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穆流非的身形顿时僵住,他愣在原地半响,心头一片空白。只听身后一声微弱的叹息,和着酒香传了过来。

    穆流非匆忙出了院子,走在那花香四溢的花园中,他如同失了魂魄一般,脑海只剩最后聂容泽说的那句话。

    萧绝,他是对不起萧绝,但萧绝可曾对得起裘香雪?突然之间他眸中的烈火燃了起来,他没有错,他没有错。

    他似是逃一般的回到了飘香院,坐在地上,他的手紧紧握着裘香雪纤细的小手,眸中水雾氤氲。

    “香雪,非哥哥答应过你,一定会让你得到你想要的。不管非哥哥做了什么,都不会后悔,只要你开心…那就好。”他清淡微凉的声音散在房间里,颓败凄凉感却无声的溢出来,将他紧紧笼罩,彷如坠入了地狱一般。

    穆流非离去不久,萧绝便来到了朝阳阁,是聂容泽遣人去将他请了过来。萧绝上了凉亭,见聂容泽早已备好了美酒,他心中凄苦,径自坐下后端起一杯就灌了下去,丝毫感觉也是没有。

    聂容泽看着他落寞的样子,轻笑一声。“看来王妃很有性格,连一向狂妄自大的殷王竟也如此无奈,落寞至此?”他话语中颇为戏虐,丝毫不顾及萧绝的身份。

    萧绝放下杯子,径自倒了一杯美酒,抬眸轻蔑的看了他一眼。“聂容泽,你既然五蕴皆空何不将这一头青丝落了出家去,如此不是更好?”

    聂容泽挑挑眉,纤长的手指托着酒杯,扬声一声:“出家,那多没意思?本座在这十丈红尘活的潇洒自在,哪里舍得出家。”他说着杯中美酒饮尽,似是极其享受。

    萧绝看着他,眸光亮了亮,突然沉声问道:“聂容泽,你不累吗?总是一副和善的面具笑对众人,不让别人窥探到你的内心,甚至连弱点都没有。有时候我在想,你这个人简直就不是人。”

    聂容泽微微一怔,眸中神色微微一晃,随即敛去。他浅笑一声,对萧绝的话却也没有动怒。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活法,路是自己选的。就算在苦在累,也必须要坚持的走下去。穆流非的事情,你心寒我明白,可这条路是他的选择,就像你和我选择了不同的方式一样。”

    听聂容泽提起了穆流非,萧绝的神色中明显划过了一抹哀伤,随即恢复如初。“他来找你了?你对他说了什么?”萧绝问着他。

    聂容泽抿唇一笑,搁在石桌上的手抚着那酒杯上的花纹。“当初我答应王妃给她一个交待,这件事情伤害的人是她,所以我让穆流非去向你们坦白,若你们能原谅他,我自然不会在多说什么。”

    萧绝侧头,深沉的眸子撇了撇聂容泽,嗤笑道:“果然,最狡猾的那个还是你。这烂摊子最后还是抛给了我。”

    聂容泽耸耸肩,不在理会他,径自品着美酒。而萧绝却在微微的出神,这件事他做不得主,只能像聂容泽一样,将最后的决定权交给秋水漫。

    萧绝离去后,聂容泽缓缓迈下了凉亭,他望着萧绝离去的方向微微出神,随后唤了一声:“魅影。”

    一道黑色的影子越了出来,那人低着头一袭黑色的衣袍,周身的气息微寒,如同地狱来的使者一般。

    “主子。”他人声线暗哑,并不抬头。

    “去办一件事。”聂容泽招了招手,那人近身来,聂容泽在他耳边附语一番,魅影听后颔首,随即转身消失在了院子里。

    次日一早,秋水漫还没睡醒就被青坠吵醒:“王妃,国师找到了陷害你的真凶,请你去大堂。”

    秋水漫猛然坐了起来,顿时间睡意全无。秋水漫想起今日真是第三日的期限,聂容泽他真的找到了真凶。秋水漫掀开被子,眸光有些坚毅,她倒是要看看究竟是谁陷害她。

    在青坠的服侍下,秋水漫很快梳洗完毕,和青坠一同脚步匆匆的朝着大堂走去。待她走进才察觉到这的气氛诡异。

    大堂里,萧绝和聂容泽都在,就连穆流非也在这里,常风守在门外,每个人脸上的表情各不相同,但秋水漫能看得出,这气氛不是一般的诡异。

    秋水漫走了进去,萧绝只是微微抬头,柔和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一直随着她进来也没有将目光收回去。

    “不是说找到了陷害我的凶手吗?是谁?”她朱唇轻齿却是问着聂容泽。

    还未等聂容泽开口,站在中间的穆流非突然掀起衣袍跪了下去,暗哑的声音带着诉不尽的沧桑:“是我。”

    秋水漫明显一震,脚步不自觉的退了两步,萧绝忙上前扶着她,秋水漫一时间竟也忘记了推开他,只是怔怔的看着跪在地上的穆流非。

    “你说什么?”她的声音微微颤抖,满脸都是不可置信。

    站在秋水漫身旁的萧绝,似是隐忍着即将爆发的怒火一般。“流非,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虽然早就知道了是他,但听穆流非亲自承受还是有些心痛。

    穆流非长叹一声说道:“我只是不想王爷你爱上王妃,我这么做都是为了香雪。王爷你曾答应过香雪的父母会一直照顾她,可是你却让她遭受了那样的事情。就是因为你爱上了王爷,所以我只能拆散你们。”

    秋水漫简直觉得穆流非是疯了,他在说什么?

