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聂容泽看着眼前因为萧绝受伤而满脸焦急的两人,那脸上的神情绝对不是造假,不管是秋水漫,还是穆流非,他们对萧绝的担忧都是真实的。

    秋水漫和穆流非看着聂容泽的眼神里满是希望与迫切,他们都在怕此时躺在地上的人会有什么意外,那是他们想都不愿意去想的事情。

    聂容泽淡淡的看了穆流非一眼,“事情皆是因你而起,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穆流非坦白的时候,心中并没有多少懊悔之意。在他看来,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裘香雪,为裘香雪做的事情只有值得,并不曾有对或者错这一说。

    只是现在看到萧绝因为他所做的事情躺在地上昏迷不醒,他才真正有了一丝悔意。他没杀伯仁,伯仁却因他生死不明。

    一边的秋水漫看穆流非稍微低下了头,心里也想打翻了五味瓶一样难受。萧绝是因为追着她护着她才受伤的,而伤他的人是她的父亲。她现在还没有那个心情去想那些,她现在只想萧绝能够好好的。

    秋水漫看聂容泽依旧是不温不火云淡风轻的样子,而且看到萧绝受了重伤昏迷不醒之后丝毫没有动容,连眉毛都不曾眨一下。那一瞬间,她感觉到眼前的这个人仿佛是冷血的,她刚想发作,就看聂容泽总算走了过来。

    她张了张嘴,终究什么也没说。

    聂容泽单膝蹲在萧绝身边,左手抬起萧绝的左手,右手搭在脉搏上。须臾,他嘴角含笑,转过身来看他们的时候,却又微微皱了一下眉,“他中毒了,奇度”。

    秋水漫心里咯噔一下,穆流非心里也很是担忧。萧绝本来身上就有毒,现在毒上加毒,也不知是福是祸,只是秋水漫并不知道萧绝身上本就有毒的事情,他看了聂容泽一眼,萧绝中毒的事情,秋水漫不知情,但聂容泽确实从头至尾再清楚不过的。

    秋水漫看着聂容泽的眼睛里有期待有担忧,她希望他能够救他,可是她也怕他救不了他。聂容泽看秋水漫这么看着他,竟笑了,秋水漫本来看到他不温不火的样子就气都不打一处来,现在又看到他笑,即便她脾气再怎么好,也是忍不了的。

    “聂容泽,你再笑,我就挖了你的眼睛。即便你是国师,也不能这般把王爷的性命当做儿戏”秋水漫抑制住悲伤,正色道,她真的害怕他出事,在这陌生的异世界,她见到的第一个人便是他,他如果真的有事,她不敢想,也不愿想。

    聂容泽闻言却笑得更欢,“王妃莫急,王爷虽重的奇毒,想解的话,却也不难。只是这伤口,怕是要养一段时间了”。

    说完他从怀中取出一个青色药瓶,从药瓶里倒出一丸药,给萧绝服下。然后对秋水漫和穆流非说,“王爷现下服了我的药,约莫半个时辰以后就会醒。穆神医,王爷的伤口就劳烦你处理了,天色已晚,本座还有些事情要回去处理。”

    穆流非点头答应,“伤口是小事,只是这毒?”

    “这毒要如何解要待看王爷醒来以后,看伤势如何才能定夺,现在你们先带着王爷去休息吧,要注意……”

    聂容泽话还不曾说完,萧绝却醒了,这个却是聂容泽意料之外的事情。萧绝醒来看着众人,他眼睛里还是朦胧着的,最先看清楚的,便是离他最近的秋水漫。

    “漫……漫儿……你没……没事吧……”他说话断断续续的,没有一个完整的句子,想要抬起手去摸一下秋水漫的脸,却怎么也抬不起来。

    聂容泽看他醒了过来,心里想着,这样也好。

    秋水漫看着他因为中毒而越发苍白的脸,还有逐渐变黑的嘴唇。他现在深受重伤,生死未卜,但是他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却是问他有没有事。

    秋水漫想要说些什么,可是早已泣不成声,萧绝终于抬起了一只手去给她拭泪,然后她就扑到了他的怀里。她莫名的来到这异世,要杀她的人却是她的父亲,在这里她没有任何的亲人。即便他此时如此虚弱,她却感觉他的怀抱愈发温暖。

    穆流非此时的心情很是矛盾,他一方面不想看到萧绝有事,另一方面又不想看到他们和好。他怕裘香雪因此而受到伤害,脑子里却也有另一个声音,要不就这样吧,只有他们好了,雪儿对萧绝死了心,才能好好的跟他在一起。

    可是他知道,那注定了只是他的奢望,只是即便他是不幸的,他得不到她,他也希望她是幸福的。因为,他爱她呀,他爱的那般卑微,不过是为了看她得到幸福。即便那幸福他给不了,他也要给她她想要的。

    很久以后,他们谁也没有说话,他们都知道,现在相拥的那两个人,他们需要时间。周遭静悄悄的,知道秋水漫感觉受伤滴了些许液体的东西。

    她心中一惊,脸色也不由得难看了起来,她慢慢挪开萧绝的怀抱,看向他的肩膀,然后对聂容泽和穆流非说,“国师,流非,王爷的伤?”

