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出了秋水居,萧绝站在薄凉的月光下,望着不远处的院子,他好似想起了什么,沉声问着身后的常风:“穆流非还在飘香院吗?”

    常风站在不远处,微微低头,回道:“国师不知对裘姑娘用了什么,让裘姑娘忘了穆公子。他们两人定下一个三日之约,若穆公子能在三日内让裘姑娘恢复神智,国师就既往不咎。若是不能国师就要带裘姑娘走。”

    萧绝眸光微微一敛,唇角勾起淡淡的笑意来。“那个神棍,果然有办法。常风,人不能有弱点,一旦暴露了自己的弱点,那就输了。其实本王与穆流非何尝不是一样的?”

    他轻叹一声,唇角些许自嘲。既然此事他已经交给了聂容泽去办,他就不会插手,如果穆流非真的输了……

    萧绝眯了眯眼睛,聂容泽的用意他怎么会不懂?穆流非又怎么会让聂容泽带走裘香雪呢?

    “王爷,或许穆公子他……”常风实在不相信穆流非会做这样的事情。

    萧绝伸手打断了常风的话,阴寒的眸子里透着幽幽的光芒。“三日后,你自然就会见分晓。”他说着转身朝着自己所居的院子走去。

    秋水漫这一夜辗转反侧,想着萧绝说的那些话,想着自从他们相识后发生的点点滴滴,烦乱的心怎么也无法平静。

    而萧绝亦是如此,躺在宽敞的大床上,他心中格外的凄凉,脑海中满是秋水漫那双或哭或笑的眼睛。

    为一个女人辗转反侧,夜不能寐,此生这还是第一次!他轻声念着她的名字,秋水漫,秋水漫一声一声深刻在他的心中,怎么也无法抹去。

    次日,秋水居里。

    青坠兴高采烈的端着早膳走了进来,今日不同往日却是十分简单的青菜小粥。秋水漫看着桌上的摆着的东西总感觉奇怪却又说不出是为什么。

    “小姐,你大病初愈应该多吃些清淡的,快尝尝这粥。”说着已经为秋水漫盛了一碗。

    秋水漫垂头,拿起汤勺轻搅了搅,舀了一勺放入口中,待尝到这粥里的味道时,她小脸一拧,一口吐了出来。“青坠,厨房换人了吗?这粥怎么这么难吃,还有一股怪怪的味道。”

    青坠摸了摸头,似是有些不相信一样,自己舀了一勺尝了尝。果然,这粥的味道奇怪不说好像还有股焦糊的味道。

    青坠一口吐了出来,擦了擦嘴道:“这粥是常风送过来的,说是王爷吩咐的。不过我看常风的表情怪怪的,问他却什么也不说。”

    秋水漫脑海灵光一线,一个念头突然闪了出来,她唇角微微洋溢着一抹微笑,继而敛着。“青坠,将这粥给王爷送过去,让他自己尝一尝。”

    “这么难吃的粥要给王爷送过去吗?”青坠不解的问道。

    秋水漫起身,捏了捏青坠的小脸笑道:“是啊,他自己做的东西让他自己吃掉,这么难吃我才不吃。”

    青坠脸上表情顿时大惊,他们家王爷可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竟然会亲自下厨?这简直匪夷所思,怪不得常风的表情怪怪的,想来王爷定是威胁常风不能将此事说出去。

    哎!看来她和常风还真是同病相怜……

    常风将青坠送来的粥小心的放在萧绝的面前,萧绝缓缓的抬头看着常风,目光一沉问道:“不是然你给王妃送过吗?”

    常风轻咳一声,目光不敢落在萧绝的身上。“王妃说让王爷你自己尝一尝。”

    萧绝眉头一拧,阴婺的眸子沉了沉,拿起汤勺尝了一口,却见他脸色颓然一变,含在口中的粥艰难的咽下。“端出去,倒掉。”他面无表情,阴冷的声音里格外慑人。

    “王爷是第一次下厨,没有人指点。做成这样已经很好了。”常风安慰着萧绝。

    “滚。”萧绝脸色阴寒难看至极,想他堂堂殷王,何曾做过这样的事情?

    不过回头一想,秋水漫将这粥送过来,那么她定然知道是他所做的。那他的心意她是不是明白了?

    萧绝突然起身,也不顾那正打算将粥倒掉的常风,径自推门走了出去。

    来到秋水居,萧绝却没有见到秋水漫,连青坠也不在。正疑惑,却见主仆两人端着端菜走了过来。

    秋水漫看见萧绝,忍着笑意,依旧忽视他的存在,绕过萧绝走进了房里。萧绝也跟了进去,看见桌上摆好的饭菜径自坐了下来。“正好,本王还没有用早膳。青坠给我添双碗筷。”

    青坠站在原地,目光朝着秋水漫打量了过去。见秋水漫没有反驳她匆忙高兴的去取碗筷。

    “方才不是让青坠给王爷送了清粥过去,怎么王爷没喝吗?”秋水漫浅浅的笑着,手中的筷著缓缓的夹着青菜。

    萧绝轻咳一声,青坠将碗筷放在萧绝面前,便退了下去。萧绝伸手拿起筷子,秋水漫却突然瞥见他右手上的伤口,不像是做饭时烫伤的,倒像是自残。

    “漫儿,我只想亲自给你做……”萧绝的话还未说完,却见秋水漫突然放下了筷子问道:“你手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漫儿,你是在关心我吗?”萧绝脸上大喜,突然一把拉着秋水漫的手,柔情似水的目光看着她。