    萧绝隐在袖中的手似是在轻颤,从穆流非口中听到这样的话,他真的觉得自己是从来都没有了解过他。

    “那天我看见王妃和国师在一起,所以我心生一计想将这件事嫁祸给国师。我知道王爷心中始终对那个叫阿烨的男人心存芥蒂,唯有找人假装那个阿烨让王爷误会,这样我才能成功。”

    穆流非低着头,一言一句如数家珍,听不出任何的情绪来。

    “我引王妃出去,并在她身上下了失魂散,迷惑她的心神。一切就是这样的,那个假装阿烨的人就是江湖上消失已久的玉面神偷江肃辰,他为了医治他夫人的病与我做了交易。”

    当日江肃辰找到他,请求他为他的夫人医病,当日穆流非见这个男人一袭白衣,认出他是消失已久的玉面神医,轻功造诣颇高,所以计上心头,与江肃辰达成了这样一个交易。

    晚上的时候,他将江肃辰带到了殷王府,计划很是顺利。当日他即出府,为江肃辰的夫人医病去了,也没有人怀疑是他做的。

    可他最终忽略了一个人,那就是聂容泽。从头到尾他的计划,他了如执掌。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为了香雪,你连本王也可以算计?流非,你我相识已有十年,为何你……”萧绝的声音轻颤着,眉心紧拧,浓烈的眸光落在穆流非的身上。

    穆流非却不敢抬头,他将头埋得很低,看着那光洁的地面映着萧绝失望的神色。他突的一笑,似有些自嘲:“我知道,是我对不起王爷,是我伤害了王妃。你们怎么惩罚我都可以,只是流非恳求王爷王妃,不要将香雪送走。”

    他俯身,只为了心中的挚爱。他早已没了尊严,早已不在乎,可他唯一在乎的只有她了。

    “疯子,穆流非你真是个疯子。”秋水漫怒骂一声,转身疾步离去,她不要在继续待下去,穆流非已经疯了,为了裘香雪他怎么能做这样的事?

    难道为了自己所爱的人就可以去伤害别人了吗?他伤害了她,还背叛了他与萧绝十年的友情。这实在太可怕了,太疯狂了!

    “漫儿。”萧绝撂下大堂里的人,忙追了上去。可秋水漫却犹如没有听见一般,她想离开这里,离开这人心险恶黑暗扭曲的地方。

    “殷王妃。”一道阴沉的声音突然将秋水漫从漫天的慌乱中惊醒,秋水漫抬头却见一个穿着黑衣的蒙面刺客站在不远处,他声音阴寒至极,让秋水漫的心一震,眸光骤然一紧。

    “没想到他还是不放过我。”秋水漫兀自一笑,这世上除了她那个所谓的爹外,还有谁想置她于死地?

    那黑衣人轻声笑着,彷如从地狱来的催魂使者。“既然知道,小姐你就上路吧。”他说着手中的袖箭一挥。

    秋水漫本以为这次死定了,可伴随着一声急迫恐慌的声音:“漫儿。”她还没来得及回头只觉得腰身一重一道黑色的影子挡在了她的前面。

    她瞪大了眼睛看着萧绝那张俊逸的脸上,眉头一皱,那沉寂的双眸荡起层层的波澜,他对她微微一笑,唇角突然流下丝丝血迹却是泛着黑紫的颜色。

    “漫…”他的声音淹没在浓浓的血液里,身子犹如浅薄的纸软软的倒了下去,重重的合上了双眼。

    “萧绝。”秋水漫一声撕心的叫喊,她蹲下身子抱着他还温热的身子,背后那只袖箭插在他的左肩处,血顺着他黑色的锦袍晕湿了一片。

    “不…不会的,萧绝我还没有原谅你,你怎么能……”她抱着他放声痛哭,眼泪瞬间就模糊了她的视线,她触不到他的呼吸,感受不到他的心脏,他死了,死了!

    听到声音赶来的聂容泽和穆流非,看见这一幕俱是惊了惊,穆流非突然反应过来蹲下给萧绝把脉。

    这一刻他的心慌的难受,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可他却怎么也无法控制这种心慌意乱的感觉。

    摸不到脉搏,但细细摸上去又好似有微弱的痕迹。他突然狠狠的一拳砸到了地面上:“怎么会这样?不可能的。”

    “流非,王爷他怎么样?他怎么了?”秋水漫哭红的眼睛,抑制不住的悲伤蔓延。

    “国师,你医术精湛,你给王爷看看。”穆流非想起了聂容泽,他顾不得其它,只要能救回萧绝。

    聂容泽却站在那里久久未动,一双极深的眸子环视着他们,清凉温润的声音道:“王妃,王爷既然不相信你,他死了不是正好,这样一来你也解脱了,反正你也不爱他不是吗?还有你穆神医,萧绝死了,裘姑娘就是你一人的了,这样不好吗?”

    秋水漫和穆流非纷纷抬头,两人似是异口同声一般:“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