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王爷,你没事吧?”常风实在担忧这个模样的萧绝,他看着他还在滴血的手背,一滴滴落在干净的地上,那么的狰狞。

    萧绝却感觉不到痛,因为比手上的伤更痛的是他的心。那种犹如被千刀万剐了一般的痛。“常风,本王想一个人静静,你出去吧。”他声音里带着阴寒,似乎将周围的空气一并给冻住了。

    常风的唇张了张,终是没有开口,转身退了出去。

    站在书房门前,常风想了又想,抬脚朝着秋水居去了。青坠守在门前,看见常风走来,心微微一晃,不自觉的想起秋水漫和她说的话,竟一时有些心慌没有底气起来。

    “青坠,王妃呢?我要见王妃。”常风甚是着急的模样,眼睛一直朝着院子看去。

    青坠微微拧了拧眉问道:“是王爷让你来的?”

    常风摇摇头,青坠又接着说道:“王妃眼下正在生气呢,她方才发了话让我挡在这里,只怕王妃眼下是不肯原谅王爷的。”

    常风听着这话,顿时有些气馁,他想了想,究竟是不是自己猜测那样还是未知,还是等等再说吧。更何况两人如今这矛盾未解,他还是别冲动了。

    常风打消了去请秋水漫的念头,也没和青坠说明缘由,匆匆忙忙的又离去了。青坠一头雾水,有些迷惑的看着他走远,不禁微微跺了跺脚,似有些生气似得。

    穆流非匆忙的赶到了飘香院,还未踏进,就听里面传来裘香雪惊叫欢快的笑声。他微微心惊错愕,加快脚步走了进去,却见一袭白衣的男子在陪着裘香雪荡秋千。

    秋千荡的极高,裘香雪时而吓得大声尖叫,时而又开心的咯咯的笑着,而一旁推秋千的聂容泽却是温柔的看着她,这场景刺痛了穆流非的眼睛,他双手蓦然一握,快步走了进去。

    “香雪,下来,危险。”穆流非的声音微高但语气中满是怜爱之色。

    聂容泽微微抬头,手心一颗暗器打了出去,却听坐在秋千上的裘香雪突然尖叫一声身子飞了出去。

    穆流非脸色大变,正要跑去接住她绯色的身影,可一道白色的影子比他更快飞身一跃将裘香雪稳稳的抱在怀中,安然的落地。

    “谢谢容哥哥。”裘香雪揽着聂容泽的腰身,贴在她的胸膛前,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

    聂容泽缓缓一笑,俯身却轻轻吻了吻她的发顶,温柔的声音似能融化别人。“雪儿没事就好。”他修长的手扶在她的腰间,温香软玉,羡煞旁人。

    走来要走过去的穆流非看到这个画面硬生生被惊的愣在了原地,待他反应过来后,却听一声怒斥:“放开她。”他双眸血红,怨怼的目光瞪视着聂容泽。

    躲在聂容泽怀里的裘香雪抬头,看着他这幅样子突然有些惊慌的往聂容泽怀里缩了缩:“荣哥哥,他是谁啊,他好凶,雪儿不喜欢他,你赶紧赶他走。”

    穆流非听这话犹如被五雷轰顶了一般,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表情。他走了过去,想从聂容泽怀中拉开裘香雪,可裘香雪却死死的抱住聂容泽不松手。

    “香雪,我是你的非哥哥,你怎么了?你怎么能不记得我?”他眸光闪了一层薄雾,心痛的似是无法呼吸一般,他不相信裘香雪不认识他。

    “聂容泽,你对她做了什么?”他突然反应过来冲着聂容泽大声斥问。

    聂容泽却轻抿了抿唇,也不回答他,只是径自拥着怀中的裘香雪道:“香雪,你累了,荣哥哥带你去休息好不好?”

    裘香雪乖巧的点头,靠在他的肩上,十分的听话。聂容泽将她拦腰抱起,朝着她房间走去,穆流非匆忙跟了进去。

    聂容泽将裘香雪放在床榻上,又为她盖了被子,旋即俯身吻了吻她的额头,满是爱怜温柔的声音哄着她:“睡吧,荣哥哥会一直陪着你。”

    裘香雪听着这温润清朗的声音如同被催眠的一般,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唇角还带着微微的笑意。

    穆流非从未见过这个模样的裘香雪,他心头千头万绪,又似乎有万马奔腾,他的思想逐渐清明,只剩下一个念头,裘香雪忘了他?

    “聂容泽,你对香雪她做了什么?”穆流非压低了声音,怕吵醒了裘香雪。

    聂容泽却轻笑着,似是不担忧裘香雪会醒过来一样。“穆神医难道看不出来吗?你自己做过什么,莫非这么快就忘了?”他微微挑眉有些挑衅的看着他。

    穆流非眸光微微一沉,一丝凌乱的记忆爬了上来,他恍然大惊:“你对她用了失魂?”

