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穆流非见裘香雪醒了,又听到她唤他,那久违了的一声“非哥哥”,差点就让他喜极而泣。

    “雪儿,你醒过来变好了”,穆流非心里苦涩,只是看着裘香雪的眼神里依旧是爱恋与怜惜,他想抬起手去抚摸她的脸,手快要碰触到她的时候,他幡然兴趣。

    “非哥哥,你怎么了?”裘香雪心中满是疑问,她不是第一次看到穆流非在他面前展露这样的神情,她也不是不懂他对她的心,只是她……

    穆流非落寞的收回伸出去的手,脸上的神情终于恢复平静,“雪儿,你病了一场,昏迷了几天,现在好了,你总算醒过来了”。他并非有意骗她,只是有些事情,她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裘香雪感到很迷惑,她怎么会病了呢?

    “非哥哥,我生了什么病?我怎么什么都……”

    “咕噜……”

    “……不记得了”声音越来越小。

    裘香雪默默的吐了吐舌头,穆流非听到她肚子咕咕叫的声音,不禁笑了。是了,她昏迷了这么久,侍女只是按时让她进水,又没有进过食怎么会不饿了。这是他们之前为数不多的几次温情,以往这个时候,她醒来的第一件事都是找萧绝的吧,而这一次……

    穆流非心里有悲有喜,他竟然已经卑微到如此地步,连她忘记了要向他找萧绝,他都感到幸福。

    “雪儿,饿了吗?要不要吃些东西,我让人去准备?”穆流非担忧的看着虚弱的裘香雪。

    裘香雪迟迟没有出声,她环顾房间的四周,像是在寻找什么。可是房间里似乎没有她想要找的东西,然后她又往门外看,还是没有。

    她看向穆流非,此时她的眼睛里已经满是泪水,“非哥哥,绝哥哥呢?为何他不来看我?既然我如你所说的病的这么重,他爷去哪了?”

    穆流非嘴张了又合,果然就连这么短暂的幸福,也是他偷来的么?

    “王爷来的时候,你还不曾醒过来,自然不知道”穆流非苦涩到。

    裘香雪闻言笑了,“我就知道绝哥哥是关心我的,都怪秋水漫那个贱人横刀夺爱,不然,绝哥哥定是会等到我醒来才会走的。非哥哥,秋水漫又去缠着他了对不对?”

    穆流非不想再跟她继续纠结于这个问题,“雪儿,等你的病彻底好了,再去找王爷也不迟,咱们先吃点东西可好?”

    听穆流非这么一说,本来就感觉到饿了的裘香雪,还真的有些想要吃东西,只是她还是不甘心,“恩,我明天就去找绝哥哥。”

    穆流非等裘香雪睡下了才从飘香苑离开,他看着天上的繁星,喃喃自语,“雪儿,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我都会让你幸福,只要是你要的,我都会给,即便是万劫不复,我也乐意,只因我,心悦你。”

    然后他顿了一顿,又伤感起来,“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随即他苦笑着,消失在月色当中。

    聂容泽回到国师府,淡淡的说了一句,“出来吧”。

    然后就见魅影幻影一样出现在他的身边,他微低下头,很恭敬的姿势,“主子”。

    “恩,事情办得很好,去吧”。聂容泽微微挥手,唇角带着淡淡的笑意。

    “是”。

    影卫恭敬的应了一声以后,转瞬之间,又消失在墙角,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聂容泽脸看着影卫悄无声息的消失在空气中,脸上的表情很是微妙。他邪魅地笑了一笑,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嘲讽着什么,“萧绝,你可是又欠了我一个人情。”

    原来白天射伤萧绝的黑衣人,不是别人,正是聂容泽身边的影卫,魅影。

    那日,在殷王府,他约萧绝来朝阳阁一叙的时候,他就从萧绝的脸色中知道他还没有得到秋水漫的原谅。

    所以萧绝走后,他唤了魅影让他假扮秋相府的刺客来刺杀秋水漫,然后引萧绝以身相救。

    果然,不仅秋水漫原谅了萧绝,更试出了穆流非的心意来!他本来是可以将穆流非处死的,但是他没有,那是因为这个人对他来说还有用处!

    聂容泽抬头,望着漫天的星辰,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不管是萧绝还说秋水漫亦或是穆流非,都在他的算计里。

    而他需要做的,只是慢慢的等待时机,仅此而已!

    “是谁?”已近深夜,聂容泽隐约感觉不远处灌木丛中有微微的声响,并不是魅影。他培养的魅影,没有他的传唤绝不会出来的。

    “国师。”阴沉的声音从旁边的灌木丛中传出。聂容泽微微挥手,正要动作的魅影退了下去。

    “萧绝派你来的?”聂容泽扬声一笑问道。

    暗夜里,看不清那人容貌,只听他略微沉稳的声音响起:“我家王爷让属下给国师带一句话,今日之事,多谢国师出手。只是,下一次还请国师与王爷提前打个招呼为好。”

    聂容泽抿着唇,眼睛里满是笑意,却是没有说话。

    那人又继续说道:“王爷说他欠你一个人情,日后若有机会定当还上。属下话以带到,告辞。”说着那人已如一阵黑风消失不见。

    聂容泽站在繁星下,微微发亮的眸子望着天上那一颗紫微星,良久轻喃一声:“你以为我是在帮你吗?不,我只是在帮我自己!”

