有些急的说不出话来。

    秋水漫拉着她的手认真的说道:“其实你的心中还是有些在乎他的,我说的对吗?”

    青坠有些恍惚,她与常风一起长大,彼此间也是亲密无间,如果有一日常风离开了她,她定是会难过的。

    青坠点点头,眸光中微微雾色。“多谢王妃提点,王妃放心青坠行事自有分寸,知道什么可行什么不可行。”

    秋水漫笑了笑,她知道青坠是个聪明人。她之所以要这么做,也是为了她着想,毕竟聂容泽这个人太难懂,他虽然是君子,却未必是良人。而青坠还有些单纯,她不能看着她往火炕跳,所以只能将她的念想扼杀掉!

    “好了,这么一闹我心情好多了,我们回去吧。”秋水漫提议道。

    青坠却有些不依不挠的,追问着秋水漫。“王妃调侃我,心情自然是好了。不知王妃是不是原谅王爷了?”青坠眨着眼问她。

    秋水漫想起,萧绝还在她房间睡着,不自觉的皱了皱眉,正想着要不要回去,却见萧绝的影子朝着这边走来了。

    “漫儿,你怎么出来了?”萧绝紧张的声音伴随着他突然起来的拥抱让秋水漫魂飞了一半。

    萧绝醒来后就不见秋水漫,心中莫名的就慌乱了起来,听侍女说她们是来了花园他忙追了过来,可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动作想尽情的抱着她。

    秋水漫沉沦了片刻后清醒了过来,她睁开萧绝的怀抱,将眼前的男人当做空气一般,对着一旁的青坠道:“青坠,我们走吧。”

    说着绕过萧绝,疾步离去。

    青坠在一旁看的心急,她踌躇片刻后对着萧绝微微一礼忙跟了上去。萧绝回头,看着秋水漫的身影要淹没在花丛中,他匆忙追了上去。

    “王妃,王爷追过来了。”青坠兴奋的说着。

    秋水漫有些心慌,脚下的步子又快了一些,心中的感觉说不出道不明的。

    萧绝本来就快追上秋水漫了,可在一条岔路的时候,常风寻了过来。“王爷,穆公子在书房等你。”

    萧绝看了看那隐在花丛中的身影轻叹了一声,看来她一时半会不会原谅他了。眼下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便跟着沐风走了。

    秋水漫等了一会也没有看见萧绝,她转身看去空荡荡的花园里哪还有人,青坠也颇感奇怪,她方才回头的时候分明看见王爷在后面的怎么这一会人就不见了?

    “可能王爷……”青坠想为萧绝解释。

    “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起他的名字,他如果在来秋水居,就给我挡回去。”她怒气冲冲的,疾步离去。

    青坠无奈的仰天长叹,这下好了,王妃是真的生气了!

    萧绝来到了书房,就见穆流非一袭青衫站在书案前。萧绝看着他,突然间他有些看不懂这个男人,他们相交数十年之久,可最终……

    穆流非听到声音转过身来,依旧恭顺谦卑的态度。“王爷,你找我?”他轻声问道。

    萧绝在书案前坐下,抬起头看着他,问道:“流非,我们相识多久了?”

    穆流非微微一愣,眉心微微一拧似有些疑惑。半响后,他抬头看着萧绝认真的回道:“有十年了吧。”

    萧绝倚靠在椅背上,声音沉闷似是陷入了长远的回忆中。“是啊,当初本王带着香雪逃避追杀,是你的师父救了我们。之后你也跟着我们一起来到了京城,一晃就是十年了。当时的香雪还是个哭哭啼啼的孩子,如今也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姑娘。”

    “是啊,一晃就是十年了。”穆流非说着目光慢慢的远了起来。

    他不会忘记第一次见萧绝时的情景,他那时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少年,身负重伤还背着一个七岁的孩子,那份坚毅,那锐利的双眸是他至今都难忘的。

    而那个时候的裘香雪,刚失去了父母,一直不停的哭闹,而萧绝不停的安慰哄劝着她,极其的耐心细致。

    而那个时候他也不过才十三岁,因为天赋异禀年纪轻轻的就有所成,又因为和萧绝投缘,便跟着萧绝一起来到京城,从此替他效命。

    而在之后的日子里,他却逐渐爱上了那个孩子,看着她从七岁的孩子长成现在的模样,他对她的爱越来越深,也越来越失去自我!