    聂容泽的明眸微微一亮,唇角的笑隐隐弱弱的,格外魅惑。“本座不过是在用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

    穆流非匆忙奔过去,拉着裘香雪的手臂为她诊起了脉,一旁的聂容泽却走到桌前径自倒了一杯茶,凉凉的声音格外的好听。

    “素闻穆神医医术精湛,今日本座就考考你,本座给你三日的时间,若你能让裘姑娘回魂记得你,你对本座做过的事情本座就既往不咎。若是你不能,本座就要请求王爷将裘姑娘送给本座。”

    他说着轻抿了一口茶水,穆流非猛的回头瞪着他,目光犹如凶兽一般,似是想吃掉那个男人。

    “聂容泽,你休想,我一定会医好香雪的。”他极其笃定的样子说着,双眸中却隐着一丝的烈火。

    “呵~”聂容泽轻蔑的一笑,旋身冷冷的目光看着他。“好,那就且看看你这个神医的医术究竟如何的出神入化?”他放下手中的杯子,轻轻抚了抚袖口,转身走了出去。

    聂容泽走后,穆流非立即认真的给裘香雪把脉,可是任凭他怎么探都找不到丝毫的端倪,根本不是中了失魂的毒。

    穆流非想唤醒裘香雪,却发现,裘香雪怎么也醒不过来。他顿时大惊,心头闷得发慌,他自诩神医,可是如今面对自己喜欢的人竟丝毫没有办法?

    他错了吗?真的错了吗?他颤抖的手握着裘香雪无暇的手臂,从来没有觉得如此的无助过。

    聂容泽出了飘香院,微微抬头,眼睛眯了眯。他唇角扯出一抹诡异的笑,失魂散算什么,这世上最神奇的医术莫过于巫术了。

    他的控魂术非但把不出异象,且还能由他控制人的思想。只是这种巫术非常消耗元气,平日他并不会去用,可是这一次不同。

    穆流非竟然想陷害他,那他一定要他吃点苦头才好,敢得罪他聂容泽,真是不自量力。

    萧绝从书房出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有些黑了。脚步不自觉的朝着秋水居走去,来到院门前,却见青坠守在这里。

    青坠看见萧绝来了,手指不安的绞着衣袖,萧绝没有管她径自走了进去,青坠匆忙过来拦住他道:“王爷,王妃吩咐了,不让你进去。”

    “混账,让开。”萧绝怒火顿时烧了起来,青坠竟然敢拦他?

    青坠低着头,在心中直叫苦,她抬头看了看房门处,却见秋水漫站在了门前。青坠如释重任,正欲解释,却见秋水漫清冷的声音毫不留情:“青坠,将他赶出去,我不想见到他。”

    说着双手一把将门关上,还从里面反锁了。

    萧绝内心狂躁不已,绕开青坠径自去敲着房门。“漫儿,你别这样,你开开门我们好好谈一谈。”萧绝尽量压制着自己的怒火,心平气和的说着。

    秋水漫背靠着房门,听着他敲门的震动声传到她的后背处,她深吸一口气告诫自己决不能心软,不能让萧绝牵着她的鼻子走。

    “我跟你没有什么好谈的,你去找你的裘姑娘去吧。”她有些置气的声音,让萧绝敲门的手徒然一顿,唇角勾起了一抹苦涩。

    “我知道你还在气我不相信你,漫儿我知道这件事是我不对,可你有没有想过我为何会这样?聂容泽说的没错,是因为我心中的心魔,阿烨就是缠绕着我的心魔。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嘴里喊着他的名字,它就像一把尖刀时刻悬在我的心上。”

    他的声音极其的低沉,像是喃语又像是倾诉,双眸慢慢的变得黯然,与平日那个总是英俊清寒的男人判若两人。

    其实,一直以来他身上背负的重任,他的隐忍,他的痛苦又有谁能懂得?他们之间,其实谁也未曾真正的交心,说以才有今日的事端和矛盾。

    秋水漫静静的听着他的话,开始反思起自己的作为来。从与他的初见,她失去了原身的记忆,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那个时候她对萧绝是冷漠的。

    可随着她屡次**,深陷在他的温柔里的时候,她的心开始慢慢的为他敞开。可她其实未曾将真正的她交给他,比如阿烨,比如她的来历。

    秋水漫不说,是因为这种事情太匪夷所思,她怕萧绝不会信。又或许是他根本就不了解这个男人。

    “漫儿,还记得我曾经对你说的话吗?我说过你是我萧绝的妻子,此生唯一的,我会保护你,爱护你,即便你此刻不肯原谅我,但我不会放弃。你好好休息,我改日再来看你。”

    他似是微微的一声轻叹,柔情的眸子透过那扇房门看着那映照在烛火下她的影子。他不舍的凝望了一眼,转身离去。

    走到青坠跟前的时候他旋即恢复了本色,阴沉的脸阴寒是声音。“今日的事不准说出去,否则……”他尾音拉的极长,青坠浑身起了一层粟粒。

    看着萧绝远去,青坠才抬头,微微松了一口气。果然男人还是好面子的,明明方才他对王妃说了那么动情的一番话,转身对她就又变成以前的王爷了。

    她转身,看了看房间处,摇曳的灯火下,秋水漫似是在托在下巴沉思,王爷的一番话她定是有所触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