    他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微亮的眸光暗了暗,复又燃起,似是做了极大的决定一般,旋即转身,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第二天,殷王府。

    “漫儿。”秋水漫在萧绝床前守了一夜,萧绝醒来之时,便看到她趴在他床前睡着了的样子,他情不自禁的唤了她一声,想着她一夜都守在这里,心里又是甜蜜,又微微有些心疼。

    “漫儿。”萧绝抬起手去碰触她的脸颊,她的脸莹白如玉,因为没有休息好的缘故微微有些许苍白。

    “萧绝你醒了”,秋水漫被萧绝这么一碰,醒了过来,看到萧绝醒过来,又是惊又是喜。昨晚他正是如聂容泽所说的那样醒了过来,只是她把药丸给他吃下以后又继续昏睡,她担心的不知如何是好,只有守着他才安心。

    “漫儿,你一夜没睡?”萧绝看着她的眼神里满是心疼,看似疑问,实则是对她不曾好好照顾她自己表示不满,“漫儿,虽然我很喜欢看到你为我担心的样子,可是你怎么能如此这般疼惜自己的身体?”

    秋水漫本来看他醒过来,正高兴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现在听他这么质问她,知道他是在关心她,顿时间心里所有的委屈都迸发了出来,声音里满是哭腔,“萧绝,都怪你,都怪你,如果你死了,你让我怎么办?”

    秋水漫越想越后怕,最后直接扑到萧绝怀里嚎啕大哭起来,她又想到了阿烨,想到了碰到阿烨偷吃时候她心里的愤怒和委屈。

    仿佛要把眼泪苦干是的,她哽咽着对萧绝说,“萧绝,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你绝对不可以死。”

    萧绝看她这么哭,原本就疼惜她的心脏又开始隐隐作疼,许是为了安慰她,也许是在像她保证。“傻瓜,我怎么可能舍得下你?放心,我没事的。”

    秋水漫在他怀里抬起她满是泪痕的脸,看着他。“可是,当时你却是想也没想就冲了上来,万一那袖箭射中的要害怎么办?万一没有聂容泽在你要怎么办?”

    萧绝当时真的没有想那么多,他看见那黑衣人要对秋水漫出手似是本能的就冲了上去。后来他清醒后,便意识到是聂容泽的诡计,他知道聂容泽是为了帮他。只是这个神棍事先竟然连招呼也不打一下。

    “那如果换是我有危险,你会怎么做?”萧绝反问着他,一双炙热的眸子深深的凝望着她。

    秋水漫看着他,心中似是突然明白了什么,若是换做萧绝有危险,她定是也会和他一样奋不顾身的冲上去的吧?

    秋水漫别过头后,像是置气一般的样子说道:“还能怎么办?让然是让你自生自灭!”

    萧绝看着她生气的样子,微微一笑,其实这个答案虽然是假的,但是萧绝宁愿相信这是真的。因为,他不愿秋水漫受到一丝的伤害。

    “好,漫儿,你一定要记住了。万一我真的死了,你也要好好的活下去知道吗?”他难得的柔情,温热的大掌抚着她白皙的脸颊。

    秋水漫却是浑身一震,猛的甩开萧绝的手掌站了起来,脸上的表情有些哀恸和愤怒:“萧绝,你太自私了。好,你既然说出这话,那么等你死了我就找个人嫁了,把你忘的一干二净,然后,然后再生好多的孩子。”

    秋水漫的眼泪仿佛不受控制一般掉落,她怎么能不明白萧绝的心意?可是听到他说这样的话,她还是会伤心,如果他死了,她真的能一个人在这个陌生的时代活下去吗?真的可以吗?

    “漫儿。”萧绝的心骤然一疼,听到她说她会忘了他,会和别的男人成亲生孩子他的心就钝疼。他拉着秋水漫的手一把将她扯到怀中,紧紧的抱着她:“你只能是我的,只能是我一个人的,漫儿。”

    秋水漫突然破涕为笑,这个男人……“所以,你千万要抓紧我,不要在将我推开了。万一哪一天我一气之下走了,看你去哪找我?”

    “无论你在天涯海角,我都会找到你的。不过,我是不会放你走的,你就死了这心吧?”萧绝略显霸道的声音方落,迫切的吻就封住了秋水漫唇。

    细腻的缠绵,如同诉不尽的相思一般。只是这短暂的温存就被一个不速之客打破。

    “裘小姐,您不能进去,王爷在休息?”青坠不卑不亢的对来人说。

    “我怎么就不能进去了?”裘香雪一边质问青坠一边对常风说,“常风,你去对王爷说,我想见他”,然后她又指着青坠,“但是这个丫头总拦着我,你去问王爷,要怎么处置她?”

    给读者的话:

    今天是儿童节,有没有人要过节?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柠檬都希望你们快快乐乐的,永远有一颗童心,不为未来担心,和爱的人在一起幸福相守。