    萧绝看到秋水漫关心他,也顾不得疼,只要她没事,只要她好好的,只要不生他的气,只要她还理他,关心他,他做什么都是值得的,“漫儿,我没事”。

    一旁的聂容泽听他说他没事,像是作弄又像是认真的正色道,“王爷有没有事可不是王爷自己说了算的,这也磨蹭的够久了,王爷的命若是不想要,我想倒是有人想快点了结了它”。

    说完一下子动手封住萧绝的穴道,穆流非看到聂容泽突地对萧绝动手,刚想拦住他,就看到他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枚小小的袖箭。

    原来他们只顾着别的,那只箭却生生的插在萧绝的肩膀上那么长时间。

    伤口不是很大,却异常的深,萧绝猛地一震刺痛,一下子倒在了秋水漫的怀里。

    秋水漫和穆流非把萧绝扶回房间,萧绝不堪疲惫不多久便睡着了。穆流非看萧绝已无大碍,想着还有裘香雪需要照顾,便先行离开了。房间里还剩下聂容泽、秋水漫,常风和青坠在外面守着。

    聂容泽又看了一下萧绝的伤势,又把刚刚取出的蓝色药瓶交给秋水漫,“王妃,此处还有两颗药丸,待王爷醒来以后分半个时辰给王爷服下,便无大碍了。”

    秋水漫接过药瓶,看着聂容泽,真诚的说,“原先冤枉你,是我不对”说着朝着聂容泽行了一个礼,“水漫给国师道歉了,并且多谢国师救命之恩”。

    聂容泽摇了摇头,“你冤枉我,源于穆流非可以陷害,本就不怪你”,他顿了顿,“我身为昭月国师,救昭月国的王爷,本就是分内之事。现在天色已晚,容泽告辞了。”

    “国师慢走”,秋水漫说着,然后叫来在门口守着的常风,“常风,你去送送国师”。

    聂容泽走了以后,秋水漫走到萧绝的窗前,此时的他安静的睡着,丝毫没有平日里在人前的庄严肃穆,脆弱的像一个孩子。

    刚刚他醒来之时担心她的那一幕还在她眼前,她看着他,想到现世的男友阿烨。她应该怪他吗?因为他偷吃害的她莫名其妙地穿越到这不明时空,遇见眼前的这个人,可是这个人为了她……

    可能原先她还是有些怪他的吧,怪他和裘香雪之间的不明不白,怪他明明她才是他的妻子,却对裘香雪纵容至此。任由她胡作非为,可是现在看来,那些都不重要了。而且,她再也不想看到他有任何事,无论是为了什么,她都不想看到。

    常风和聂容泽走到王府大门,却见到已经走了的穆流非守在那里,常风对于别人的事情想来不怎么关心,他只关心他的主子,也就是萧绝,至于别人的事情,他想来不敢兴趣。所以看到穆流非守在那里,并没有感觉什么不妥。

    而聂容泽看到穆流非,也丝毫没有感到意外,他算准了他会过来找他,只是没想到他这般耐不住性子,“穆神医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穆流非刚刚确实是走了,晚上遇到了太多的事情,本是想着明天再找聂容泽也不迟,可是当他来到飘香院,看到裘香雪悄无声息的躺在那里。他说什么,她都听不到,她不知道他是谁,可能也快忘记是谁了。

    他感觉他心痛的发疯,把感觉比杀了他,还让他难受。穆流非看着聂容泽,攥紧了拳头的手,攥住了,又松开,又攥住。他要怎么忍,才能不对这罪魁祸首动手?

    他的动作全都落入聂容泽眼中,只见他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并未没有继续说话的意思。他本就看透了人心,算准了人性,即便他不说,他也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如若他不说,他并不介意装作不知道。

    这仇虽然报了,穆流非也付出了他算计他以后该付出的代价。可是看到他,他也是不爽的。

    此时的二人,两看两相厌,穆流非压下心中的怒火,对着常风说,“常风你先回去吧,国师我送他回去变好。”

    常风点头应允,待常风走了以后,穆流非冷冷的看着聂容泽,“国师怕不是忘了什么事?国师让流非做的事情,流非都去做了,现在也被挚友唾弃。国师是不是也应该旅行诺言,将香雪唤醒?”

    聂容泽看着他的神情,感觉好笑,“这是自然,本座还不屑做那违背诺言之人。穆神医,请吧。”

    飘香院。

    穆流非等在裘香雪的房外等了许久,直到她听到一个声音,“国……国师,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间?”

    穆流非从房门外冲了进来,快到床边的时候顿住。聂容泽看到裘香雪已醒,便起身告辞。他刚刚为了唤醒裘香雪消耗的元气太多,而穆流非身为神医,时间久了难免会看出端倪。所以他要赶紧离开。

    聂容泽走了以后,穆流非做到裘香雪的床边,裘香雪问,“非哥哥,我这是怎么了?”

    给读者的话:

    最近大家没有给柠檬留言呀,是柠檬的文大家不喜欢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