    秋水漫却一把松开他的手站了起来。“萧绝,鬼才关心你,吃完赶紧给我走,我不想看见你。”

    她不想在这里待下去,起身朝着房门外奔去,萧绝却突然追上她,一把将她扯进自己的怀中,俯身就去吻她那张红润的双唇,他想她想了那么久。

    秋水漫微微失神,才想起反抗,她猛的推开他,眸光清亮的目光带着一丝泪花的色彩。“萧绝,你非要这么对我吗?不要逼着我去恨你。”她有些憎恶的看了他一眼,提着裙摆转身跑了出去。

    萧绝的脚步微微一晃,似是有些踉跄。是他太心急了,明知道那天对她做的事情伤透了她的心,他却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拥抱她,亲吻她。

    他是疯了,竟对一个女人如此失控!

    飘香院里,穆流非好似一夜之间苍老了数岁,他这一夜守在裘香雪的身边,和她说了一夜的话,可是她就是不醒来。

    她就那么安详的睡着,唇角带着微微的笑意。穆流非从未如此痛恨过自己,恨他的无能和不自量力。

    那个男人根本就不能惹,他当初只是想报复他,因为他说了那番亵渎裘香雪的话,所以他嫉恨。

    更因为萧绝为了秋水漫而伤害了裘香雪,所以他想为裘香雪讨个公道,他要拆开他们。

    可是最终,他竟失去了最珍贵的!他不能让裘香雪这么一直睡下去,他不能让聂容泽带走她。

    他猛的从地上爬起来,也不顾自己此时的狼狈模样,朝着聂容泽所居的朝阳阁跑去。

    聂容泽正闲坐在凉亭上饮酒,一袭月白色的衣袍格外的出尘不俗,他永远都是这么一副荣宠不惊,淡然自若的样子,仿佛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能让他为之上心,在意一般。

    他看似仙人一般,其实他才是那真正的恶魔,一个将人心算计的无比精明的恶魔。

    “穆神医,过来喝一杯。”聂容泽端着酒杯,微微回头,看着树荫下那青衫落拓的男人。

    穆流非的手微微一动,紧握成拳。疾步走过去,却径自掀了衣袍跪在了聂容泽身前,为了裘香雪,他可以抛弃自己的自尊,只要她记得他,认识他!

    “穆神医,这是做什么?”聂容泽没有扶他起身,淡淡的眸光眸光落在这个男人的身上。

    穆流非一抹自嘲的轻笑从嘴角漾开,他抬头看着那肆意优雅的男人,缓缓闭了闭眼睛,脸上的表情极尽哀伤。

    “是我做的,是我陷害了王妃企图嫁祸到国师你的身上。我知道是我自不量力,流非愿意听从国师的发落,只求你让香雪恢复如初。”

    他俯身额头磕在冰冷的地面上,紧闭着双眸,抛去了男人所有的自尊。其实从他爱上裘香雪那一刻起,他就已经抛去了自尊,他爱的那样卑微,那样失去自我!

    聂容泽不停的转动着手中的酒杯,唇角的笑隐隐若若,精锐幽深的双眸睨视着这个跪在他面前的男人。

    爱,果然是这世上最难解的毒药!他放下酒杯,站了起来,却是背对着穆流非看着院子中那风光景色。

    “想我救裘姑娘,不是不可,那要看看穆神医你是否有心了。”他声音轻柔而淡漠,温润而清朗,言语中却夹着一种撼动人心的冷彻。

    “国师想我怎么做?”穆流非抬头,看着他月白色的衣袍。眸子的焰火闪了闪,似是看到些许希翼。

    聂容泽敛了脸上温柔的笑意,转身俯视着他。“自是需要你去王爷亲自解释这一切,若王爷与王妃能原谅你,那么本座自然也不会在追究你对我所做的。”

    穆流非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怔,他盯着聂容泽看了看又看,却如何也猜不透他这么做的用意是什么。

    只是眼下他也没有心思去猜,他知道自己做的这些,就算没有聂容泽,萧绝早晚也是会知道的。

    萧绝同聂容泽一样城府深沉,他们之间唯一不同的是,萧绝从不伪装,喜怒形于色,而聂容泽不同,你永远不知道这个男人此刻的心情,因为他的脸上始终是那温和无害的笑。

    所以聂容泽比起萧绝更加可怕,从前他对这个男人接触不多,但如今他总算是懂了。

    “好。我答应你。”穆流非低下头,这几个字似是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一抹浅笑在聂容泽唇角范开,他缓缓坐下,端起酒壶满上一杯,清润的声音带着笑意:“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

    穆流非站了起来,沉重的脚步转身走了出去,方踏下凉亭,却听聂容泽清淡的声音说道:“你这么做,可有想过会对不起萧绝?你这般深爱裘姑娘,便该能理解萧绝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