    “香雪发生这样的事,是我没有保护好她。我一直希望能医治好她的病,而你一直以来也没办法让她痊愈。我知道你也有些自责,所以今天找你来是想你好好休息。国师今日自请愿意一试,所以我将香雪交给了他。”

    萧绝看似句句为穆流非着想的话,让穆流非浑身一震,脸色顿时苍白了起来。他神情略微激动,忙道:“王爷,属下不累。照顾香雪的事情一直是属下在做,交给国师不太合适。”

    萧绝笑了笑回道:“流非,其实聂容泽的医术不在你之下。昨夜你不在府中发生了一些事,漫儿生了重病,若非聂容泽,只怕本王将悔恨终身。所以竟香雪交给他,本王放心!”

    穆流非却是丝毫也不在意秋水漫发生了什么,他只在乎裘香雪。“王爷,国师这个人心机颇深,属下担心他会……”

    穆流非想起昨日在池塘,聂容泽与他说的那一番话,心中如同波浪翻滚燃烧。除了他自己,他不放心将裘香雪交给任何人,就算是萧绝他也不信。

    萧绝见他欲言又止,知道他想说什么。萧绝眸光中带着微微的笑意,沉声道:“聂容泽不是那种人,流非你若是为了香雪好这件事就不要插手。这段时间你也累了,回去好好休息。香雪好了,本王自会派人通知你的。”

    穆流非突然跪了下去,低着头,沉下的双眸中暗流汹涌。“王爷,还请王爷收回成命,让属下负责香雪的病情。”

    萧绝突然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脸上怒火明显,眸中骤然一缩盯着地上的穆流非。片刻后,他突然敛去了身上的戾气如同变了个人。

    “只是本王已经答应了国师,如果改口本王面子挂不住。不如这样,你亲自去找他,若是你能说服他放弃那是最好。”

    萧绝面色温和,与之气怒气翻飞的人判若两人。只是穆流非低着头自然没有瞧见萧绝的变化,他一门心思都放在裘香雪身上,听见萧绝松了口,脸上的神色微微有了一些喜色。

    “好,属下这就去找国师。”说着他站起来匆忙出了书房。

    待穆流非走后,本来善目的萧绝霎时间神情大变,他一拂衣袖,桌上的笔砚书卷纷纷扫落,狼藉一片。

    门外的常风听到声响匆忙推门进来关切的问道:“王爷怎么了,为何发这样大的火?”

    却听萧绝苍凉的笑声格外的阴诡:“好,真是好的很啊。”他狠狠的一拳砸在桌子上,似是用尽了全力,上好的梨花木桌顿时碎裂,而他的手也染上了猩红色的血。

    “王爷。”常风大惊,他从未见过萧绝如此模样。说是恨又不是,这分明是一种痛苦挣扎,像是被人抛弃一般的孤寂和落寞,黯然和神伤。

    萧绝转身推开一旁紧闭的轩窗,也不顾那流着血的手背,他望着窗外青翠的树木,良久后却听萧绝突然轻声咛喃了一句:“物是人非,人心易变啊。”

    常风听的真切,心中顿时一惊,难道是穆流非?当年,穆流非将萧绝送回来的时候,常风对他是感恩戴德,因此一直以来穆流非在府中的身份极其的尊贵。

    他想不透,究竟穆流非做了什么事情让萧绝如此的失望痛心,因为他明白,萧绝对穆流非除了恩情还将他视为知己。

    而萧绝他一直以来都知道穆流非的心思,所以他只当裘香雪是兄妹一般的感情从来不跨雷池半步。

    他记得那一日,萧绝告诉过他,待天下太平,他没有敌人的时候,他会给裘香雪和穆流非一个安宁的家!

    常风还记得萧绝说的那句话,他说:若流非知道了定是开心极了,常风,要替本王保密,本王到时候要给他一个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